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音徒 > 25 夺粮

25 夺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凝拿根细树枝充当教鞭,在人群中穿行。
  “通过草坡时,注意不要乱抓树木和攀引草蔓,以免拔断使人摔倒。在碎石坡上行进,要特别注意脚要踏实,抬脚要轻,以免碎石滚动。“
  “在行进中不小心滑下时,应立即面向山坡,张开两臂,伸直两腿,脚尖翘起,使身体重心尽量上移,以减低滑行速度。设法在滑行中寻找攀引和支撑物。千万不要面朝外坐,因为那样不但会滑得更快,而且在较陡的斜坡上还容易翻滚。”
  韩凝庆幸自己记忆力不错,把看家本事都教给了囚犯。有曲子的帮助事半功倍,囚犯们一窝蜂似的拥向山崖。
  哥舒夜眼睛都看直了,韩凝用一天时间教出一群猴子,从山脚下轻松爬到山顶,又爬下来。疯了似的还要向上爬。
  韩凝留下囚犯继续训练,和哥舒夜回到住处。
  哥舒夜担心的问:“贤侄啊,那山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你就两百人,有必胜的把握吗?“
  韩凝心里也没底,他可听到山上至少有一千人。
  “我带他们到山上,居高临下,又有树做掩体。敌人不能近搏,只能射箭,很容易失去准头。我让囚犯们每人带上一坛火油,用火威胁他们,很可能会就犯的。实在不行只能放火烧山。”
  一千人的生命,在韩凝心里很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下令烧山的。
  哥舒夜听他说的这么肯定,点头道:“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唯一怕他们下山通报,引来大军将会前功失弃。我看到那山下都是松树,松树着火会从树冠传递,根本无法施救,就算来了救兵也无法上山。你带人在山下等我山上信号,到时点燃松树。“
  哥舒戈拍手称赞此技甚妙。
  一切完排妥当,韩凝独自来到大屋。龙秋月被关在单间里,吕国对她照顾的不错,吃喝都没有差了她。
  她愁容满面坐在桌子边,桌子上的饭菜一口也没动。一位郎中在检查她的伤腿,小丫鬟端着药碗站在旁边。
  韩凝被禁止进屋,只能在窗外看上一眼。他心里踏实不少,却还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位姑娘认真起来,命都可以舍给他,他要是辜负了她……
  辜负……那不是迟早的事?他是一名音徒,又不属于这个时代,不管哪一样都注定他不能完整的和她走完一生。
  他背靠着石屋外墙,手紧紧的攒在胸口上,冰冷的石头凉透他整个身躯。他感觉他一寸,一寸的在死去。
  无论无何,他也要把她从这里救出来,哪怕能厮守一天,也应该是满足的。
  他毅然的向前方走去,“月儿我会活着来见你,你也要活着等我。“
  他又去大屋和那位后生约定时间,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照囚犯现在的速度,爬到棋盘山顶要四个小时,他简单的和他们说了计划,带着两百人在傍晚往棋盘山顶进发。
  韩凝低估了棋盘山,到处都是青苔,湿滑的青草,碎石。有些石头看上去很好,一名囚犯刚踩上去,石头就碎开了,他和石头一起往山下落,被下面一名囚犯急时伸手抓住,又把他荡回峭壁。韩凝怕他们出声,每人嘴里都咬了细木棍。
  又往上爬十几米,一名囚犯抓到烂泥上,从山上跃落,他慌忙中抓住一块突起的岩石,才保住性命。
  这下大家都不敢大意了,小心的面对每一步。从一群生猛的猴子,变成了一群在崖壁上蠕动的肉虫子。
  四个小时的路程,他们爬了六个多小时才到山顶,天空中的月亮被乌云遮住,山顶上漆黑一片,只见涂了黑的草窝子和黑的像铁的树杆。
  有树冠挡着韩凝看不出时辰,他默默感叹,原来手表是这么伟大的发明,现在没有了,才知道珍贵。
  看来鼓励发明,奖励创新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回去望江一定把这件事落实了。
  他心里惦记龙秋月,想速战速决,便让一位会射箭的囚犯向天空射出一声响箭。山脚下立时燃起成堆的小火,哥舒夜听到响箭开始放火了。
  半山腰突然炸了窝,成群的人喊叫起来。
  韩凝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他和吕军订的是辰时必须完胜,不然就要用龙秋月祭旗,他急忙一声令下,带着两百囚犯向山下冲。
  他跑在前面,从树缝间看到前面人影攒动,他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只见一队几百人的兵正在往山下跑去救火。
  他让囚犯们放慢速度,一点一点接近琴国大营。那平地比落魂坡小不了多少,黑压压的撑着十几个帐篷,挤满了琴兵,拿着刀枪,左摇右晃找不到敌人在哪。
  粮仓的规模比韩凝想像的要大的多,琴国动用这么大的排场,看来是破釜沉舟,一定要拿下吕国。
  琴兵听到响箭,便看到山下起火,那火势越烧越大,只几分钟便连上整个山坡。他们以为有人来烧粮仓,并没有想到山上还有人。
  直到有一个眼尖的,看到树林里有人影,大叫一声提醒同伴,大家这才看到。一队弓箭手一齐拔出箭,没头没脑的往山上乱射。
  韩凝吩咐大家用树做掩体,同时让十人点燃火油,树林里立刻亮起来,看到雨似的箭飞进林子,有的扎在树上,有的从树空里钻过去。
  韩凝不顾耳边乱飞的箭声,大声叫道,“下面的人听着,我也不想伤害无辜,如果你们不交枪投降,我们就要火烧粮仓,到时候你们全部葬身火海。”
  斜刺里跑出一大队琴兵,足足有上千人。他们全举着火把,混在原来的兵里,照亮了整片空地,有两千人之多。
  琴国什么时候往这里增兵了?韩凝坚信自己耳朵听不错,不应该是这么多人,这下局式不妙,一千人都难对付,又增加了这么多人。
  队里有一个人出队,阴阳怪气的向山上叫道:“好,你们烧吧,如果你们不烧。我还要烧呢,不会留给你们一粒粮食。”
  他看到树林里火光闪动,人和树都放大很多倍,只感觉有无数人藏在林子里,贸然攻上去会吃大亏。便叫士兵只射箭,并不进攻。
  韩凝看透了他心思,见他穿着将军盔甲,是这里的首领。
  他没料到这个人像似看穿了他的心思,宁可烧粮,也不投降。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人多,僵持久了,万一发现山上只有两百人,全部冲上来踩也把大家踩死了。
  上策伐心,韩凝默默念叨,还是得扰乱他们的军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