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科技炼器师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北境

第四百四十二章 北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句话,你说错了,你回不去了。”
  北境之主,一身破旧的黑袍包裹,黑色帽檐遮住了她的眼睛,只露出半张脸。
  她冷漠的声音传出,蔓延向着四周虚空,仿若天地下达的某种真理。
  只见,她袖子下露出的素白手臂,向着某个方向一招。
  虚空之中,一个古老而诡异的事物出现,向着北境之主的手掌而来。
  这是一座六边形的祭坛,高度有着十万米高,上面有着斑驳痕迹,传递出岁月的无情与沧桑。每一面,都有着层层向上的阶梯,一面面诡异的壁画出现。
  这祭坛,从虚空远处飞来,滴溜溜地旋转,每一面的壁画生灵都在活跃。
  奉癫之王对于北境之主的宣言颇感不屑,但是,对于把北境之主突然招来的祭坛,是警惕万分。
  它从这祭坛之上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之力。
  北境之主脸色冷漠,素白的双手靠拢,捏了三个印决,然后,那飞来的祭坛,就向着奉癫之王而去。
  祭坛之上,那无数的壁画,里面的生灵似乎全都活了过来,一声声凄厉嘶吼传出,灵魂波动四散。
  这灵魂吼叫,全都被奉癫之王听到耳里,就是它想隔绝都隔绝不了。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到它身上,它的力量竟然在不断衰退。
  奉癫之王顿时色变,心中惊悚,它撕开虚空,就想要逃走。
  然而,北境之主只是冷哼一声,一个印决捏出,那古老祭坛,一层灰暗的能量撒向奉癫之王。
  顿时,奉癫之王的手,竟然抓不住虚空,无法将空间撕开。
  “怎么回事?”奉癫之王惊骇!
  它看向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现在逐渐缩小,身体的力量也越来越弱,境界在倒退。
  那古老祭坛的灰色能量,在消减着它的身体力量,让它越来越弱。
  “不,不对,这股力量,在退化我的身体,将我回到弱小的时候!”奉癫之王惊叫,这次,它是真的怕了。
  因为,它没有想到,这次自己碰到的是如此恐怖的存在,这样的力量,哪怕是在它们那个世界,也没有几个生灵能够做到。
  退化,这涉及到一种极其禁忌的力量,向来被会被生灵轻易掌握,一旦被掌握,会引起所有半虚的惊叹与忌惮。
  但是,现在,它竟然在一个世界的土著身上碰到了。
  奉癫之王,爆发着**之中的所有能量,意图抵御那灰暗的能量,封闭自己的听觉,不听那些灵魂的嘶吼。
  它有种错觉,听到这些灵魂的声音,仿佛就是像看到自己的未来一样。
  “不,不可以!”奉癫之王大声嘶吼,语气之中充满了惊慌,再也没有之前的自信。
  然而,它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终,它的身体,退化到了幼年的时刻,一身力量,竟然不过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地境。
  “我的力量修为?还我力量修为!”奉癫之王不可置信地嘶吼,双眼赤红,充满杀意地盯着北境之主。
  然而,此时的它是如此弱小,地境的修为,随意一个年轻天骄都能斩杀它!
  而就在此时,后方,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势散发,这力量,和奉癫之王曾经的修为是如此相似,简直一模一样。
  奉癫之王向后看去,不断抬头,只见,虚空之中,一个新的几万米高的虚影出现,一身黑毛,双眼赤红,气势威武。
  这不是我自己吗?
  奉癫之王一喜,就像找到救星一般,它的力量并没有消失,只要融入这力量,那么,它就能立刻撕开空间逃走,回到自己的世界。
  到时,再集结一大批地底生物,还有一些和自己同等的存在,来讨伐这个拥有诡异力量的土著。
  冥冥之中,那高大的虚影,似乎感受到了它的号召,缓缓伸出手臂向它而来,要与它融合。
  奉癫之王神色更是大喜,觉得天运护佑。
  那强大的虚影手掌,出现在它面前,将它从虚空一托,然后,在奉癫之王惊惧的目光中,手掌握紧。
  巨大的伟力席卷它的身体,退化的身体血肉崩碎!
  奉癫之王死了。
  远处,北境之主,淡漠地看着这一幕,从祭坛出现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力量的奴隶?”北境之主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
  只见,远处,那奉癫之王,退化的身体依旧还在,处于幼年,并没有被崩碎,只是,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它身前,也没有什么虚影。
  一切似乎都只是它灵魂的幻境,被崩碎的似乎都只是它的灵魂。
  北境之主手一动,高处那十万米高的祭坛,在滴溜溜旋转之间,逐渐变小,最后变成巴掌大小,落到北境之主素手之上。
  北境之主眼睛落在了祭坛之上,只见,那最高层,又新出现了一副壁画,刻画着一只恐惧咆哮的大猿猴,赫然便是奉癫之王。
  北境之主,将祭坛一收,一身黑袍立在虚空之中,向着北境之地而去。
  而那幼年的奉癫之王,只留一张恐惧的脸,跌落下虚空,最终,落在了中域战场的一个破碎的深渊之中,与众多地底生物葬在一起,就像一只最普通的猴子一般。
  北境之主,黑袍飘飘,像是黑暗中的一个行者,横渡虚空,几个闪烁离开了中域。
  然后,她又撕开了虚空,出现在北境的土地之上,北境之主眉头微皱,那祭坛被她拿出。
  一个身影从祭坛之中飘出,蜷缩成一团,脸色狰狞,仿佛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北境之主的眼中,有些诡异的色彩,神色显示出冷漠,她手臂一甩。
  这从祭坛飘出的身影,就被无情一丢,坠落在了下面的黄沙土地之上。
  北境之主,这才离开,向着北境中心而去。
  ……
  中域的战场,一片片土地面目全非,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样子,整个土地都塌陷了。
  如果这里不是内陆,周围也没有水源,估计会成为一片大海。
  中域的天境们,各自奔赴自己势力所在的区域,将剩余的地底生物清剿
  他们有的脸色庆幸,有的神色悲哀。
  在这个过程中,各大势力的弟子损伤不等,有的近乎全灭,有的侥幸救回了几个弟子。
  而这些被侥幸救回的弟子当中,全部都是重伤垂死,残疾的占了九成,甚至有的靠天境聚拢灵魂,重造身躯。
  在太极剑山的山主身旁,有着零星几道身影,剑零息已是虚虚实实的灵魂,剑赤心相对较好,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