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一章 翱翔苍穹的思念

第一章 翱翔苍穹的思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tocharlotte:
  呐,你知道吗,夏洛特。
  世界已经改变了,不再是我们曾经那样无忧无虑玩耍的时光了。曾经的北境之冬雪原万里无垠,夏日暖风习习,我们坐在暖人的庭院中,听着树梢上喧嚣的蝉鸣、玩着热闹的游戏,便觉得那是最美妙不过的光景。
  坐在萨瓦堡黑色的城墙上眺望远方,入眼处阡陌遍野、夏风压弯了稻穗,孩子们光着脚在泥田中欢笑,那是何等幸福的时光。
  然而,现在一切都已不同。
  不仅我们各自成长、天各一方,北境也不再如孩提时代般充满温情。
  曾经和善的领主们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彩,万里无垠的雪原遍布马蹄的脚印,阡陌遍野的稻穗田中孩子不再奔跑,他们舞刀弄枪……
  我有时候忍不住会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同的呢?
  也许正如父亲所说,世界本就如此;也许就像艾文所言,是我们逐渐变得冷漠。
  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帝国苍穹,黑压压的、令人喘不过气。
  十五个月前,埃尔伯特陛下全取帝国克莱格霍恩直辖领,三皇子沃尔特在断龙台上被斩首。
  兄弟相残、何其可悲,这对我而言简直是一场海啸般的压迫冲击。
  十五个月前,灯塔在帝国中南部举起叛旗,战火遍布帝国四野。泽纳斯前辈作为灯塔将军驰骋战场、挥洒热血,试图反抗的贵族们耻辱地在绞首架上失去了性命。注1
  血与火的艳红成了帝国的主色调,我忍不住会想,手中染满鲜血的泽纳斯是否还在坚持自己那狂饽又璀璨的理想呢?
  一年前,灯塔以埃尔伯特陛下弑叔杀弟为由,推举出拥有克莱格霍恩血脉的伪帝攻打帝国直辖领。
  正如父亲那日所断言,未能在庄重仪式上戴上宝冠的埃尔伯特陛下吞下了苦果。贵族们或互相征伐、或虚情假意、或隔岸观火,陛下孤立无援,不得不以残破的领地迎战来势汹汹的灯塔。
  帝国战火四起,而南方的海尔姆帝国则诡异沉默。据说布鲁诺太子重伤未愈,而老皇帝则垂垂老矣。我本该为此庆幸,但母亲与辛西娅则认为,那盘旋在南方的恶龙不过在静等战机。
  这个可能让我心惊胆战、夜不能寐。
  近些时日,我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想以此摆脱心中阴云,但显然效果不佳。
  我苦苦思索,不知何为正义。
  父亲认为内仁外霸即是正义,母亲认为保护家庭即为正义,艾文认为守护重要之物方为正义。每个人的正义似乎都有不同,它们各有道理,但似乎皆有错漏……
  那么,对夏洛特而言,正义又是什么呢?
  那么,我的正义究竟又是何物呢?
  在思索与担忧的焦虑中,我所恐惧的事物终于发生。
  实话说,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时,我却莫名地松了口气。好比等待宣判的囚徒,即便最终的刑法残酷可怕,却也好过等待宣判的忐忑不安。
  埃罗萨终于打算加入这场血与火的盛宴之中了!
  三日前,父亲对各大领主下达了战争召集令,以勤王为由兵分两路向卡维尔大峡谷进军。很显然,我们的老朋友塞西尔伯爵并不会欢迎我们的到来。
  你一定以为其中一路大军是由我统帅吧?毕竟好歹,曾经的怀着天真梦想的小公主如今也已经成长为了合格的领军者。
  但容我朝你吐吐舌头、扮个鬼脸!
  让你失望了,我并不在这次出征的序列内。因为在战争会议上顶撞父亲,我已经被发配到北境长城防备北方蛮族。
  哇啊,真是无情的父亲,居然让自家如此可爱的女儿去长城吹着刺骨的北风戎边!
  抱歉!让你担心了。所谓的无情当然是开玩笑的,事实是,父亲担心我会在内战中作出什么傻事,才以此为由保护我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