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开海 > 第五十五章 龙抬头

第五十五章 龙抬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历十一年二月初二,龙抬头,总医官陈实功奉皇命入通州,家家户户燃爆竹。
  陈实功入城当日,医户队在排查病理中没能辨别出可能致病的传染源,在夜晚各队开会时罗列出大量可致病传染源:脏衣服、井水、犬、羊、驴、马、猫、鼠、人。
  他们唯一能确定的是五虫之内,鳞羽二虫似乎不存在感染瘟疫的症状,除此之外嬴、毛、昆三虫都易染上瘟疫。
  在古朴的五虫说中,赢虫为人、毛虫为走兽、鳞虫为水生动物、羽虫为鸟类飞禽、昆虫既是真正的虫子。
  二百余全副武装的医户队分三十七队,深入通州各街坊排查病情,其中遇到助力不少。
  先是浙军伤兵,瘟疫最初在他们当中传染开来,四百余名伤兵患病者九十六人,军职最高的为三名百人队长,他们这批伤兵负伤缘由少之又少,若放在过去许多人甚至不会被归类至伤兵当中。
  因为真正身负战伤的太少了,多数为冻伤,是在天寒地冻的塞北熬过整个冬季的痛苦印记。
  冻伤之外占比例最大的是摔伤、烧伤,前者多而后者少,这两种伤情九成九都是飞鱼兵。
  受客观条件所限,飞鱼作为新式兵器,浙军并无使用、乘坐的专项训练,他们以极少的人数换来可抵十万雄兵的战果,付出的代价也不少……这个时代上一个上天的人叫万户,后来他死了。
  他们上天全都压制人性里的恐惧、抱着必死之志,使星火燃爆草原后,许多人根本没有降落的意识,觉得自己达成使命,后面就飘到哪算哪儿;换句话说有意识降落也不太好使,黑灯瞎火谁也不知道会降落到哪儿去,有的撞了山崖、有的在降落中飞鱼被树枝扯破、还有的在高度疾速下降中害怕从兵篮中跳了出去。
  跟他一起乘青龙军列到通州接受治疗的还有几个比浙军飞鱼兵更倒霉的,是炒花的蒙古骑手,眼看飞鱼大破敌军一路追亡逐北,追到夜里失了方向,干脆就地放马点起堆火随便吃点什么睡了,自己不去找部队、部队也会找上自己的。
  怀着这样的愿望哥几个睡的正香甜,头顶传来鬼怪吱哇乱叫,一艘巨大的空艇砸在头上,完全是无妄之灾。
  那是浙军飞行兵唯一一例完美迫降,飞鱼没有损坏、乘员没有伤亡、而且非常完美地降落在火堆上。
  美中不足,压伤了四名睡觉的友军。
  正因这一案例,戚继光在自己的兵书上不但增加了飞鱼科,还专门为飞鱼战法设定一个先决条件,黑夜中,在顺风攻击目标的二十至三十里外,要提前派出骑手于地面点燃篝火,作为飞鱼的预设降落地点,尤其在黑夜里,降落地点周围要空旷、平坦,人得跑远点准备接应。
  这也算是意义。
  陈实功经过半天问询与统计,基本复盘了通州瘟疫爆发的情况。
  浙军伤兵有极高的纪律,在瘟疫传播之初他们就已经内部完成隔离与排查,方法简陋但是有用,以青龙军列一节板车为单位,车上有一个发病,车上的人全部隔离,以至于感染在他们之中有所扩大的同时也被完全遏制。
  造成通州瘟疫传播的源头并不是伤兵,而是通州城妙手仁心缺少防护的医生与军列上的老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