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三十七章 吓唬

第三十七章 吓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军入澳给当地夷人带来巨大的恐慌。
  在这片平时依赖自治的土地上,经常能看见数十人规模写到刀铳的武装水手过境,每次船队到港,就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但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而且是明军端着兵器如同备战般长驱直入,直进议事广场。
  没有虚假繁荣,这是一片蛮荒之土。
  来自倭国的浪人三三两两倚着墙边,手扣在刀柄上保持着拔刀的动作。
  酒楼上八字胡的明国海盗叼着烟斗,神色不善地望着衣甲整齐的明军。
  葡夷妇人放下手中物事牵着夷娃娃让开道路,微张着口不敢说话。
  攥着铁凿的倭国工匠揉揉眼睛,用夸张的语气与独特的音调小声重复着几个简单的词语。
  传教士捧着圣经恍如未见,仍然默不作声地为信徒洗礼。
  至于佛朗机男人,他们既不像明国海盗那样事不关己,也不像受雇各方的倭国浪人各自为战,早已收到消息的他们从驻地中跑出来,十几个一伙、三十几个一帮地由几个穿戴板甲的贵族、船长率领,在议事广场聚集了数百人,看向明朝军队走来的方向。
  语言不通,又不知敌我。
  如临大敌。
  如果不是葡国海商首领的佩雷拉与培莱思神父同守澳官站在一起,双方恐怕会在碰面的第一时间爆发战斗。
  陈沐缓缓迈步朝前走着,他并没有回头看自己的旗军,但他知道没有经历过战事的旗军现在军心应当不稳,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他也没经历过,只能在心头备下与葡人在这大干一场的底气。
  但他不能慌,更是全力表现出坦然自若的神态。
  所谓军阵的意义,很多时候是麻杆打狼谁都怕,但我以为左边的你不怕、你以为站在右侧的我不怕,两个害怕的人互相给予对方勇气。
  而对官员来说,不论文官还是武官,很多时候不是他们不怕,而是不能怕。
  周行就好像不知道害怕一般,甚至自眼前豁然开朗看见葡夷的军队聚集在一起后,走得比陈沐还快,独自走在最前昂首阔步,带着守澳官与几个葡国夷人一步步停地走向议事广场的空地。
  像没看见那些面容凶恶的葡夷。
  陈沐走得就要慢点,他比前面那几个走得都慢,但每步都很稳,不时对身后几个百户说着什么。
  尤其当他看见议事广场不远处高高的炮台时更是如此,拍拍魏八郎,道:“小八,你带一百户,把那个炮台夺了,等旗军聚齐再去。”
  陈沐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的旗军正分三条街道向议事广场聚集,人未到,若番夷开战就会让各百户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但随着长矛如林自街道中分沓而至,他没什么可慌的了。
  番夷因各自为战而不敢轻举妄动,错过最好击退他的机会。
  六百余旗军在距离议事广场上聚集的葡夷军队百步之外,站出与鸳鸯阵相似的阵形,每个小旗官身旁站着大盾手,大盾手之后是两名解下身后小旗箭架在大盾左右的旗军,随后鸟铳手、矛手列阵。
  以半包围的形态缓缓铺开半个议事广场,最边沿的魏八郎举着长枪借铺开阵形的机会不断接近炮台,接着包围上去。
  来濠镜以前,陈沐在臆想中考虑了无数次岛上各国番夷,葡萄牙、西班牙商人,倭国的受雇浪人之间兵力有多强,甚至对于小旗箭无法穿透板甲的情况下给予充足设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