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鬼门关 下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鬼门关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用我的至刚至阳之血浸泡了七天七夜之后,我明显的能感觉到九环锡杖和我之间产生了一种联系。
  
      不过这种感觉,却和法宝滴血认主之后的感觉不大一样。
  
      所谓滴血认主,就代表着我成了这个法宝的主人,我只需要心念一动,就可以任意使用被我滴血认主的法宝。
  
      而且滴血认主之后,法宝可以融入到我的身体之中。
  
      但这九环锡杖用了我大量的鲜血,却仅仅和我之间产生了一定的联系,只能让我调用它的力量,却并没有让我成为它的主人。
  
      给我的感觉,这九环锡杖好像有它自己的主人一样,在他的主人所留下的印记没有磨灭之前,它是不会承认我的身份的。
  
      甚至我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九环锡杖的主人恐怕就是那位至善大师,他是故意把这九环锡杖借给我的。
  
      而他把九环锡杖借给我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让我用九环锡杖振开地狱之门,进入阴曹地府。
  
      如此说来,那位至善大师的身份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作为九环锡杖的主人,能够要拥有破开地狱之门的法器,至善大师他是什么人呢?
  
      要知道,破开地狱之门,就相当于破坏了天地规则,而天地规则,是三大天尊那种级别的超级大能者所定下的。
  
      至善大师的法器能够破开地狱之门,那说明至善大师的实力等级恐怕和三大天尊那种超级大能者差不了多少。
  
      和三大天尊那种级别的超级大能者实力相差不大,那至善大师是一个什么级别的人物?
  
      恐怕就算是一般的大罗级人物,在至善大师的面前也不算什么吧?
  
      如此说来,那至善大师的身份会是谁呢?
  
      脑海之中闪现了许多个念头之后,对于至善大师的身份,我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猜测而已,在没有再一次见到至善大师之前,我只能把这个猜测放在心里。
  
      这一日晚上子时,跟闻人倾城约好了之后,我带着小兰陵和武顺,还有天机门的十大鬼中至尊,还有蛋蛋和珑竹这两个小家伙,就准备去西郊那边的一处荒无人烟之地。
  
      蛋蛋这家伙的实力等级我无法判断,但他有吞噬阴魂厉鬼的能力,带着他去阴曹地府,是绝对没有任何坏处的,所以这一次的阴曹地府之行,我肯定要带着蛋蛋。
  
      至于珑竹这小丫头,作为蛋蛋的小女朋友,无论蛋蛋去那里,她都要跟着一起去。
  
      本来我对她的来历和身份就有一定的怀疑,这一次去阴曹地府自然也要把她带上。
  
      给陈婉秋道了一个别之后,在陈婉秋恋恋不舍的注视之下,我们从玉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正打算前往西郊。
  
      但就在我们走到玉华小区的门口之时,穿着一身僧衣的觉慧大师却身体笔直的站在小区门口,挡在了我们的前面。
  
      “南无阿弥佗佛!”
  
      一看到我们,觉慧大师就声如洪钟的念了一声佛号。
  
      觉慧大师的佛法修为虽然不凡,但他的实力等级却仅仅才达到天阶二品,而且这还是我给他服用了功德金丹之后才达到的。
  
      所以考虑到觉慧大师可能承受不了阴曹地府的恶劣环境,我并没有邀请觉慧大师和我们一起去阴曹地府,而是打算留他在天机门的店铺之中坐镇。
  
      甚至连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告诉觉慧大师。
  
      无论是夏家的家主夏覆海,还是西北马家的马天雄,以及东北三家的家主,天机门的所有核心人物,只要实力没有达到天阶三品的,我一个都没有告诉。
  
      可以说除了武顺和小兰陵,还有十大鬼中至尊和陈婉秋之外,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我们要去阴曹地府的事情。
  
      但此时此刻,觉慧大师却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这就让我感到有些奇怪了。
  
      对于觉慧大师,我始终把他当成了一个长辈,当成了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所以我很客气的问着他道:“大师,您怎么在这里呢?”
  
      对于我这话,觉慧大师没有做出回答,他反而反问着我道:“姜一,你们这么晚了,打算去那里呢?”
  
      被觉慧大师这样一问,我就有点儿尴尬了,如果我告诉觉慧大师我们打算去阴曹地府的话,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就算是觉慧大师能够理解和接受,那如果他非要跟我们一起去,我该怎么拒绝他呢?
  
      虽然觉慧大师不太计较他的实力等级,但如果直接说觉慧大师的实力等级不够,我总觉的有点儿不太合适。
  
      而就在这时,我还没有来得及想好该怎么回答觉慧大师,觉慧大师却主动说道:“姜一,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你吗?”
  
      觉慧大师所问的这个问题,正是我想问的,所以我一脸木然的摇了摇头。
  
      这时觉慧大师双手合十,带着一脸的肃穆和崇敬之色说道:“每天晚上九点之后,是我做晚课的时间,但就在我正敲着木鱼,念着佛经做晚课之时,我突然好想睡着了一样。”
  
      “而就在睡梦之中,姜一,你猜我梦到了什么?”觉慧大师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