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两千三百章 大吃一惊的玄都

第两千三百章 大吃一惊的玄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青羊观一脉,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闻仲的话音刚落,青羊观的前辈高人青羊道人,在第一时间就带着青羊观的两任观主对着闻仲跪了下来。
  
  有青羊观的青羊道人带头,除了昆仑派之外,天道门道门六派的其他五派,全部都对着闻仲跪了下来。
  
  “我茅山宗一脉,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我正一教所有弟子,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接受灵宝一脉的传承!”
  
  “我净明派所有门人,愿意加入截教门下,成为灵宝一脉的弟子!”
  
  “我全真教整个教派,愿意跪服灵宝一脉,成为截教门下!”
  
  随着道门的这几派全都跪在了闻仲的面前,一下子就让截教的声势大涨,好似恢复了三千年之前,截教兴盛之时的那副景象一般。
  
  作为过来人,作为截教第三代弟子,闻仲无时无刻都在祈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此刻见他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一下子有五个门派加入了截教,让灵宝一脉的道统重现人间,闻仲的心情可想而至。【极品家丁漫画/】。
  
  不过在闻仲看来这还远远的不够,除了这几派之外,应该有更多的人加入截教,让截教成为道门第一大派。
  
  截教的教义本身就是截取一线天机,在这灭世大劫降临之时,恐怕只有截教才能截取一线天机,为人族求得一线生机。
  
  如此说来,救世之主必然是截教辅佐的天命之子,截教才是玄门正宗,道门正统。
  
  虚伪而又卑鄙的元始一脉,玉虚门下之人,有什么资格做玄门正宗,有什么资格来统领道门一脉?
  
  闻仲一念至此,目光从昆仑派的众人身上扫过,最终落到了徐羽的身上。
  
  “身为道门弟子,阐教门下,却被燃灯弄的如此狼狈,真是丢尽了我们道门的颜面。”
  
  “你这个玉虚门下如此无能,有什么资格来辅佐天命之子?做那救世之主?”
  
  “我劝你还是返回三十三天,回到玉虚宫去吧!这末法之地不是你这个无能之辈该来的地方!”
  
  封神大劫主要是截教和阐教之争,灵宝天尊之所以被摆下万仙阵和诛仙阵,都是因为他门下的弟子和昆仑十二金仙,以及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发生了冲突的缘故。
  
  这虽然是天意,是冥冥之中天道使然,但玉虚门下和截教门人之间,却因此而成了不世之仇敌。
  
  闻仲看到了徐羽这个玉虚一脉的三代弟子,见徐羽在燃灯的手下吃了瘪,就忍不住的嘲讽起了他。
  
  徐羽年少气盛,自然是承受不住闻仲的嘲讽,立马就反唇相讥了起来。
  
  “闻仲,你休要用这种话来激我!你不要以为你的天罚之力能够破了燃灯的二十四诛天就能镇压了我!”
  
  “我有燃灯祖师赐下的三宝玉如意,你们截教一脉的门人弟子,当年不知道有多少个死在了三宝玉如意之下。”
  
  “你认为我是个无能之辈,想让我返回玉虚宫,那要看元始祖师赐下的三宝玉如意同意不同意?”
  
  徐羽在说话之间已经把三宝玉如意祭了起来,如果闻仲还对他继嘲讽辱骂的话,他就会毫不客气的祭出三宝玉如意,让闻仲体验一下三宝玉如意的滋味。
  
  虽然在燃灯的二十四诸天之中三宝玉如意奈何不了燃灯,但闻仲没有二十四诸天,他的神体能扛住三宝玉如意吗?
  
  假如闻仲要降下天罚之力,那他们两个就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一起被天道秩序所排斥,从这个末法之地驱逐出去。
  
  徐羽在怒急之下打算跟闻仲拼了,闻仲自然是能够感受到徐羽的怒火,虽然他并不怕徐羽,但如果真的要和徐羽拼个你死我活的话,反而很有可能让燃灯这老匹夫得了好处。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闻仲就不在和徐羽做口舌之争,把目光投向了秦楚楚和陈婉秋,还有宋慈航三人。
  
  这三个人的实力就连闻仲都看不透,所以他打算弄清楚这三个人的身份。
  
  但就在闻仲正打算开口向问之时,只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慢悠悠的,听起来好像一个老弱不堪的老者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不过这个声音却还是无比清晰的传入到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耳中。
  
  “没想到截教阐教,还有西方佛门,竟然都派了人下界。”
  
  “那我老头子也来凑个热闹!”
  
  随着声音传来,众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穿着古装汗衫,须发皆白的老者,骑在一头水牛身上,缓缓的向着我们所在的位置移动了过来。
  
  这头水牛是那种很普通的水牛,看不出开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但就在我们一眨眼之间,这头水牛和牛背上的老者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这老者看上去很是平凡,就像一个农村的老大爷一样,但却又给人一种玄而又玄,高深莫测的感觉。
  
  或许平凡到了极致,就会表现的不凡!
  
  燃灯是在场的人之中资历比较高的一个,见识也是比较广的一个,当看到这名老者,和他骑着的水牛之后,燃灯的面色一变,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物。
  
  当年道祖过函谷关,是骑着一头青牛过关的,这老者同样也骑着一头牛,而且他身上的这股风范,和道祖有那么几分相似。
  
  这人不可能是道祖,那他恐怕很有可能会是道门门下的那位唯一的弟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