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四章 伏击

第四章 伏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袁自章攻打武隆郊外克兰河畔法军营地并不顺利。
  
      外面的法军哨所,不论密林里还是村庄中,全部被统统拔除,唯有修建于山岗的营寨,地势上易守难攻,又是敌众我寡的局势,参将袁自章与游击王有鳞商议后认为强攻得不偿失,遂施行围攻诱敌。
  
      他们以少量兵力封锁了北面的密林与西边的村庄,在南面留着缺口,主力大多驻防距敌营仅有二里的林地,故意将东边即将完工的桥梁与堆砌辎重让给敌军。
  
      营地主将夏尔伯爵有个外号叫勇士,但他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一点也不像个莽夫,对仍旧留在桥头岸边的辎重非常慎重,哪怕明军今天运一车、明天运两车,也不急于行动,直到袁自章往桥下支撑柱里劈出口子塞了几具炸药管,才终于紧张起来。
  
      这已经是围攻的第三天了。
  
      夏尔伯爵不想往南跑,经过对比辎重队遇袭到明军追击过来的速度,他认为明军行军速度每天比他的部队快二分之一,带兵离开营地会受到无止境的骚扰,缺少补给的部队很快就会溃散。
  
      他同样也不愿出营作战,因为他认为时间站在他这边,只要继续拖下去,友军就会从东岸赶来,一起消灭这支数量不明的明军。
  
      双方在这种态势中对峙,其间夏尔试着命令麾下两个王国步兵四百人连队向林中出击,连敌人的数目都没摸清就被击退,后来就不再试探,闭营死守。
  
      袁自章在讲武堂学了一肚子坏水,见到这种情况,在第三天傍晚把驻防北山哨塔的徐晋叫来,盯着克兰河西岸的辎重道:“本将再给你调个鸟铳总旗,连你本部两门虎蹲炮,夜里守住那些大车。”
  
      他知道法军主将一定会趁夜派人偷偷拉车上山进营。
  
      说来好笑,如今克兰河畔,明法两军部队加到一起近八千人,吃的都是夏尔伯爵运送的这批辎重。
  
      白天游击将军王有鳞率部大大方方巡视河畔,在未完工的桥上安置北洋旗军在金城伐木常用的简易炸药,粗大杉木钉进去几根铲刃炸药包,引燃了两三人环抱的巨木便应声而倒,这玩意摧毁河里的承重原木柱也容易得很。
  
      顺便,王有鳞还清点了一番法军携带辎重,这批军粮足够五千军队吃一个半月……这对袁自章、王有鳞来说都是个好消息,因为这已经是李岱焚毁部分粮草后的剩余数目。
  
      单看这批粮草,被困在山上的法军要么援军不多、要么没准备打大仗。
  
      山上数千部队,人吃马嚼一天就要耗去两三车粮食,他们肯定得想办法下山取粮,而下山取粮,就是袁自章的机会。
  
      徐晋是领到了苦差事,百户部带着借调来的鸟铳总旗一道离开温暖的山岗,调至河岸埋伏。
  
      南北讲武堂习惯让军官从细微处着眼,用准确算术来解决战术问题,这种算数思想在武进士袁自章身上从头到脚都透着阴毒,尽管麾下旗军训练有素,但他觉得敌人太多,用两千军士去强攻四千人据守的山寨是不智的,因此打算先把敌军数目削减到和他们一样的数量。
  
      削减的手段就是伤兵。
  
      一个伤兵在行军时需要两到三个人照顾,所以袁自章决定至少为敌军创造出三百名伤兵,再派人把所有辎重全部拉走。
  
      他十分确定,在辎重被毁或抢走前,敌军不会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