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九十五章 使犬

第九十五章 使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世上绝大多数伟大始于冒险,而冒险意味着起初多半会失败。
  
  身处考验之中的人往往不知道正身处考验,抬起双目只能见到无边的绝望,每个必要素质都决定会不会失败,但当那些必要素质达到,决定能否成功的,则是一个人内心的坚韧。
  
  没人畏惧苦难,最难的恰恰是能被苦难打倒几次,再站起来。
  
  “南边海上有一串岛屿,从西到东,野人女真黑水靺鞨拖着木筏就能过来买卖,你说看见他们住在冰屋里,一个人牵十几条狗出去打猎。多远,他们住在五六百里外?”
  
  麻贵揉了把脸,让迷路迷到六百里外的骑手下去歇着,随后命亲信随从翻出望峡州舆图、测绘北亚墨利加西部沿海图、西班牙南亚墨利加图拼凑到一起,盯着地图半晌没有说话。
  
  “合着……咱是往北走远了?”
  
  这不是麻贵任苦兀岛总兵官后第一次想耳光抽自己,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了。
  
  因为当这三张残缺不全的地图凑到一处,再合女真骑手回还报来的书信,他渐渐在心里对这边的生产活动有了大致猜想。
  
  女真人说的黑水靺鞨坐木筏向东的小岛,麻贵认为自己很有可能率船队在那边停靠过,当时他们刚走了四千里冤枉路,不过船上辎重还很多,在一座小岛上停驻几日。
  
  别管是望峡州后来被叫做楚科奇人的土地主人,还是西寒门南去六百里后来被叫做阿留申人的土民,在明人眼中没有任何区别,也没有其他称号。
  
  这一点不管是中原人还是女真人,都一样。
  
  他们的称号也只有一个,依照其赖以生存的动物,叫归入野人女真黑水靺鞨中的使鹿部或使犬部。
  
  麻贵还在那结识了一户人家,还向他们问路,问怎么开船去更北的地方,光通译就用了四个,建州女真、北山女真、野人女真和使鹿部战士,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们从容而去,作为回报留下一些南洋带来的香料与两套明军冬衣。
  
  就是说,他如果在那个时候问往东走的路,可能这次远航就是另一个结果,那个海角会被命名为望峡州,苦兀岛三卫很有可能已经顺利登陆北亚墨利加,开始圈地开垦了。
  
  麻锦对着三幅图起初还不懂是什么意思,看了看突然灵光一闪开窍,拍着大腿哇哇大叫,道:“我就说怎么这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咱走远啦!”
  
  可不是走远了,他们开船抵达了一片只有北极熊与海象才能生存的地方。
  
  走太远了。
  
  麻贵攥着拳头站起身来,抿嘴咬牙左看看、右看看,往复三次,这才在深呼吸中平复心情,道:“自苦兀三卫启程,我部航行一万二千里有余,方抵望峡州;自望峡州派遣船队探路十余次,航行两千里有余,方决意启程,再航数百余里,遇海凝冰,徒步至今,亦有三百余里。”
  
  说这话时这个率军在北疆扼蒙古十余年的将门总兵都带着哭腔:“一万五千余里,四百多条命。”
  
  就因为没有多问一句,有没有向东的路。
  
  他委屈,太委屈了!
  
  麻贵看着西面大明舆图最东端那个被麻锦命名为四千里的百户所,在那个地方,麻锦率船队沿努尔干都司故地大海湾绕了四千里冤枉路,百户所被如此定名,是为记住这场冤枉路,他们以为从那开始后面的路就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