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六章 毒打

第六章 毒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场发生在欧洲西班牙、英格兰、法兰西与荷兰的军备竞赛,付元是明军将领中直接的参与者。
  
      驻军里斯本的时间里,他亲眼看见七条超过一百吨的西班牙战舰下水。
  
      与菲利普宫廷共享的情报更让他知道在敌对三国中,超过二十四条规模更小的战船被加班加点地打造出来。
  
      让他有点迫不及待。
  
      但比起蓄势待发的海战,已经开始交兵的陆战更值得他注意。
  
      陈九经从白山城发来消息,他派遣探路的袁自章部可能遭遇敌军围攻,在他看到这封信时,驻守白山城的陈九经部已派遣援军,希望他尽快从里斯本输送一批御寒冬衣与像样的军帐去白山城。
  
      前去驰援的是白山营将康古鲁,他率本部千八百女真步骑出城渡河,分兵先后。
  
      前军骑兵七百开道,号板甲铁浮屠。
  
      一千四百名各个棉衣披甲的白山步弓手为后阵,携六十头西班牙小毛驴,押送辎重奔赴克兰河战场,为袁自章送去六门急需的镇朔将军炮与足量弹药。
  
      丁海的丁家庄,不知不觉成了这场战役的第二号补给站,凡是从波尔多出发的士兵第二天夜里都会在丁家庄附近驻营,而前线的伤兵也往回送了几个。
  
      在丁海眼里,前线的局势不坏。
  
      部队是今天发百骑、明天发二百步弓手,伤兵是一气回来仨,往后就没了。
  
      三名伤兵隶属百户徐晋标下,都是在夜晚伏击中受伤,其中一人封锁山道摔伤左臂、另一人四肢健全但眼睛被辎重中的火药引燃时燎伤,军医在检查后认为后者可能会在修养后对视力有部分影响,建议回波尔多修养。
  
      最后一人名叫张大川,他被火枪击伤,铅丸擦着头盔眉庇打在额头,嵌入额骨,人却如神助般毫发无损,只是在地上趴了会,旋即起身将射击自己后试图过来捡火枪的敌人用手掐晕,继而以标准装药动作完成三次装药,再次击倒一名敌军,最后提着鸟铳冲上去把另一名未能命中的敌军捅翻在地,做完这一切才再次晕倒。
  
      战斗结束后军医把嵌在额头的铅丸取下、并对他进行检查,发现其额骨裂缝、脉象平稳、身无大碍,但是对受伤经过不能回忆,且出现持续头疼、眩晕与呕吐症状,夹杂强烈耳鸣,束手无策下建议把他送回波尔多观察,若伤情恶化波尔多简陋的医疗条件不能医治,则只能乘船送回常胜军医院。
  
      实际上他是三名伤兵中战斗技能保持最好的人,因此游击将军王有鳞就让他们仨组成一支小队,由瞎眼小王背行李、断手老周当向导、头晕的猛男张当护卫,沿他们出发时设下的驿站向丁家庄前进,路上还遇到来自罗城的七名守军,推着个小车满载军械,打算卖给丁海换粮食。
  
      七个饥寒交迫打算卖军械的罗城守军,在旷野中看见三名身穿棉甲武装到牙齿且携带粮食的明军,并且里头还有俩是伤兵,会发生什么?
  
      什么都发生不了。
  
      丁家庄庄主丁海在庄门外接到他们时,六个拉车的罗城守军累得比驴还要不堪。
  
      他们少的那哥们脑袋正在车上跟瞎眼小王排排坐,端着鸟铳在后头监督的张大川没完没了地抱怨,说要不是断了手的老周提腰刀冲上来,他一杆上铳刺的鸟铳能挑翻七个。
  
      六个活口被一名护卫伤兵的看守打翻在地已足够心碎,可一直到丁家庄才知道他们眼中的看守实际上也是一名伤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