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科技炼器师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婚礼开始

第七百六十一章 婚礼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十多年前开始,九悬山传出了姜预和冰莜凌即将成亲的消息。
  
  整个大陆,相关的谈论就没有停下过。
  
  甚至是一些乡野之地,也知道了罗虚大陆上有着两尊大人物即将喜结连理。
  
  一个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女,注定未来将不凡,另一个是自微末之中崛起,威震一片大陆。
  
  日子,在倒计时之中度过。
  
  届时,必然是整个大陆最为轰动的一天。
  
  “再过几天,就是星际之城城主和太北古城之主的婚事,倒是,必将是一大盛事,不知道会多热闹,多少以往见都见不到的大人物,都会在这一天过来。”
  
  “那是自然,这世上谁也不敢不给星际之城城主和太北古城之主面子啊!”一声唏嘘响起。
  
  “不知道,这等大人物的婚事,办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和我们这些人又有着什么差别?”
  
  “虽然我们这些小喽喽没有资格亲临现场,但是,婚礼会全网播放,到时候,也能跟着长长见识。”有人喜悦地笑道。
  
  “太北古城之主是大陆第一美女,美貌风姿无人可比,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是贬低了,真羡慕星际之城城主啊!”有不少男子一脸羡慕嫉妒之色。
  
  “太北古城之主嫁了一个威震大陆的强者,不知道还有哪个女子有这等福分?”有女子恨不得取而代之,就是当个小妾也行啊。
  
  男女看问题的角度总是不一样的。
  
  “过几日便是星际之城城主和太北古城之主的婚事,到时候,我们要不要也在当天成亲,沾沾他们的喜气?”一个女子娇羞着对自己身边的男子说道。
  
  大陆上,把婚事定在这一天的未婚夫妇不在少数。
  
  ……
  
  天铸城,作为姜预最早投身的势力,虽然后来姜预叛出了天铸城,但是,两者的关系仍旧不错。
  
  也是整个大陆收到婚礼请柬最多的势力。
  
  当年姜预的长辈们,诸如石匠、祖师、天铸城城主等,还有熟人书生柳棉笙、白小象、月幕青等等……
  
  南境的某个冰寒之地,这里在十多年前搬进来了一个家族,冰家。
  
  曾经风光的冰家被灭,如今也只能在偏僻之地缓缓发展,二冰家此时的家主,是冰莜凌的表妹冰玉倪。
  
  “表姐,要嫁给他了吗?”冰玉倪望着手中的请柬发神,内心有些复杂。
  
  姜预和她的表姐两个人的人生,由两条线走向了一条,而她和表姐,却恰恰相反。
  
  表姐已不再是冰家之人,而自己是冰家家主,以后见面的日子,或许也就只有这等大事受邀,或者什么时候表姐想起了来看看她吧。
  
  其余时间,两个人就像是处在两个世界一般。
  
  冰玉倪的内心前所未有的落寞。
  
  冰殿之中,自从姜预的请柬送了过来,整个冰家现存的高层都聚集到了,一双双眼睛紧张地看着冰玉倪。
  
  冰家从破灭到重建已经十多年了,哪怕有着当年姜预和冰莜凌的帮助,但是,重建冰家依旧遥遥无期,甚至于,这些年都没有进展。
  
  如今,这张请柬的到来,无疑为冰家带来了希望。
  
  冰家遗留子弟都知道自家家主和星际之城城主以及太北古城之主的关系有多好。
  
  只要稍微摆脱一下他们,冰家重新恢复当年的辉煌不是什么大问题。
  
  “家主,只要您肯开口,他们一定会帮我们冰家的。”一个老妪向冰玉倪请求道。
  
  他们怕的,就是冰玉倪拉不下这个脸。
  
  这些年,整个冰家真的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累,这些都是他们以前不曾经历过的。
  
  而现在,只要冰玉倪一句话,她们也很有可能回到从前。
  
  闻言,冰玉倪的内心有不由泛起一阵苦涩,拿着请柬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要去求他们?
  
  不知为何,冰玉倪心里竟然有一丝绝望和害怕,哪怕是冰家曾经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的情绪。
  
  以前,她心里一直想着,至少再见到姜预和表姐,哪怕自己日子过得再苦,但还是可以以最开始的态度去面对他们。
  
  而现在,是要以一个卑微的冰家家主吗?
  
  借着以前的那些情分。
  
  “我知道了。”冰玉倪深呼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声音渐渐由凄凉变得幽冷。
  
  她抬头望了望大殿外的天,神情冷漠。
  
  当冰家家主,真的好累啊。
  
  累到甚至要抛弃过去的自己。
  
  ……
  
  北境那边的请柬,姜预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送了过去。
  
  直到现在,姜预也拿不准北境之主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态度。
  
  不过,直觉告诉姜预,自己和北境之主应该有着一定的缘分,至少算是……朋友吧。
  
  既然是朋友,那送一张请柬自然是需要的。
  
  “不去。”祭坛上北境之主没收请柬,淡淡说道。
  
  好吧,不出意外。
  
  ……
  
  西境,姜预比较熟的,就只有金蝉大师,对了,还有当初去大佛寺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小沙弥,都是大佛的弟子。
  
  既然送了他们,免不了还要给银蝉大师一张。
  
  不然,这就是明显给人家难堪啊。
  
  请柬送到的时候,金蝉大师依旧在修建佛庙,那一身破衣,不知道穿了多少年。
  
  一切从简。
  
  金蝉大师依旧没有突破到半虚之境,但是,其气息早已超过普通的半虚。
  
  修炼之路明显已经不再是传统的路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