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秀色田园 > 番外之梨花永年 番外完

番外之梨花永年 番外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到了地气浮生,春来草嫩如酥的季节。
  李薇在这个时空度过了整整二十二个年头了。她立在自家的庄子边沿,遥望远方,绿油油的麦田之间,田间小路纤陌交错,沿着庄子的边缘,有一条绕庄小路,小路外侧,她使人插下密密实实的木槿枝条,经过几年的疯长,现下如一道绿色的屏障将她的庄子与相邻的田产隔开,形成这个相对来说半私密的空间。
  贺永年此时正将被李薇包成小棉球的儿子环在身前,沿着那条小道儿策马狂奔,那小鬼头不时从厚厚的披风里面伸出小手,向她示意,虽然离得太远,听不到他的欢呼声,李薇仍能感到他的快乐。
  前世,她可从来没有想过,二十二岁的她会有一个六岁的儿子,还有一双一岁半岁的女儿。
  这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但是在这千年不变的麦田里,在万年不变的春意里,除了服饰的异样,她感觉不到与前世有何异。
  这大概是她穿到这个时空几乎没有多少不适的原因之一吧。前世儿时最熟悉的便是脚下这块田地,这二十多年来,也自始至终没有完全离开过这块土地。
  春风仍然带着微微的寒意,猎猎吹拂过衣衫发丝,拂过脸颊,有些冷,却让头脑无比清醒舒爽。此时田间干活的长工们很少,李薇缓缓走了两步,立在马车后面,很没形象的伸展了一下腰身儿,自去年秋收之后,她有近半年之久没到过郊外,没有看过这或空旷或丰收的田野了。是想念还是什么,说不清楚,总之每当面对这样的大片土地时,她心中便有没来由的激动。
  也许这便是前世十几年农村的生活在她身上打下的烙印,骨血里流淌着对土地的热爱。
  贺永年带着大儿子跑了两圈儿,顺着田间小路向她奔来,远远的,那小鬼头,从披风里探出头来,向她大力挥手,大声叫道,“娘,娘,我骑马啦……”
  李薇微笑着向前迎了两步,迎接这父子二人。
  待他们策马到跟前儿时,下意识往麦田里退了两步,惹得那那小鬼头坐在高头大马上拍着小手掌哈哈大笑,嘲笑她的胆小。
  贺永年将缰绳勒紧,一个纵身跳下马来,身形甚是矫健。然后一把将笑嘎嘎的小鬼头拎下马背,嘴角含笑拍拍他的脑袋,“去,找麦穗姨姨玩!”
  一直立在马车旁的麦穗,赶快上前,笑道,“小少爷,来,奴婢刚将老夫人包的素包子热了热,吃两个垫垫肚子吧?”
  贺辰,是贺家小包子的大名儿,李薇一直想要给家里凑个福禄寿喜吉祥如意,无奈,剩下禄与寿字,贺永年不喜,倒是武太太喜欢那个寿字,拿了去。所以贺家小包子一直这么叫着,直到三年前春兰又有了喜,生下又是个儿子,李薇这才算是这个禄字推销了出去。却没想到自己随后竟然生个双胞胎女儿,老大叫如意,老二现在叫小团子……
  这次贺永年坚决不同意她给宝贝女儿随便取这么一个名字,自己翻书求典,单名字取了几大张纸,一直没有满意的,李薇也不管他,就么那小团子小团子的叫上了,直叫到二女儿半岁的时候,贺永年才取好了名字,但是半岁的孩子,已有了些微的声音辨别能力,大家喊小团子,她会梗起小脖子四处去找声音,喊她的新名字,她一概不理睬,李薇暴笑,贺永年却是郁闷至极。
  贺辰今日穿着春桃过年时送他的月白以绣花小长袍,小小的发髻上面儿,戴着淡蓝色的头巾子,脚穿墨色羊皮小靴子,小大人一般背着小手儿,向麦穗走来,一边走还一边看着两侧的麦田,一本正经的点评道,“今年又是个丰收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