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七章 三署郎官

第七章 三署郎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琴声虽好,但不能一睹芳容。
  可惜...
  吕煜正要转身折返,不想院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
  吕煜愣了一下,却是发现院门中现出一个丽人。
  只见这丽人身着深紫色的衣衫,下身是散花水雾粉蓝色百褶裙,身披雪色轻纱衣。娇媚无骨入艳三分。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艳勾人心魄。皮肤细腻恍若无骨,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妖媚。
  美得如此倾城倾国。
  只是她一见到吕煜,突然愣了一下,像是受惊的白兔一般,马上把头缩了回去。
  红牙摧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
  吕煜突然想起【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对貂蝉的赞誉。
  确实是有天人之姿。
  恐怕也只有这等姿色之人才能逼得人中吕布与董卓反目。
  “姑娘勿慌,我是府上来客,夜中难寐,被姑娘琴声吸引,是故才在此地。”
  我吕煜可不是歹人啊!
  “原是如此。”
  貂蝉这才从院门内探出头来。
  “我只是想出院看看...你可不能告诉老爷。”
  貂蝉从昭阳宫中出来,便一直被王允养在院内,院内的景象她早就看腻了,是故深夜时分常常偷出小院,尤其院外有几颗腊梅,如今已经是快抽出花苞来了。
  “姑娘放心,自是不会。”
  “那...”
  貂蝉媚眼含蓄,一时间不知道该与吕煜说什么话。
  “方才姑娘弹奏的是蔡大家的【秋月照茅亭】?”
  话题都是人找出来的,恰好吕煜也通些琴音。
  “你也知道【秋月照茅亭】?”
  说完之后,她又有些心虚。
  “这个你也不能告诉老爷。”
  司徒王允近来与蔡邕不对付,貂蝉弹奏蔡邕的曲谱都得在王允熟睡之后。
  “当然。”
  “姑娘好巧的手,【秋月照茅亭】我也见他人弹过,但天宇之一碧,万籁之咸寂,有孤月之明秋,影涵万象却少有人能奏出,而姑娘一曲,却是将良夜寂寥,迢迢未央,孤坐茅亭,抱琴于膝,鼓弦而歌,以诉心中之志之感奏出得淋漓尽致,心与道融,意与弦合,不知琴之于手,手之于琴。”
  她平时便少见人夸赞,尤其是被面前如此好看的郎君这般夸赞,貂蝉哪里抵挡得住?
  刹那间,貂蝉的小脸便红润起来了。
  “郎君打趣了,奴婢哪有郎君说得那般厉害。”
  美人娇羞,让吕煜心中为之一荡。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前几日心里想得还是王芸,现在又在想貂蝉了。
  “姑娘既是要出门透风,不如我与姑娘一道?”
  “好..”貂蝉下意识点头。
  与这般俊俏郎君赏景,那该多好。
  但是貂蝉想了一下,又重重摇头。
  “今日我就不出去了。”
  若老爷见我勾引来客,岂不是会责罚我?
  责罚我便罢了,若责罚了面前俊郎君,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明日姑娘可还奏曲?”
  貂蝉刚准备关门,但听到吕煜这一句,关门的手也停住了。
  “明日...还奏的...”
  貂蝉心跳得很快。
  不知是面前的郎君太过于俊俏,还是他方才的夸赞让她不知所措。
  总之貂蝉觉得自己有些慌了。
  “好,那我明日再来听。”
  “碰。”
  貂蝉将门关上,背靠着院门,小手压在那剧烈起伏的胸口上。
  心砰砰直跳,似小鹿乱撞一般。
  片刻后,貂蝉转身,透着院门门缝朝着门外看去,只是原本俏郎君所站立之地,便只剩下呼呼飘落的雪花,以及几片落叶了。
  貂蝉突然感觉心中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这位郎君是何人?
  这般俊俏,又懂乐理...
  貂蝉决定明日一定要问出他的名字。
  ...........
  与貂蝉邂逅,让吕煜旅途的疲惫都散去不少。
  是故这一夜,他睡得也是相当满足。
  次日清晨,天还未多亮,吕煜便随着生物钟起身了。
  穿上厚实冬衣,吕煜缓缓走出房门。
  昨夜的雪将整个世界的白色多上了一层。
  树上,地上,屋檐上...
  都是白雪皑皑的一片。
  冬日好看是好看,但冷也是真的。
  若吕煜小个十岁,可能会想来打雪仗,但如今,吕煜想的则是如何在雒阳扬名。
  人越长越大,自然也将童真丢弃了。
  “郎君,我家老爷有请。”
  吕煜轻轻点头,跟着黑衣管事一路向前。
  这次吕煜去的地方就不是昨日到的客房了。
  而是王允的书房。
  书房...
  向来都是隐秘场所,非亲信不得进入。
  “吕煜拜见司徒。”
  此时书房中,除了王允之外,还有一个青年文士。
  青年文士一身蓝色的锦袍,腰间一根玉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
  温文尔雅,他是对完美的最好诠释。
  “这位是...”
  “哦!”
  王允轻轻笑了笑,说道:“公明,这位也是颍川士族出身,颍川荀攸,字公达,料想文若已经向你介绍过了?”
  荀攸?
  吕煜愣了一下。
  军师荀攸...
  又是一位大才啊!
  这雒阳,现在确实是贤才聚集之地。
  “在下吕煜,见过公达。”
  “这位便是我与你时常说起的吕公明了。”
  荀攸对吕煜还了一礼,说道:“荀攸见过公明,你那篇【石灰吟】,在下亦是拜读过的。”
  “区区小作,不足挂齿。”
  “如何能说是小作?慷慨之言,壮士敢死...”
  “好了好了。”
  见到吕煜与荀攸要开始商业互吹了,王允连忙上前打住。
  “日后你们有的是相聚时间,公明,你才入雒,自是要入中郎将门下,为三署郎官,光禄勋总管此事,你今日便去拜访一二。”
  孝廉举至中央后,按制度并不立即授以实职﹐而是入郎署为郎官,承担宫廷宿卫,目的是使之“观大臣之能”,熟悉朝廷行政事务。
  然后经选拔,根据品第结果被任命不同的职位,如地方的县令﹑长﹑相﹐或中央的有关官职。
  光禄勋?
  吕煜愣了一下,这下子他倒是知晓王允为何要将荀攸叫过来了。
  因为如今的光禄勋便是荀爽,号称颍川八龙,是荀彧的叔父,对荀攸来说,更是高三辈的长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