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庚金神宫和后土神宫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庚金神宫和后土神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恐怕是天下间绝大多数男人的梦想。
  
  对于丑逼幽泉来说更是如此。
  
  他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自己可以成为天地间的至高存在,把秦楚楚和闻人倾城还有幽丽这种级别的绝世美女纳入他的后宫之中。
  
  所以此时此刻,丑逼幽泉最大的希望,是能够在十二神宫之中实现自己的梦想。
  
  因为心有所想,所以丑逼幽泉看向秦楚楚她们几个的目光里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无比邪恶的神色。
  
  秦楚楚她们三个对丑逼幽泉流露出的这幅表情很是厌恶,如果不是怕出现什么意外,影响到了诛灭大幻魔神的计划,秦楚楚她们三个恐怕早已经对丑逼幽泉出手,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了。
  
  但考虑到大幻魔神还没有现身,秦楚楚她们三个只能强压住了心头的怒火,避开了丑逼幽泉那邪恶无比的目光,尽可能的不看到他。
  
  对于丑逼幽泉的这幅表现,绿衣使者反而很是满意,眼神之流中露出了欣赏之色,点了点头道:“敢想敢说,敢做敢为,我们绿地神宫就喜欢你这种真性情之人。”
  
  “跟我走吧,只要进入了绿地神宫,你的所有梦想全都可以实现。”
  
  说完这话,绿衣使者转身就向着大门而去,丑逼幽泉屁颠屁颠的跟在了绿衣使者的身后,看上去猴急猴急的,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一样。
  
  看着丑逼幽泉像个小丑一样的那副样子,幽丽大为不满的冷哼了一声,缓步走到了一名身着青色云裳的女子面前。
  
  这青衣女子从头到脚的打量了幽丽一番,随后淡淡的道:“说吧,对你言而,无论前世或者今生,最珍贵的是什么?”
  
  面对着青衣女子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幽丽用幽怨无比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后喃喃低语着道:“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对我而言,只要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任何时候都弥足珍贵。”
  
  此刻,除了幽丽之外,我们一帮人只剩下了秦楚楚和闻人倾城还有宋慈航。
  
  听到幽丽这话,宋慈航这个无欲无求之人完全没有感觉,呆呆的站在那里发愣,但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却全都把目光投注在了我的身上。
  
  幽丽话里的意思她们自然明白,幽丽的一颗心寄托在了谁的身上,她们自然也知道。
  
  说要以前,幽丽因为跟我有一层血缘关系,所以有所忌讳,但在拥有了阿修罗族的身份之后,我和幽丽之间就不存在血缘关系,这让幽丽对我的感情就如同长江决堤黄河泛滥一般,汹涌澎湃的爆发了出来。
  
  但对于幽丽的感情,我却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对我而言,无论是以前的黎月,还是现在的幽丽,都只能算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不可能对她产生感情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把头扭到一边,故意装作没听到幽丽所说的话。
  
  而见此情形,青衣使者竟然叹了口气。
  
  “唉!”
  
  随后青衣使者道:“情不为因果,缘注定三生,这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说到这里,青衣使者突然语气一变,话锋一转道:“不过只要你进入了我们青天神宫,你的所有梦想就都可以实现,只要你愿意,你心爱的人会永远都陪伴在你身边。”
  
  话音一落,这名青衣使者转身就走,向着大门内而去。
  
  幽丽在这时候已经完全被青衣使者的话所吸引,急忙紧跟在了青衣使者的身后。
  
  一边走着,幽丽还一边问着青衣使者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进了青天神宫,就可以实现我的梦想?”
  
  看着幽丽那副如痴如狂的样子,闻人倾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了一名身着银色衣服的男子面前。
  
  这名银衣使者和别的使者一样,就对着闻人倾城道:“说吧,对你而言,最值得你珍贵的是什么?”
  
  按照之前几个人的情况,只要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就会得到他们的认可。
  
  所以闻人倾城在沉思了片刻之后道:“对我而言,最为珍贵的,是我们闻人家族的老祖宗对我的交代,是把我们闻人家族延续下去。”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付出任何代价。”
  
  银衣使者对闻人倾城的回答没有提出异议,点了点头之后道:“跟我走吧,只要进入我们银月神宫,你的所有梦想都可以实现。”
  
  说完这话,银衣使者向着大门内而去,相对其他人而言,闻人倾城还是比较冷静的,在看了我和秦楚楚一眼之后,才跟在了银衣使者的身后。
  
  接下来就轮到了宋慈航,他摆出了一副平时的表情,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样子,走到了一名穿着棕色衣服的使者面前。
  
  棕衣使者问着宋慈航道:“说吧,对你而言,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什么是弥足珍贵的?”
  
  宋慈航倒是很老实,摇了摇头对着棕衣使者道:“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我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活在这个世上,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一场修行而已。”
  
  “所以生有何欢,死又何惧,连生死我都能看开,还有什么可弥足珍贵的?”
  
  听到宋慈航的这番话,棕衣使者愣在了那里,整个人云里雾里的,被宋慈航给带偏了节奏。
  
  愣了片刻之后,棕衣使者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对着宋慈航道:“你之所以有这种想法,肯定是因为你对自己的身份都不了解的缘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