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再世为人,兄弟相认 下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再世为人,兄弟相认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小兰陵的情况一样,赤精子大仙留给郑海冰的机缘,也需要元始天尊的画像建立联系,最终才能够完全获得,
  
      或许郑海冰前世的记忆,也只有和元始天尊的画像建立联系,才能够完全恢复,
  
      小兰陵有这个经验,所以这会儿当我指着元始天尊的画像,让郑海冰坐在蒲团上和元始天尊去建立联系之时,小兰陵就急不可耐的在一旁催起了郑海冰,
  
      “海冰,你赶快听你师父的,坐到蒲团上面去,你只要静心凝神的想着元始天尊他老人家就行了,”
  
      在听到小兰陵这话之后,郑海冰一脸懵逼的看了我一眼,见我点了点头,他就??的坐到了那个蒲团之上,
  
      接下来郑海冰就双腿盘坐,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杂念的去和元始天尊他老人家之间建立联系,
  
      片刻之后,或许是从不知道距离有多么遥远的空间外感受到了郑海冰的存在,也或许是赤精子大仙留下的禁制被郑海冰所触动,从元始天尊的画像上,突然有金光投射了下来,投射在了郑海冰的身上,
  
      被这金光所笼罩之后,三大天尊之一的元始天尊,就用他的无上之法,帮郑海冰脱胎换骨,恢复他前世的记忆,
  
      这个过程持续了有差不多三十分钟左右,等到金光散去,元始天尊的画像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之时,郑海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此时此刻的郑海冰,已经恢复了他前世的记忆,已经想起了他前世的一切,
  
      当然,恢复了前世记忆的郑海冰,并没有忘记他这一世的记忆,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在看了我一眼之后,郑海冰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随后他走到了赤精子大仙的主洞府之中的一个石凳之前,
  
      当年郑海冰的前世殷洪,跟随赤精子大仙学艺之时,赤精子大仙通常就坐在这石凳之上,给他讲述天地之力,讲述神仙之道,讲述修炼之法,
  
      一幕幕的往事,瞬间就在郑海冰的脑海之中浮现,
  
      尤其是他离开洞府之前,跪在这个石凳之下,跪在他师尊赤精子大仙的身前,所发下了誓言,此时此刻由历历在耳一般,
  
      “师尊,我要是做出了背叛师门的行为,要是助纣为孽,去帮助那个害死了我母亲,差点儿杀死了我和我大哥的无道昏君,就让我化为飞灰而死,”
  
      “傻孩子,誓言可是不能乱发的,你发下了这样的重誓,万一要是出了问题,到时候叫为师如何是好,”
  
      “你要是化作飞灰而死,那我太华山云霄洞一脉,从此之后就没有传人了,”
  
      想至此出,想到了赤精子大仙当时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想到了他在太极图之中跪在了地上向赤精子大仙求饶之时的场景,郑海冰竟然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师尊,徒儿知错了,求求您放过徒儿,不要让我化为飞灰好吗,”
  
      “殷洪吾徒,不是为师心狠,这实在是天命使然,天要亡你,就算是为师也救不了你啊,”
  
      “可怜我太华山云霄洞一脉,从此就没有传人了,”
  
      “你我师徒两个,将永无再见之日了,”
  
      郑海冰越是回想起的场景越多,就越感到他当年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养育他长大成人,对他如师又如父的赤精子大仙,
  
      “师尊,我对不起你啊,”
  
      “师尊,我真蠢啊,”
  
      “师尊,我真是不应该啊,”
  
      一边嚎啕大哭着,一边忏悔着,一边狠狠的抽打着自己嘴巴子,郑海冰一边砰砰砰的冲着那个石凳猛的磕起了头,
  
      而见此情形,我们所有人全都陷入了沉?之中,没有去打扰郑海冰,让郑海冰一次性的发泄个够,
  
      小兰陵这会儿已经完全能够肯定,郑海冰的前世,就是他前世的弟弟殷洪,
  
      这会儿的小兰陵因为受到了郑海冰的影响,同样也想起了他的师父广成子大仙,
  
      可以说赤精子大仙对郑海冰的感情有多深,广成子大仙对他的感情就有多深,
  
      想到了这些,想到了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小兰陵也跪在了郑海冰的身边,同样也磕起了头,同样也狠狠的抽起了自己嘴巴子,
  
      “师尊,我做出了背叛师门,背叛你的事情,甚至我还用番天印来对付你,我真是猪狗不如,我真是一个混蛋啊,”
  
      “师尊,难道我们师徒两个,将永生永世,真的再无再见之日了吗,”
  
      “师尊,我真的好想你啊,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睡到半夜之时会梦到你啊,”
  
      就这样,在郑海冰和小兰陵两个人跪在赤精子大仙的那张石凳前忏悔了许久,磕了许久的头之后,这两个人终于停止了忏悔,停止了磕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