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马庄主的请求

第六百三十三章 马庄主的请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过去的几千年以来,无论是马家的人还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都把整个马家庄给翻了个底朝天,其目的就是想找到武王给马家的那面武王令牌。
  
      所以说马家庄内的任何东西,恐怕全部都被马家和天道门的人翻寻过。
  
      马庄主所住的家宅是马家的祖宅,自然是要被天道门的人重点翻寻。
  
      但天道门的人翻寻了一千多年,却始终都没有找到,那说明武王令牌看上去肯定是一件很不起眼的东西。
  
      根据我用《大周天神术》所推算出来的结果,以及我突发奇想的想到的武吉的身份,我竟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
  
      我觉的武吉给马家的武王令牌,很有可能是一把柴刀的形状。
  
      而这会儿就在马庄主给我介绍着柴房里面的一些东西之时,我的目光却盯在了一把锈迹斑斑,木头把子都腐朽了的破柴刀上面。
  
      这把柴刀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独特之处,被丢在柴房的一个角落里面。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把破柴刀之时,我就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
  
      我觉的这把很不起眼的破柴刀,就是武吉给马家的武王令。
  
      而就在马庄主正给我介绍着柴房里面的其他东西之时,我往前走了几步,把这把破柴刀从地上捡了起来。
  
      而见我把这把破柴刀从地上捡了起来,马庄主就跟我说到:“这把破柴刀在我们马家的柴房里不知道丢了多少年了!因为刀太钝了的缘故,一直都没有人愿意用!”
  
      “不过它好歹是我们马家的祖先流传下来的东西,就一直保留在柴房里面。”
  
      说到这里,马庄主刻意强调着道:“之前天道门的人到这个柴房来过无数次了,这个柴刀他们也反反复复的看过,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来!”
  
      就在马庄主说这话的时候,我把刀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和马庄主说的一样,这把刀看上去确实并没有任何的独特之处。
  
      刀身上面锈迹斑斑,刀锋早已经被磨平,刀把也成了一块朽木。
  
      那个樵夫要是用这把刀去砍柴的话,估计只能空手而回了!
  
      然而我总是感觉这把锈迹斑斑的柴刀有点儿不大对劲!
  
      突然之间,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一个念头。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上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可以用一些特殊材料炼制法宝。
  
      比如轩辕氏的师父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他最著名的一件法宝叫做番天印。
  
      据说这番天印祭起落下之时,犹如万钧重的大山落下一样,只要被番天印打中,就算是上品金仙,也会一命呜呼。
  
      夏家的禹王鼎也算是一件法宝,但禹王鼎的级别比番天印就要低了许多。
  
      如果说武吉用炼制法宝的方式把武王令牌炼制成了一柄柴刀的形状呢?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手,咬破了我的中指,然后把我的中指血滴到了这柄锈迹斑斑的柴刀上面。
  
      马庄主搞不明白我在干什么?只能一脸懵逼的站在一旁看着我。
  
      而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按照《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血炼之法,让这柄柴刀认我为主。
  
      当然,这前提必须是这柄柴刀就是武王令牌,而且武吉是按照炼制法宝的方法把武王令牌炼制成了一柄柴刀的样子。
  
      而就在我的中指血往柴刀上面连续滴了十几滴之后,突然之间我和这柄柴刀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在这同时,随着我滴在柴刀上面的鲜血散开,被柴刀吸收了之后,柴刀上面的斑斑锈迹竟然纷纷掉落。
  
      转眼之间,之前那柄锈迹斑斑的柴刀竟然变的闪闪发光。
  
      而见此情形,马庄主的一双眼睛瞪的比牛铃还大死死的盯住了我手中的柴刀。
  
      这会儿就算马庄主长着一个猪脑子,恐怕他也能想到我手中的这柄柴刀不是什么普通物件。
  
      甚至很有可能,这柄柴刀就是他们马家找寻了几千年,天道门三家十派找寻了一千多年的武王令牌。
  
      而这时我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这柄锈迹斑斑的柴刀就是武吉所炼制的武王令牌。
  
      “恢复你本来的样子吧!”
  
      在用血炼之法让武王令牌认我为主之后,随着我大喝了一声,原先我手中的柴刀就变成了一个黑色三角形的令牌模样。
  
      这块令牌正中央的位置写着一个古篆字,而这个字正好是一个武字。
  
      而看着我手中的黑色三角形令牌,马庄主终于沉不住气了。
  
      “姜小哥,难道,难道这柄破柴刀,就是武王给我们马家的令牌?”马庄主一脸震惊的问着我道。
  
      我轻轻一笑,然后点了点头道:“马庄主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就是武王给你们马家的那块令牌!不过你们马家的人不懂的祭炼之法,一直把这块令牌当成了柴刀在使用而已!”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在那里郁闷的直拍大腿。
  
      一边一脸郁闷的拍着大腿,马庄主一边说道:“要是早知道这把破柴刀是武王令牌的话,又何苦让我女儿蓉蓉遭那罪啊!”
  
      对于马庄主的心情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他女儿马碧莲被五通妖给欺凌了好几个月,而那五个五通妖的本体却是猪牛羊马狗这五种畜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