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八十八章 洛阳纸贵

第八十八章 洛阳纸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侧侍女,将一张接着一张的丝帛拿上来。
  
  上面端端正正的是用飞白体撰写出来的诗赋。
  
  而坐在主位上的蔡邕,现在其实已经是站起来了。
  
  他看着眼前的诗赋,先喝了口茶润润嗓子,接下来,用平生最有感情的话将后面的内容念了出来。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台下士子刚想上前品评一段,不想蔡邕根本是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而是继续念了起来。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
  
  一首接着一首,让众人为之一静,每个人都呆住了。
  
  念了接近二十首之后,蔡邕便觉得嗓子有些干涩了。
  
  他连忙躬身,将茶碗拿起来,轻轻喝了一口水。
  
  乘着这一会的功夫,下面的士子连忙开口。
  
  “蔡大家,这些短诗,都是吕公明所做?”
  
  蔡邕将一杯茶水喝了下去,轻轻点头,说道:“正是吕公明所做。”
  
  这一人,写了将近二十首诗,而且每一首诗的水平,都是让他们汗颜的。
  
  难以望其项背啊!
  
  “吕公明有大才,我等不如之啊!”
  
  “不错,吕公明不仅是大汉义士,不想在文赋上面的造诣,也如此高超。”
  
  “之前以为吕公明只是不怕死的莽夫,如今看来,是错了,这是夫子学生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我记起来了,这吕公明是公羊子弟。自学海之后,看来公羊派的子弟,又要出现一个大人物了。”
  
  ....
  
  下面议论纷纷。
  
  而濮阳公手撸着胡须,都差一点将下颚的白胡须给扯下来了。
  
  “这...”
  
  这吕公明也太有才学了!
  
  他原本以为吕公明有十首诗就了不起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二十首诗!
  
  有这二十首诗,他便可以以吕公明有才学的名头,带着太学生入宫请柬了。
  
  难怪蔡邕要来开诗会。
  
  原来是如此。
  
  诗会是有用的。
  
  另外一边,荀爽脸色也非常震惊。
  
  “看来...这件事是吕公明早就计算好的了,唉,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不可小觑啊!”
  
  众人都觉得蔡邕是停了。
  
  吕煜的诗也就到此为止了。
  
  毕竟二十首诗...
  
  还是二十首水平如此高的诗赋。
  
  这换做是寻常人,一首诗,恐怕就要打磨数个月了。
  
  听说吕公明及冠未久,这些,恐怕就是他多年的积累下来的诗赋了。
  
  年纪轻轻,便有这二十多首好诗。
  
  难得啊!
  
  然而...
  
  蔡邕在喝完水之后,又开始了。
  
  没错。
  
  他又开始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与脸色之中。
  
  蔡邕一口气,又读了三十首诗。
  
  五十首!
  
  这吕公明居然写了五十首诗!
  
  才及冠未多久,便能写下这么多首诗。
  
  而且还是这么好,水平这么高的诗。
  
  大才,大才啊!
  
  濮阳闿与荀爽等人,眼中已经是由最初的震惊,变得现在的波澜不惊了。
  
  震惊震得多了,这就惊不起来了。
  
  “吕煜,吕公明,好大的才气!”
  
  然而...
  
  蔡邕停下来,只是为了喝水润嗓子而已。
  
  他继续念了下去。
  
  念完二十首,蔡邕又停下来的时候,有人已经意识到现在要发生的事情了。
  
  “伊阙诗会,一日做出七十首诗,甚至不止这个数目的诗赋,而且每一首诗,都如此精妙,这吕公明,是大才,是天大的才子,他的才气,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恐怕也只有古之圣人的才气,能够比拟之了。”
  
  “难怪吕公明能够得到蔡大家的力捧,换做我是蔡大家,若有一个人能够给我数十首这般的诗赋,我也愿意给他开个诗会。”
  
  “今日之后,吕公明的才名,将响彻整个洛邑。”
  
  “不仅仅是洛阳,恐怕今日之后,吕公明是天下闻名。”
  
  .....
  
  “对了。”
  
  下面有士子突然意识到什么了。
  
  这么好的诗,这要是不抄写下来,拿回去品读,岂不是浪费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像是这种东西,还是抄下来为好。
  
  “你们谁带了纸笔过来?”
  
  此言一出,众士子犹如醍醐灌顶。
  
  “我未带在身上,书童,你下山去将纸笔带上来。”
  
  那些士族子弟,一个个马上前去吩咐。
  
  而那些寒门子弟,便只得是眼巴巴的看着,心里却是好生羡慕。
  
  他们没带纸笔过来,就算是有笔,也没有纸啊!
  
  蔡侯纸虽然已经算是便宜的了,但对他们来说,也依旧是不便宜。
  
  在连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大多是用木棍在地上写字的,哪里舍得用蔡侯纸来写字。
  
  蔡邕再次念诗的时候,却是发现下面的士子,手中都已经是握着笔了,身前的食塌,肉食酒菜全部被一到地上,食塌上如今放着蔡侯纸或者是丝帛。
  
  都不一而足。
  
  见到此幕,蔡邕轻轻点头,心想这些人倒也知晓记录。
  
  即便是他蔡邕,见到吕煜的诗,都忍不住有撰写的欲望,更何况是这些人呢?
  
  后面的三十多首诗,蔡邕是一口气就把他念出来了。
  
  这一上一下,他已经是喝了三四碗水了。
  
  心中畅快是畅快,但是也胯下也隐隐有了如厕之意。
  
  是故他拱手告罪一声,便起坐前去山下恭房中如厕。
  
  之后再上来。
  
  而蔡邕下去之后,伊阙诗会上的士子们,看着手中抄写的诗赋,一个个都品评起来了。
  
  在心中,他们对吕煜,已经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
  
  “吕公明之才,当真是闪烁古今,我辈之中,论起才学,能够与吕公明比拟之人,往前说有学海,在如今来看,有经神,有蔡大家,但是,在诗赋这一道上,便是古今之人,恐怕也难有与吕煜匹敌之人。”
  
  “吕公明当得上是诗圣称号了。”
  
  “不错,当是诗圣。”
  
  ...
  
  下面一群人品评,但也有手抄的慢的人互相问着诗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后面两句是什么来着?荡胸生什么云,决眦好像是什么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