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二十三章 美人忧思

第二十三章 美人忧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重复章节,明日替换。)
  
  不知不觉之间,新年便已经是来临了。
  
  新年之前,其实年味便已经开始浓起来了。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升天。
  
  每年到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会供上糖瓜,寓意用糖瓜粘住灶王爷的嘴,让他上天说不出坏话。
  
  灶王爷和糖瓜都是后来的产物,但祭灶神则在先秦就已经开始了。
  
  灶神负责创造食物,在古代可是一位重要的神灵。
  
  先秦时在每年的十二月末就有“腊祭”,除了祭祀祖先之外,还包括了五祀:灶神、门神、行神、户神和土神。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唯物主义者,对于这些封建迷信,吕煜是不信的。
  
  但不信是一回事,入乡随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自然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变这个时代。
  
  但是...
  
  个人的力量总是单薄的。
  
  在还没有取得改变这个时代的权力之前,融入其中,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了。
  
  祭拜完灶王爷之后,便是大扫除了。
  
  这一点,倒是与后世没有多少区别。
  
  元旦习俗,每年腊月二十四扫房子。
  
  而根据《吕氏春秋》,这个习俗在尧舜时代就已经有了。
  
  尧舜过于遥远,但至少说明先秦就已经有了年前大扫除的习俗。
  
  在年前把这件事作为一个重要仪式举行,是寄托了人们希望在新一年中“除旧布新”的美好愿望。
  
  扫出去的不只是尘土,还有旧一年中所有不好的和不顺利的。
  
  到了后世,虽然腊月二十四很多时候不放假,但大多数家庭还要找时间进行彻底的扫除,也是希望来年能够更好。
  
  这些都是年前的工作,而现在,已经是到了正日了。
  
  安静了月余的颍阳城热闹非凡,城池扩建,屋舍全新,张灯结彩之中,让人丝毫想不起来在此之前,颍阳还是一个残破之城,被黄巾军所占。
  
  新年是新年,但是这个时代的新年,与后世的新年就不太一样了。
  
  在早期的夏朝制定的夏历中,一年是以正月为开始的。但商朝就改了,改成以十二月为一年之初,到周朝又往前推进了一个月,变成十一起为一年之始。
  
  汉初沿用秦制,秦朝认为自己是水德,把每年的开始定在十月。一直到汉武帝时,着手“改正朔易服色”,将一岁之首改回到元月。
  
  这个时候没有春节这个称呼。
  
  春节这个名称是民国之后的事情。
  
  在汉朝时,正月初一这个日子被称为“三朝”、“岁旦”、“正旦”、“正日”等。
  
  而过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全家一起祭拜祖先了。
  
  吕煜早早的便起身前去祭拜先祖。
  
  吕家祖地是在陈留,现在在颍阳,自然不可能跑到陈留去的。
  
  是故说是祭祖,不过是在颍阳城中新建的吕家祠堂完成的。
  
  现在这祠堂并不气派。
  
  但想一下...
  
  若是日后自己成名了,得去跟历史上的吕姓名人攀攀关系。
  
  就譬如那吕不韦,那就极有可能是吕煜的先祖。
  
  不过...
  
  攀祖宗这种事情,现在还不要紧。
  
  祭祖之后,便是年夜饭的时间了。
  
  虽然是年夜饭,但还没有入夜的时候,便已经是摆上宴席了。
  
  吕伯奢为尊长,自然是坐在首位的,吕煜与吕延则是坐在次位上。
  
  家中的年夜饭,吃得很是温馨。
  
  年夜饭来源于古代祭祀。年末年初之时,全家一起祭拜祖先是汉代过年的必选项。
  
  古代都是大家族,真正团圆在一起并不容易,而这时则是为数不多最有可能齐全的时刻。
  
  祭祀完毕,除了供品之外,全家团聚吃的一餐饭也是一年中最丰富的一餐。
  
  尤其是在击败黄巾军,才刚刚在洛阳站稳脚跟,今年的年夜饭,吃得就非常有意义了。
  
  年夜饭上,吕伯奢也是给了吕煜压胜钱。
  
  这个压胜钱,其实就是压岁钱。
  
  不过现在不叫压岁钱,叫厌胜钱或压胜钱。与后世不同的是,这种压岁钱是不能花的,这种钱不是真正的货币,而是一种纪念币或游戏币。
  
  它的正面通常是一些吉祥话,如千秋万岁、天下太平等,背面则一般是吉祥图案,如龙凤、龟蛇、星辰等。
  
  它不能作为真正的钱币,只是作为一种“吉祥辟邪”的饰品佩戴在身上。
  
  压岁钱的习俗一直保持了一千多年,只是其中的意味早已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压岁钱既然拿了,自然就是拜年了。
  
  东汉的崔寔在《四民月令》中就记载:正旦那天祭祀完,子妇曾孙都各自用椒酒和柏酒向家长敬酒。大家举杯祝寿,一片欢乐……
  
  事实上在汉代,拜年分三种。
  
  首先是向逝去的祖先拜年,其次是向一家之长拜年。第三种是同辈亲朋相互问候。
  
  如果是官员,新年的朝贺更是头等大事,即便不去见皇帝,新年伊始向自己的长官到贺也是必要的。
  
  换在寻常人家,这正日活动流程便已经是走完了。
  
  但对吕煜来说,这只是第一场年夜饭的。
  
  家中的年夜饭,自然是温馨的。
  
  但是在外面,还有吕煜的将士们。
  
  像是魏延,像是张辽,像是郝昭,他们都是赤条一身,便跟着吕煜到豫州,到颍川这边来的。
  
  吕煜这一天一夜若是都陪在家人身边,那他们靠谁来陪?
  
  在这个时候,却也正是收心的好时机。
  
  这个机会,吕煜也不会轻易错过的。
  
  是故在家宴结束之后,吕煜马上奔赴城主府中。
  
  此时的郡守府,早已经是摆好酒席了。
  
  与吕延府中家宴的温馨不同,城主府中的宴会,就显得非常热烈了。
  
  宴会之中,声音是杂乱热闹的,菜色也是非常粗暴,除了肉,便是酒。
  
  酒香味,一时四溢。
  
  “大哥,你可算是来了。”
  
  见到吕煜过来,魏延连忙上前来迎。
  
  而后荀彧张辽郝昭等人也是纷纷上前而来。
  
  在人群之中,吕煜还见到了郭嘉戏志才。
  
  见到这两个人,吕煜原本就不错的心情,一时间便更加顺心了。
  
  “既然是年夜饭,便不必拘谨,诸位都坐罢。”
  
  这个时候没有圆桌,而是一个人一个座位的。
  
  菜色自然也就没有多丰富了。
  
  当然,这个没有多丰富,也是与后世相比的,实际上,年夜饭上吃到的东西,有的是这些人这辈子吃得最好的一餐了。
  
  噪子肉,羊肉,鸡肉,狗肉...
  
  平时哪里有机会吃到这么多种类,份量又这么足的肉类?
  
  况且...
  
  军中是不允许饮酒的。
  
  这年夜饭,还不得好好的喝上几坛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