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四十三章 银子

第四十三章 银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虏兵撤了?伤亡几何?”
  
      吴兑是带着阁臣亲笔信来的,来给陈沐鼓舞士气,当然朝中诸多干臣也没想到这支北虏偏师会来得这么快,本来吴兑是坐着官轿来的,走到上方山突然听到拒马河这边传出炮声,这才知道双方已经接战,赶忙找守军要了两匹马,带着内官一路疾驰过来。
  
      跟他一道来的内官也不一般,名叫陈矩,九岁就入宫了,调到当时有勇名的秉笔太监高忠名下,一直在司礼监。庚戌之乱时见到高忠带司礼监宦官全副武装守备京师,从此立志,对政治经济都有所涉猎,兵事更不一般。
  
      如今高忠虽已亡故,但陈矩为御马监监丞,掌管着神机营营务,骑行奔走不在话下。
  
      陈沐迎了监军与内官,看二人架势都是顶盔掼甲,穿得跟大汉将军一样,看模样是打算过来挽大厦之将倾的,拱手钦佩,道:“北虏过来打了三阵,先为铁蒺藜所阻、后为我部旗军拦下,刚刚又被炮兵轰了一阵,他们吃痛,后撤三里半。”
  
      “伤亡……”陈沐抓耳挠腮,他实在不知道伤亡该咋说,直接说没有伤亡好像太托大了,突然想到还有先前派出的探马,连忙道:“阵亡失踪一百四十有余,杀敌,杀敌还未数,尸首都在桥上和对岸摆着呢,虏兵不敢收尸。”
  
      陈沐把望远镜递给吴兑,吴兑摆手从自己腰间提出一只比他望远镜做工精细几分的对战场望去;陈沐又递给内官陈矩,陈矩虽然跟陈沐是本家,但看他这临阵松散得不像样子,连伤亡多少都不敢说,显然是把他想歪了,哼出一声,从腰间拿出一只做工精致地不像话的望远镜,看上去比吴兑还要好许多。
  
      这二位爷拿着望远镜朝战场上望着,也没陈沐啥事,他干脆蹲到炮兵阵地边沿对执勤的家丁小声道:“赶紧去好好数数,没回来的骑兵探子到底多少。”
  
      “陈将军!”
  
      陈爷这正小心翼翼地说悄悄话呢,突然就听身后陈矩大喝一声,吓得陈沐本能回头怒视,“如何?”
  
      “你说伤亡一百四十有余,北虏不敢收尸,怎么桥上只有虏尸,不见我大明军士尸首啊!”
  
      陈沐站起身,头一次见宦官,他心里本来就揣揣的,这陈矩又不好好跟自己说话,弄得他也没好气,干脆道:“我的兵又没死,要什么尸首,北虏连我的人毛都没摸着!”
  
      吴兑见二人气氛不善,连忙帮腔道:“陈将军,陈右监是代陛下监军的,可容不得半点差池,若有军士阵亡如实报了便是,真定保定皆破,陈将军能固守一阵已是不易,即使有些伤亡,也没人会苛责的。”
  
      “我真没伤亡,在拴马桥上真正打仗的就我从南洋卫带来的本部五百旗军,一个伤亡都没有,那一百四十多失踪是王忠国的家丁骑兵,战前被陈某放到对岸当斥候,有一百多没跑回来。”
  
      陈沐也很无奈啊,咋连没死人这种事都还要解释一番了,“真要伤亡,小河谷那是延庆右卫旗军在守,那边也交兵一阵,应该会有伤亡。”
  
      “真没伤亡?”陈矩原本板着脸,听陈沐这么无可奈何地说倒笑了起来,惊奇道:“陈将军是说,交兵三阵,下官所见河岸上四分五裂的尸首皆为北虏?”
  
      陈矩说着就吴兑道:“吴兵备,俺们内官是见惯了战报,却还未见过野战对北虏无一阵亡的,您见多识广,这拒马河,是野战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