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亲爱的受益人 > 第205章 回头 完结

第205章 回头 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时候,裘安生的身体动了一下,他的脑袋歪在桑十一的肩头,声音有气无力道:“三,我没有抛弃你,我不过是……希望我们所有人都换一种理直气壮的生活方式。我确实后悔了,我后悔没有带着你们走上正路,后悔没能让你明白……我们那样做是违法……但是,三,我从来没后悔遇到你,没后悔跟你相处过的那些日子……你不是我弟弟,可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让你没在我身上找到亲情,还被我带上了那样一条路……”
  朱三慢慢红了眼眶,开始哭泣,“哥,我在外头被人欺负的时候,是你帮我,我在外面没饭吃的时候,是你给我饭吃,我就是拿你当我亲哥……我没有家,我爷我奶只会打我骂我,只有你对我好……”
  裘安生慢慢的抬头,声音气若游丝:“三,哥对不起,我没抛弃你,没抛弃任何人,哥只是希望……咱以后有机会当个堂堂正正的人……三,对不起!”
  朱三低下头,开始大声地哭,成年男人的嚎啕大哭,在深夜的楼道里显得格外刺耳。
  早已接近在这里的民警们在朱三手里的刀应声落地的时候,蜂拥而上,按住了朱三。
  -
  救护车上,裘安生安静的躺着一动不动,救护车随车医生的手紧紧按着裘安生身上面积最大伤口,两只手都摁不过来。
  桑十一陪在旁边,一手按着一处流血的伤口,一手握着裘安生手,声音带了哭腔:“安生?安生!”
  裘安生动了动手,稍稍用力紧了紧桑十一的手,桑十一一下惊喜的看向医生:“医生,他醒了!”
  “别让他睡!”
  桑十一从座位上下来,跪在地上,急切道:“安生,你不要睡……”
  她伸手一捧肚子,医生一下紧张起来:“你几个月了?是不是快生了?”
  桑十一忍着痛回答:“我没事……啊!”
  “你预产期是几号?你这样分明是阵痛,你要生了!”医生一下急了,伸手就要过来让桑十一躺下,“你这样不该跟着来!”
  这样的大肚子,应该直接送医院准备生,怎么能还跟着过来呢?
  “……刚好一起去医院……”桑十一抬头,满头是汗,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挤出了一点笑。
  “十一……”裘安生突然睁开眼,“十一……”
  “我在!”桑十一一下提高声音:“我在这里!”
  “十一,”裘安生努力扭头看她:“你听我说……我银行卡在家里抽屉的最下层……就是你藏孕检单的那个抽屉里,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有些钱,是我给你跟孩子留的……”
  “你胡说什么呀?”桑十一哭着说:“等你好了,我还指望你照顾我跟孩子呢。”
  “十一,你听我说……还记得我给自己买的那份保险吗?”裘安生勉强笑了笑,“我背着你买的时候,就想着,或许有一天,就用得上了。没有我没关系,但是我能给你留一点钱……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胡说!你胡说!”桑十一痛哭道:“没有你怎么会没关系?孩子没有爸爸怎么会没关系?我没有丈夫怎么会没有关系?没有钱我可以赚,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安生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十一!”他咳出大量的血来,“哇”一下吐在一边:“别怕……”他抬头:“我这样的人,活着也是个累赘,社会也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存在,走了反而是件好事。只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我不该招惹你,不该奢求你。但是我爱你,十一我是真的爱你……”
  桑十一哭着把他搂在怀里,哽咽道:“我知道,你别说了。”
  “我想说。我一直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裘安生说:“我一直想要告诉你我曾经做过什么,可是我怕,我怕你嫌弃我、厌恶我、离开我,所以选择了最愚蠢的方式,我隐瞒所有的一切,我以为我可以隐瞒的很好……对不起,对不起十一,真的对不起,重遇不是我设计的,那件事真的是朱三和桑白提前商量好的,桑白不知道其中有我参与,我也不知道桑白的存在……”
  “我原谅你,”桑十一抽噎道:“我原谅你了。”
  “……给你打电话,让你去酒吧接我,是我默认的,因为我……不知道还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接近你,靠近你,我害怕,我怕你被那个优秀的男人抢走,我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你身边的那些异性,所以……”
  桑十一点头,“没关系,我不生你的气。”
  裘安生伸手想要摸她脸,“十一,我真的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是你……”
  桑十一哭着把脸凑过去:“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很快就没事了。司机师傅,还有多久到医院啊?”
  说话间,她捂着肚子叫了一声:“啊——”
  医生抬头看,“老赵,你快点,这边一个多处刺伤,一个产妇,等不了了!”
  救护车司机回了句:“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
  桑十一近乎疯狂的吼声不断的响起:“医生,快一点,救救他……”
  -
  常一沛在凌晨四点多一点的时候赶到了医院,跟她一起的还有报社的摄影师,镜头追着裘安生被推往抢救室的画面,而另一半,常一沛则追着被推进产房的桑十一。
  产房的门被关上,常一沛心急如焚的等在外面,裘安生在抢救,桑十一在产房,一时之间,所有的事都集中到了一起。
  躺在产床上的桑十一,签下了一份又一份裘安生的各种术前通知书。
  王苑赶了过来,“一沛!”
  常一沛什么话没说,红着眼眶把头靠在他肩头,“裘安生……伤的很重,医生在抢救,十一在里面……他们两个……”
  “好在桑十一没出事!”王苑庆幸道:“要是那朱三当时发疯,再伤了多,你说那多危险?等她出来,你赶紧跟她说说,那种情况下,她怎么能开门出来?”
  “我了解十一,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绝对不好挺着大肚子开门出去,她比谁都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常一沛擦着眼泪说,“这种话我不说,因为她比我清楚。”
  王苑叹气:“我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裘安生那边。他昨天下午软磨硬泡,我跟领导做了担保,才让他出来,结果夜里就出了这事。我现在都不知道跟领导怎么交代。”
  “还要怎么交代?”常一沛说:“你为什么放他出来?还不是因为你领导同意了让用他引出朱三?现在朱三被引出来,人也被抓了,说明任务完成。裘安生还没跑,你完全是听领导的命令行事,完全没有偏差,你要交代什么?上面真要追击下来,第一个倒霉的也是你领导,不是你。”
  王苑被她一通说,想想也在理,点点头:“也是,行吧。我先去看看裘安生那边什么情况,希望人没事。”
  王苑走了之后,常一沛在产房门前焦急的走来走去,将近三个小时过去了,产房里隐约传来婴儿的哭声,常一沛急忙冲向大门口,产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护士推着一个小车出来,“桑十一的家属?”
  常一沛急忙围过去:“我是!”
  “是个男孩,目测很健康。”
  “产妇呢?”
  “很平安。”
  桑十一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是虚脱的,她闭着眼,耳边能听到常一沛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喜极而泣的抽泣声,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心思沉沉,总觉得有什么事压得她心头沉重。
  被推到病房之后,桑十一被医院护工转移到病床上,她睁开眼,看着常一沛:“一沛……裘安生呢?”
  常一沛在她身侧半蹲下来,安慰道:“没事,你好好休息一下,睁开眼就一切都好了。”
  王苑从抢救室的方向冲冲赶来,他站在病房外面,对常一沛招了招手,常一沛脸色一沉,帮桑十一掖好被子后,转身走了出去,问:“裘安生怎么样?”
  王苑面色沉重,他抿着唇,对常一沛轻轻摇了摇头。
  常一沛张了张嘴,“人呢?”
  王苑朝病房里看了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常一沛一下红了眼圈,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她刚生完孩子!”
  王苑满脸忧伤的看着她,依旧什么话都没说。
  常一沛闭上眼,眼泪一下从眼眶里滚了出来,“我知道了。”
  孩子已经被送到了桑十一的面前,常一沛站在床头,桑十一的视线从孩子身上挪到常一沛的身上,她看着她的表情,没说话,但是眼眶里的眼泪却摇摇晃晃晶莹剔透,伴随她无声抽噎的动作,摇摇晃晃地快速滚了下来,“我猜到了。”
  旧的生命消逝,新的希望来临了。
  -
  思明小区三幢一零三室内,里面传来奶娃娃的哭声,桑十一低头喂奶,哭声终于消停下来。
  外间,桑母在厨房做饭,老桑在院子里,正给婴儿车的轱辘轮轴上油。
  桑白坐牢后,老桑夫妇也经历了一场生死劫,夫妇俩双双病倒,躺在出租屋里无人问津,最后还是邻居察觉不对,从桑母的手机里翻出电话,挨个打,最终接到电话赶来的只有桑十一。
  她把老夫妻俩重新接回思明小区,回到了那个小院子里住下。只是,这一次,房子跟桑白没有关系了。
  屋里,旁边的椅子上着一个干练的女性朋友,对方看着桑十一再三确认:“十一,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要知道,这些钱……你要都捐出去,以后孩子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