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十八章 郭嘉戏志才

第十八章 郭嘉戏志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许县令来了。”
  
  吕煜所在的小舟渐进,湖心亭中,荀攸的声音也都传过来来了。
  
  从小舟上下来,吕煜缓步入亭,亭中白纱纷飞,即便是有火盆热酒,但寒意也是驱散不去的。
  
  这些人...
  
  当真是为了赏景,连冷都不怕了。
  
  好在吕煜早有准备,身上不仅穿了内衣秋裤,甚至还穿了襦裙打底,肩上披了黑色貂皮,可谓是保暖到不能再保暖的程度了。
  
  以至于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臃肿。
  
  而此时湖心亭中众人,有人身穿白衣,有人一身锦袍端是奢华,也有人粗布麻衣朴素无比。
  
  但不管是穿得好的还是穿得差的,这些人的眼睛都非常明亮,另外他们都有同样一个特点,那便是腰间佩戴着宝剑。
  
  在这个时候,吕煜倒是想起了荀彧的话。
  
  看来这颍川彪悍,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他之前看过郡志县志,对颍川已经是有很大程度的了解了。
  
  据《史记》记载“颍川、南阳,夏人之居也。夏人政尚忠朴,犹有先王之遗风。颍川敦愿”。
  
  《汉书》也写到“颍川、南阳,本夏禹之国。夏人上忠,其敝鄙朴……颍川,韩都。士有申子、韩非,刻害余烈,高仕宦,好文法,民以贪遴争讼生分为失”。
  
  如西汉名臣晁错“学申、商刑名于轵张恢生所,……错为人峭直刻深”。
  
  法家代表申不害、韩非不仅重法治,还重术治,有浓厚的权谋思想。
  
  也正是因为颍川地区的民俗较异,难于治理,先后有几任太守采用不同的方式来改变其民俗。
  
  西汉宣帝时赵广汉看到“颍川豪杰大姓相与为婚姻,吏俗朋党”的局面,“厉使其中可用者受记,出有案问,既得罪名,行法罚之”,“又故漏泄其语,令相怨咎。又教吏为缿筩,及得投书,削其主名,而托以为豪桀大姓子弟所言”,使“得强宗大族家家结为仇雠,奸党散落,风俗大改,吏民相告讦,盗贼以故不发,发又辄得”。
  
  赵广汉采用诛其首恶、分化瓦解的手段来治理。
  
  不过,赵广汉并没有把颍川治理好,反而导“致民多怨仇”。
  
  而韩延寿和黄霸的方法则不同“,先是,赵广汉为太守,患其俗多朋党,……颍川由是以为俗,民多怨仇。延寿欲更改之,……乃历召郡中长老为乡里所信向者数十人,设酒具食,亲与相对,接以礼意,人人问以谣俗,民所疾苦,为陈和睦亲爱、销除怨咎之路。长老皆以为便,可施行,因与议定嫁娶、丧祭仪品,略依古礼,不得过法”。
  
  韩延寿和继任的黄霸只好采用“柔”的方式,用安抚教化的方式来稳定颍川的统治。
  
  但这种稳定是表面性的,并没有改变颍川士人“申、韩遗风”、“好争讼分异”、俗多朋党”等地域文化特征。
  
  东汉时,颍阳人王霸“世好文法”。
  
  阳翟人郭躬,家世衣冠,父弘,习《小杜律》。郭躬少传父业,讲授徒众常数百人。郭氏自弘后,数世皆传法律。
  
  长社人钟皓,世善刑律,教授门徒千余人”。
  
  陈寔授徒,颍川荀慈明、贾伟节、李元礼、韩元长皆就陈君学。
  
  郭嘉“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
  
  可见颍川原有的“高仕宦,好文法,喜争讼,多朋党”剽悍之风终西汉一世无太大改变,此风延至东汉就自然成为颍川多智谋之士。
  
  有好就有坏,有坏就有好。
  
  就像是现在这些人看着吕煜的眼神,就有点亮过头了。
  
  这是审视的目光。
  
  从脚看到头,那一双双如同火炬一般的眼神,似乎是可以透过肉体,直窥你的灵魂。
  
  当然,这些颍川俊彦在审视吕煜的时候,吕煜同时也在审视他们。
  
  在吕煜眼中,这些人比那些脱光衣服的美女都还好看。
  
  吕煜心中若是有一个形象,那一定是发着红光,留着口水的。
  
  这些人,各个都是仪表不凡,还有几个生得颇为俊美的。
  
  郭嘉此时在细细观察吕煜。
  
  在白衣郭嘉看来,面前这个才从小舟上下来的男子,实在是一个俊美男人。
  
  只见许县令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是一双星目,深邃的眼睛,一眼望不到尽头,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吕公明...
  
  才入颍川便取得如此成就,看来确实是有不凡之处。
  
  “公达,这几位,不介绍一二。”
  
  上了湖心亭,吕煜表现得非常泰然自若,丝毫没有将自己当做是外人的感觉,反而将自己当做是主人对待。
  
  “是在下愚钝了。”
  
  荀攸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连忙告罪,不过他正要介绍的时候,一边锦衣打扮的戏志才却是笑了笑,说道:“还是我等自己介绍为好。”
  
  荀攸想了一下,也是轻轻点头。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还是我先来介绍罢。”
  
  白衣郭嘉先一步走上来,对着吕煜微微行了一礼,说道:“在下郭嘉,阳翟人士,倒是没有多少名气,如今见得许县令真身,当真是心中仰慕。”
  
  这位便是郭嘉?
  
  吕煜看着郭嘉,忍不住打量一下。
  
  不知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因,现在的郭嘉,实在是太好看了。
  
  只见郭嘉身形伟岸,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墨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
  
  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
  
  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光是看这幅皮囊,便知晓其不俗了。
  
  “奉孝过谦了,腻阳翟郭家,可是出过《小杜津》名士郭躬,家传经传,非常人所能及,况且,奉孝的才学,其实常人所能比拟,所谓天生郭奉孝,豪杰冠群英。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运筹如范蠡,决策似陈平。如今见之,果然如此。”
  
  饶是郭嘉脸皮够厚,也经不起吕煜如此夸赞。
  
  他连连摆手,说道:“区区薄才,如何值得许县令如此夸赞,若许县令再说下去,我倒是要无地自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