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科技炼器师 > 第五百零二章 自创一个试炼

第五百零二章 自创一个试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冰族是中域的一大隐世大族,位于一处隐蔽之地,常年被冰雪覆盖,族中人数偏少,修炼功法多适用于女性,所以冰族的大多强者都是女性。
  
  冰族老祖带着冰莜凌回到了冰族当中,冰族的许多族人早就已经砸等待,玉倪见着莜凌姐回来,喜不自胜,一年的分别,早就让她想死冰莜凌了。
  
  如今的玉倪相比起以前,已经长大了不少,萝莉也蜕变成了一个姑娘来了,穿着一身的白衣,身材也变得有模有样,胸前也初具规模。
  
  没多久,迎接冰莜凌的族人就散去,一直规规矩矩的玉倪也是立马恢复了原形。
  
  “莜凌姐,我想死你了。”玉倪一下子扑到了冰莜凌身前,欢喜叫道。
  
  冰莜凌眼中罕见地露出笑意,玉倪仅仅是一年没见到她,而她却足足有着三十年。
  
  恢复本性的玉倪一点没有冰族中人的淡雅,反而十分活泼跳脱,七嘴八舌地给冰莜凌讲着自己的经历,也问着冰莜凌在太北古城过得好不好。
  
  经历了太北古城三十年的历练,冰莜凌也是难得放松了一下心情,和玉倪一起享受一会儿清闲的时光。虽然偶尔从字里行间听着玉倪似乎在刻意隐藏着什么消息,但是冰莜凌也没有介意,就任凭着玉倪讲这讲那。
  
  因为在太北古城参加历练,对于中域最近一年发生的事,冰莜凌也丝毫不清楚,正好趁此向玉倪了解一些东西。
  
  说着说着,玉倪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一张精致的脸上满是纠结,两撇柳眉紧皱着,心里充满着矛盾。
  
  冰莜凌脸上没有丝毫异色,就这么静静等着,她相信,如果是必要的事情的话,玉倪是不会瞒着她的。
  
  良久,玉倪小心翼翼看了冰莜凌一眼,“莜凌姐,你在太北古城呆了三十年,是不是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怎么了?”冰莜凌淡笑道。
  
  “没什么!没什么!”玉倪连忙摇头说道,很是小心翼翼,进而认真说道,“莜凌姐忘了也没关系,忘了说明不重要,就不要去多想了……”
  
  “嗯,你说的对。”冰莜凌轻轻拍了拍玉倪的脑袋,让后者一阵嘟嘴不满。
  
  玉倪很想告诉冰莜凌,她已经长大了,不是以前的小孩子,却也说不出口。
  
  她心底里还是有点私心,不想让莜凌姐知道姜预还活着的消息,虽然,这是早晚的事。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莜凌姐说不定也早就把姜预那家伙给忘了。
  
  “莜凌姐,其实,其实……姜预那个小贼,一直都还活着……”
  
  话一说出口,玉倪顿时就懵了,心里直骂自己是个笨蛋,竟然最后都没有忍住说了出来。
  
  “啊啊啊!”玉倪狠狠跺脚,凶着脸大叫了几声,然后就跑了。
  
  原地,只留冰莜凌一个人愣愣地站着,一张平静的脸上,有着一双近乎呆滞的眼睛。
  
  ……
  
  冰莜凌一身白衣立于冰雪当中,几株梅花在路边,雪花落下,与梅花掩映,分不清哪一朵是梅,哪一朵是雪。
  
  天地一片白当中,一头青丝的美人,独自站立了许久。
  
  “还活着吗……”一声轻轻的喃喃之声响起。
  
  在接受了一个人的死讯三十年之后,当再次听到其活着的消息之时,冰莜凌的内心瞬间空白了,晶莹的眸子当中有着微微的光芒闪烁。
  
  玉倪的一个没忍住,带给冰莜凌的消息,打破了后者三十年才稳定下来的内心。
  
  如一望无垠的平静湖水当中,无意掉落的一颗小石子,叠起了轻微的波纹,却一直沉到了最深底。
  
  ……
  
  冰族的一处内殿当中,冰家的老祖,还有几位族中天境,目光遥望,眉头却是淡淡皱着。
  
  “三十年的历练,都没能让她的内心除去掉那些糟粕吗?”一名天境的宫装妇人说道。
  
  “她的内心,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彻底定型,她表面看似痛恨风麟觉,但是,自己却深深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响。”冰族的族长,一名天境三重,颇为愁苦说道。
  
  “那该如何是好?当年那个小子为什么不直接死在了奉癫之王的肚子里!”一名天境妇人露出一丝杀意说道。
  
  坐于最上端的冰族老祖,一个绝美的女子,只是淡淡摇了摇头。
  
  “姜预活着还是死了,并没有什么分别,冰莜凌依旧会是这个样子,从一开始就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改变。”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是好事,冰族的继承者不该是个善变之人,只是,不幸的是,冰莜凌的性格不让我们满意而已。”
  
  冰族老祖继续说道,看不出急色。
  
  冰族族长和其余的天境闻言,皆是皱了皱眉,她们倾心培养冰莜凌,自然希望她能够严格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行。
  
  这般下去,难保以后不会出什么意外。
  
  冰族的老祖看了看众人,又淡然道,“不用担心,冰莜凌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她虽然没有严格修成一颗冰心,却是十分聪慧,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冰族老祖的话,让冰家的众人略微宽心。
  
  事实上,如果不是冰莜凌母亲的前车之鉴,她们根本不会这么紧张,去担心区区一个姜预,只是十多年前,风麟觉带给冰家的耻辱太多了。
  
  如今的轨道,又偏偏和十多年前那么形似。
  
  不过,好在,冰莜凌和她母亲终究是不同的。
  
  现今,冰莜凌母亲的脆弱之躯,始终只能呆在冰家当中,通过这方天地的冰雪之力,维系那一点点的生机,一点点的动弹,都会香消玉殒。
  
  而她们都清楚,冰莜可以凌抛弃任何重要的东西,却偏偏不会抛弃自己的母亲,哪怕是一点点的干扰都不行。
  
  ……
  
  此时,还在中域上带着抱抱闲逛的姜预,自然是不知道冰族当中发生的种种事情。
  
  一片繁华的城市当中,一条人声鼎沸的大街。
  
  抱抱在前面迈着两条小短腿,呼哧地跑着,小脸上面全是兴奋和好奇。
  
  姜预跟在后面,一缕心神系挂在抱抱上,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才能和冰莜凌见上一见。
  
  冰族的那些人,可不太喜欢他,要是给冰族的发现了身份,到时难免带来什么麻烦。
  
  算了一下时间,以姜预为参照的话,他和冰莜凌已经三年没见过面了,若是以冰莜凌为参照……那个时间,漫长地姜预都不敢多想,也不知道冰莜凌是怎么度过太北古城的三十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