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九十章 南海太守吕公明 下

第九十章 南海太守吕公明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自然是怕死的,但有些时候,为了某些事情,即便是死了,那又有何惧?”
  
  李儒听到蔡邕这句话,脸色是立刻就阴沉下去了。
  
  “看来,你的心意已定了,但...你知道董公的心思,他现在是恨不得马上将吕公明处死,你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做这个出头鸟,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吗?”
  
  “横竖不过一死耳。”
  
  李儒冷哼一声,说道:“你死容易,但是你又想过你的家人,可有想过陈留郡的族人?”
  
  “你在威胁我?”
  
  蔡邕平时虽然面带微笑,看起来很和蔼,但这并不表示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李儒的话,已经是触及他的底线了。
  
  “呵呵,是不是威胁,以蔡大家的才气与智慧,肯定是可以一眼看出来的,我其实在与你说一个道理,一个非常简单,很明白的道理而已,吕煜与你非亲非故,你何苦要助他,而且是要搭上自己族人的性命?儒私以为如此做法并不值得。”
  
  蔡邕看向李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太史公有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单从自身利益上来看,我自然是没有必要去援救吕公明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吕公明,我是非救不可的。”
  
  “吕公明如此有才气,若是他再年长几年,恐怕便又是一方大儒贤才,这对社稷,对天下都是有益处的,博士也是读书人,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况且他是公羊学派出身,之前学海何休与经神辩经,没有辩赢,这吕煜看起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难道博士不想看看吕煜与经神的辩经?”
  
  “我是想看,所以即便是我死了,也要死命护住吕煜。而且...吕煜是忠志之士这一点,已经是深入人心了,你随便去洛阳的一处,问问那些百姓,吕公明何许人也?便是十岁稚童,他都会回答你,吕公明是忠志之士,如此你依然要杀之,与民心不符,逆大势而为之,岂是能成?”
  
  说着蔡邕冷哼一声,颇有些责怪李儒的意思了。
  
  “如今陛下年幼,董公身为司空,掌台省重权,却不思治国,反而残害忠良,你身为董公爪牙谋臣,居然不想着劝慰,反而还要残害忠良,你是要置董公于何种境地?你这做法,可是谋臣所为?对上,可对得起我大汉汉禄?对下,可对得起董公的看重?”
  
  这蔡邕好利的嘴。
  
  听完蔡邕的一番话之后,李儒额头上都冒出一层细汗了。
  
  这家伙的话,是句句诛心。
  
  “既然议郎心意已定,那我说再多的话,到现在恐怕也是没用了,但最后,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吕煜这种人才,或许难得,但议郎何尝也不是大儒?你死了之后,不怕士林凋敝?”
  
  蔡邕冷笑一声,说道:“董公不会杀我的,况且我蔡邕,如何比得上日后的吕煜?”
  
  说完这句话,蔡邕又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并不是特别准确,马上在后面又加了一句。
  
  “若是董公要杀我,我死便是了,但若是董公真的杀我,那证明我之前的想法是错的,之前的做法,也是错的。”
  
  蔡邕一直觉得董公是有救的。
  
  只要多加劝慰,未尝不可以成为大汉忠臣。
  
  但...
  
  若是董卓将他杀了的话。
  
  恐怕...
  
  只能说他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了。
  
  “你!”
  
  李儒自然明白蔡邕的意思。
  
  “当真是榆木脑袋,榆木脑袋!”
  
  李儒同样也是读书人,他心中明白,一旦是读书人认定的事情,是十驾马车都拉不回来的。
  
  更何况像是蔡邕这样的人,便更是如此了。
  
  李儒觉得再这样待下去,他说的话,也就是废话了。
  
  “蔡议郎,好自为之。”
  
  说完,李儒是头也不回的就离去了。
  
  “唉~”
  
  蔡邕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既是为他而叹,也是为董卓而叹,更是为汉室而叹,为天下百姓而叹。
  
  为自己而叹,是因为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到底会不会招惹祸事?
  
  为董卓而叹,则是他觉得董卓原本是大有可为的,但是现在...已经是与他预想中的事情,是渐行渐远了。
  
  至于汉室,天下百姓,何事能安定,何事能够得以保全呢?
  
  他即便是大儒,即便是在天下有人望,在这个时候,却又是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力。
  
  他轻轻摇了摇头,将脑中的这些想法抛出去,缓缓走进府中。
  
  走入书房,奴仆马上送来饭食。
  
  蔡邕看着眼前的饭菜,他虽然是非常饥饿,但是心中却是生不起多少食欲出来。
  
  沉默许久,他对着身前的侍女说道:“去将琰儿唤过来。”
  
  有一点他是没有想到的,但是今日李儒说了一声,也让他意识到一些事情了。
  
  他自己的安危,自然是无关轻重,但是琰儿的安危,他却是必须要重视的。
  
  “诺。”
  
  侍女走下去,没过多久,蔡昭姬便是缓缓的走了过来了。
  
  “父亲,唤女儿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蔡昭姬身着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白色纱衣,那若如雪的肌肤透亮,三千发丝散落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只是带了羹繁花头钗,红白的繁花衬托着那张雪白透晰的脸庞,显得十分妖艳迷人。
  
  不过她此时脸上露出疲惫之色,见到蔡邕之后,才强打出精神来。
  
  “我细想了一番,觉得你现在留在洛阳,已经是非常不合时宜了。”
  
  “父亲要女儿走?”
  
  蔡昭姬何等的冰雪聪明,马上明白父亲蔡邕的心思了。
  
  “女儿不走。”
  
  父亲一定是觉得自己此番危险,是故不想要连累她这个做女儿的。
  
  但是...
  
  她作为父亲的女儿,平日里受到父亲的照顾,便是这一身皮肉,也是父亲所赐,在危险的关头,不上前护住父亲便也就是了,怎么可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出走呢?
  
  “此事我不是与你商量,而是命令。”
  
  蔡邕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家之主的气势,马上就升起来了。
  
  他的原配夫人早逝,蔡邕照顾蔡琰,他是既当爹又当妈。
  
  有和蔼的一面,自然也会有严肃的一面了。
  
  “你留下来,与我没什么帮助,反而是会妨碍为父,你姿色上佳,而董卓又是好色之人,他已经不止一次与我谈论你了,下一次,恐怕就会强取豪夺,到那个时候,我恐怕是没有能力阻止的。”
  
  蔡邕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原本我是想要让吕公明在寒衣节祭祀大典之后,便将你送出雒阳,送到顿丘曹孟德处,再由孟德将你送到卫家,不想如今变故频起,吕公明如此恐怕是无法担任护送你的任务了,好在荀攸也有离洛之意,便让他护送你离洛。”
  
  离洛...
  
  但蔡昭姬听到是吕公明护送她的,心中稍稍欢喜,但她也不知道这欢喜之意是由何而来的,但是听到吕公明护送不了他,转而让荀攸来护送她的时候,她心底里没由的生出一丝落寞失望之色。
  
  这种情绪为何会产生,蔡昭姬把它归结在无法见到诗圣吕煜这方面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