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上路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上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沐仔细想过这个事,目标是谁不重要,张居正很自然地让游七来传达这件事才重要。
  
      就算年幼不懂事的皇帝在气头上想杀这几个人,都要采取廷杖的手段,要么就是听信了陈沐的谗言,哪儿遭罪把他们派到哪儿去。
  
      张居正就一句话,不能让邹元标活着回来。
  
      他这是把自己当成谁了?
  
      张居正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不重要,可他把陈沐当成什么,一个杀手?
  
      陈沐是杀过数不清的人没错,但军法归军法、战争归战争,他的身份是在海外有足够自主权力的将帅,如果国家利益大到需要策划一场战争他自然会去策划,死多少人都在所不惜。
  
      但这算什么?
  
      领导国家靠的是皇帝的任命与朝廷的推举选拔,做事靠的却是强大到影响国家的私人影响力,也就是俗称的权术能力。
  
      陈沐开始明白,一直受张居正提拔重用的张翰为什么会在张居正授意的许多事情上既不反对、也不同意、更不执行了。
  
      他今天遵命把邹元标杀了,明天哪个官吏惹了他,如果他的权术影响力足够,是不是也能绕过朝廷法度,派人提着南洋造炸药筒把别人府邸炸个底朝天?
  
      这是黑帮行径,不该出现在实际的帝国元首身上。
  
      北洋军府衙门正厅。
  
      夜里早就熄了灯,随大帅回还衙门,厅里镶嵌入顶梁柱的陶芯铁架煤油灯被点燃,将正厅照得亮堂。
  
      厅中赵士桢与五君子一同坐于客座,赵士桢动作不急不躁地向厅中那具仿制古董形制的伏虎博山炉置入香丸,以图静心提神。
  
      几人打着哈欠,闲不住的邹元标看着梁柱上煤油灯燃烧冒出干净的烟啧啧称奇,如同十万个为什么般向赵士桢问东问西。
  
      倒是见多识广的沈思孝全然无丝毫好奇,一副习以为常的语调说着还不忘大加点评,道:“早跟几位说了,陈帅有天纵之才,他待过的地方出现什么都不奇怪——不过这灯啊,还是要广州匠来做,那才是鬼斧神工,这个做的太粗糙了!”
  
      赵士桢眯起眼听着沈思孝夸耀自己幕主的本事,余光瞧着几人神情,邹元标是纯粹的好奇,这个人既能接受最好的待遇,想明白之后也不怕最坏的事情,单单心性就是个人才;沈思孝与艾穆这会儿人到北洋,看上去开朗不少,想必已打开心结,想通了。
  
      吴中行是没有任何心结的,他弹劾老师的奏疏一传上去,自己便带着副本去见过张居正,有愧归有愧、遭恨归遭恨,到底状告得堂堂正正。
  
      广州匠手工能力冠绝天下,锡器铁器陶器,样样精通,号称冠绝天下。
  
      用陈沐的话说,是世界第一。
  
      “在下与番人打过交道,殷公任两广时为筹集军费还欲在广州行互市,不过上至知府下到县令都不从,番夷必须照陈帅管辖濠镜的方式来管理,少一分无利、多一分跋扈。”沈思孝抬手拍着座椅扶手笑了,很有顾盼自雄的感觉,道:“他们千方百计想学铸铁、织丝、造船、架桥,还有耕种器具。”
  
      “铸铁是为造炮、织丝是为求财、耕种是因为他们只能用簸箕扬谷,单单沈某仕番禺时便抓住多例想要走私扬谷扇车的番贼。”
  
      外洋人不会铸大件儿,这事赵士桢早就知道,南洋有一套完善的法令管理走私,因而他并不在意,只是笑着问道:“他们还想学造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