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两千零五章 是他

第两千零五章 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姚远虽然奇遇连连,气运滔天,有他的手段和底牌,但先天至宝这种东西,却不是谁都能够有的。
  
      自从龙汉大劫之后,随着弑神罗睺和四绝魔神陨落,先天至宝就成了混元大罗圣人和顶级大能的专属品。
  
      但自从巫妖大劫之后,随着妖族皇者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帝俊的陨落,在大千宇宙之中,只有混元大罗圣人,才有先天至宝。
  
      那怕是斩出了三尸的顶级大能,顶多有一件上品先天灵宝,却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顶级大能有先天至宝的。
  
      比如元始天尊的盘古幡,太上道祖的太极图,灵宝天尊的诛仙四剑,接引佛祖的菩提树,准提佛祖的七宝妙树,还有女娲娘娘的炼妖壶,这几件先天至宝都是混元圣人所拥有的,其他的先天至宝,要么是不知所踪,要么是无人能用。
  
      就像东皇钟和河图洛书一样,虽然在帝氏一族手中,但帝氏一族却没有人能够彻底掌控这两件先天至宝。
  
      假如帝氏一族有人能够掌控这两件先天至宝的话,东皇钟就不会落到我的手中,帝氏一族所布下的周天星辰大阵,就不会被秦楚楚所破了。
  
      而现如今却听到女娲娘娘的先天至宝被我所掌控的消息,又岂能不让姚远受到巨大打击?
  
      他的所有底牌和手段那怕是加起来,恐怕都不如一件先天至宝威能的百分之一。
  
      和我这样的人做宿命之敌,岂不是代表着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姚远在这一刻很是绝望,但接下来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却让姚远绝望的心情瞬间得到了改变。
  
      只见我说道:“女娲娘娘的炼妖壶,只是暂时为我所掌控而已。”
  
      “在这炼妖壶之中,自成一方小千世界,而在这方小千世界之内,女娲娘娘给我们远古八族留下了一件天大的机缘。”
  
      听见我这话,不光姚远,可以说整个姚家的人全部都被我吸引了注意力。
  
      要知道,女娲娘娘可是圣人级别的存在,是缔造了人族的人族之母,远古八族本身就是女娲娘娘钦点,既然这件天大的机缘是女娲娘娘留给远古八族的,那姚家的人就可以想象,这件机缘代表着什么?
  
      圣人不死不灭,是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存在,圣人所赐下的机缘,让人是何等向往?
  
      这就好比那些街头要饭的乞丐,突然听到了一个世界首富有可能会给自己一笔钱的消息一样,姚家的人此刻就是这种心态。
  
      “姜门主,女娲娘娘究竟给我们远古八族赐下了一件什么样的机缘?”
  
      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对待我的态度很是客气,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的神色,问着我道。
  
      “姓姜的小子,快告诉我,女娲娘娘究竟给我们远古八族赐下了什么机缘?”
  
      姚鹏这老货已经活了一千多岁了,虽然达到了天阶九品,当世之巅的实力境界,但他的阳寿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只要一日不勘破大罗,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就会和普通人一样身死道消,进入轮回之中。
  
      女娲娘娘缔造了人族,号称造化之母,她最擅长的手段是缔造生命,所以女娲娘娘所赐下的机缘,对姚鹏的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
  
      如果这机缘之中有延寿之物,或者说能让他勘破大罗飞升到红尘之外,天外天上的宝物,那对他来说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此刻的姚鹏虽然对我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但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急切,充满了渴望,就好像一个小孩子看着大人手中的糖果一样。
  
      “姜一,女娲娘娘究竟赐下了什么机缘?你能不能不吊我们的胃口?”
  
      姚远这货虽然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身份和来历很是不凡,但对于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他还是有着极度的渴望。
  
      他前世的身份虽然达到了顶级大能的程度,但只要不成圣就是蝼蚁,和女娲娘娘这种圣人级别的存在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如果能够得到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那必然能够让他锦上添花,缩小甚至追上他和我之间的差距。
  
      其实在姚远看来,如果我没有女娲娘娘的炼妖壶这件先天至宝的话,那我和他之间就没有什么差距了。
  
      甚至有可能他的手段和底牌足以镇压了我。
  
      “姜一,求求你了好吗?快告诉我女娲娘娘赐下了什么机缘?我们远古八族之中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这份机缘?”
  
      姚广虽然在郑海冰他们的手中吃瘪了,但他的野心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在姚广看来,如果他能够得到女娲娘娘所赐予的机缘,说不定会让他的气运更加旺盛,各方面的综合实力更进一步,从而达到和我们五个天命之人争锋的地步。
  
      这种想法,姚广一直都没有断绝过,所以此刻的姚广直接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面对着一个比一个还要着急,一个比一个还要迫切的姚家众人,我实在是感到很无语,我特么的就算是想说,你们也要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