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命神相 > 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大郎往事

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大郎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或许是这个人在传记小说之中太有名了的缘故,也或许是这个人最近这几年在网络上有太多的段子的缘故。
  
  三寸丁,谷树皮,这个对人带有侮辱性的特定称号,在看到石原大郎的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意识之中。
  
  石原大郎那矮小的身材,猥琐而又滑稽的相貌,竟然和传记小说之中所记载的武大郎完全吻合,再加上因为好奇,对武大郎这个人物,我曾经有过一定的研究,所以我直接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猜测竟然一语中的,石原家族的这位老祖宗,他竟然就是历史上的那位被奸夫淫妇残害致死,赫赫有名的武大郎。
  
  他的弟弟武二郎赤手空拳打死过老虎,在杀死了害死他哥哥的奸夫淫妇之后,成为了绿林之中有名的人物。
  
  再后来,武二郎被当时的官方招降,但他却不愿为官,找了一个寺庙落发为僧,成为了一名佛门大德。
  
  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西岩寺,有一任主持就是当年的打虎英雄武二郎。
  
  只不过,这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无论是打虎英雄武二郎也好,还是西岩寺的那位主持也好,都已经随风而去,化作了一抔黄土,一缕青烟。
  
  然而,世间已无武二郎,谁知武大却在人间!
  
  被潘金莲和西门庆这对奸夫淫妇害死的武大郎,却成了东瀛扶桑,岛国石原家族的老祖宗,而且还是一名不化骨级别的僵尸。
  
  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成了现在的样子!
  
  “武大郎不是被潘金莲和西门庆害死之后火化了吗?”
  
  “怎么你竟然还活着?”
  
  秦楚楚这些年来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我研究有关武大郎的历史之时她和我一起研究过,所以对武大郎的情况她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当石原大郎承认了他的身份,说他是武大郎之时,秦楚楚并没有感到太过于惊奇,但却向石原大郎提出了她的疑问。
  
  这个疑问,其实也是我当初研究武大郎的历史之时和秦楚楚一起探讨过的,当时的我根据野史记载之中所留下的线索,就认为武大郎可能并没有被火化,而是被抛尸了。
  
  至于野史记载之中武大郎被火化之后残余的骸骨,只不过是武松为了合理合法的报仇给自己找来的证据而已。
  
  当时的武松是阳谷县的都头,身份相当于当前社会一个地区主管治安的一把手,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在当地的人际关系,找人做假的口供和证词其实是很容易的。
  
  果不其然,面对着秦楚楚提出的疑问之时,石原大郎露出了一脸的仇恨之色,身上顿时就怨气滔天。
  
  虽然已经时隔了几百上千年,但只要一想起他当年的遭遇,想起那对奸夫淫妇害死他的一幕幕之时,就有无穷无尽的怨气,从石原大郎的身上冲天而起。
  
  “哼!”
  
  先是发出了一声冷哼,接下来石原大郎给我们讲起了他当年的往事,讲起了他被潘金莲和西门庆这一对奸夫淫妇杀死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声音之中带着冲天的怨气,带着无穷无尽的不甘,只见石原大郎道:“当年那贱人和西门庆私通,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但为了我二弟,我一直都在忍着。”
  
  “我二弟他是一个暴脾气,如果他知道他嫂子和他人私通,我这个做哥哥的受了委屈,他肯定会替我出头,会杀了那个贱人,杀了西门庆那个畜生的!”
  
  “我这个做哥哥的无能,不能为我们老武家争光,我二弟他在县衙做都头,是我们老武家出人头地的人物,我不能因为我,毁了他的前程,让他受到牵连!”
  
  “可是我愿意忍受常人所不能忍,潘金莲和西门庆那两个贱人却不愿意!”
  
  “他们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认为我的存在,会妨碍了他们偷欢,所以西门庆那个畜生趁着我兄弟外出公干之时故意将我打成了重伤,潘金莲那个贱人,给我的药里下毒。”
  
  “那一日,当我从昏迷之中醒过来之时,潘金莲端着一碗药站在我的床前,她的口中虽然情意绵绵的喊着大郎,吃药了!但她的眼眸之中却流露出了无比凶悍的光芒,就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
  
  “看着她的眼神,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当时的我,根本就无力反抗!”
  
  “潘金莲和西门庆把我按在了床上,把那碗剧毒的药汤,灌进了我的口中。”
  
  “毒发之后,我七窍流血而死,但因为我的怨气太重,灵魂不愿意离体而出,所以我那怕是死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我全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时看着我横在床上的尸体,潘金莲那贱人显的有些害怕,但她却咬着牙齿告诉西门庆,说最好是来个毁尸灭迹,把我的尸体和床单被子这些全部都付之一炬,一把火烧个干净。”
  
  “然而西门庆却不同意潘金莲那贱人提出的办法,说用火来毁灭证据不是最好的办法,很容易走漏风声留下把柄。”
  
  “不如趁着夜半无人时分,把我的尸体和床单被子这些,全部都投入到河中。”
  
  “那条河直通大海,尸体顺流而下,不出一日就能够进入大海之中,那个时候就没有任何证据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