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峡谷正能量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我还差得远哩

第八百五十三章 我还差得远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nuguri心里有个秘密。
  
  今年一个春天的时间,韩国的很多人都知道他是lck第一吸血鬼,都叫他“鬼王”。
  
  但其实在去年的时候,nuguri并没有怎么玩过吸血鬼这个英雄。
  
  一切改变源自于去年的夏天,阳光猛烈,万物显形,高温的基地里弥漫着躁动的荷尔蒙气息。
  
  电脑前,nuguri左右看了看周围,舔了舔嘴唇,微微发颤的右手无声地双击了桌面上的某个文件夹...
  
  一代鬼王就拉开序幕!
  
  但很少有人知道nuguri的文件夹里藏着什么。
  
  此时,坐在黑白屏幕前,nuguri眼神迷离地看了眼对面船长身后的那个男人。
  
  无论是套路也好,操作也好,哪怕是刚刚的血条消失术,明明他就是看着视频学的,可现实却是这样。
  
  你妈的,为什么?!!
  
  ......
  
  不提nuguri心中的抑郁,此时吸血鬼一倒,冲上来的皇子也顿时从嘉文四世皇太子变成了臭鱼烂虾。
  
  嗯,或许本来就是臭鱼烂虾。
  
  没办法,canyon这场比赛牺牲了一半的野区,放弃了唾手可得的人头,自己的发育实在是落下太多了。
  
  如果吸血鬼不死的话,大招砸残对手,后面的卡特再瞬步踩着匕首的死亡莲华进场。
  
  那这波canyon就是神兵天降,皇子的击飞和大招可以成为有力的地形限制技能。
  
  可惜的是,吸血鬼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演了一次“血条消失术”。
  
  然后就直接蒸发消失了,深陷敌阵的canyon当场就蛋碎了一地,showmaker则是心脏陡然快跳了一拍。
  
  说实话,差一点,showmaker也人就e上去了。
  
  吸血鬼的暴毙,就像是寒冬腊月里从头到脚的一盆凉水,让showmaker陡然一下子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好险就特么送了啊!
  
  但卡特虽然刹住了车,但上野联动一死一送,中路二塔再想守已经力不从心了,只能无奈地退了回去。
  
  片刻后,蓝色方中路二塔应声而破。
  
  但这只是开始,在二十五分钟以后,选手阵亡的复活时间最起码半分多钟。
  
  华夏队这边中路兵线带进去,不到五秒钟就点掉了对面的二塔。
  
  剩下的时间当然不能拿来浪费,转线到了下路继续推。
  
  ......
  
  “nuguri这波有点搞啊,可惜没成功,不然他倒是一波不错的开团。”
  
  解说台上,哇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嗯,那这倒是给了华夏队这边打破僵局的机会,现在上中下两路的外塔全部拔掉了,峰哥他们还拿了条火龙,现在回城补给了。”
  
  “下一波对面上野应该快复活了,还要继续推上路吗?”
  
  “拔掉三路外塔的话,那双方的经济差距就更大了,但是等等,华夏队这边好像去大龙了!”
  
  大屏幕导播的镜头下,只见华夏队的众人刚从泉水里出来,所有人就都成群结队地朝着大龙池的方向摸了过去。
  
  这是高速上飙车再次提速啊!
  
  “说实话,现在才比赛时间二十七分钟,我个人是不建议那么早动龙的。”
  
  “没错,另外如果真要打龙的话,峰哥现在是有传送的,他不去下路带线牵制一下吗?这怎么五人都去了?”
  
  “难道是要偷龙?”
  
  “啊?呵呵,偷龙就过分了啊。”
  
  “没错,韩国队再怎么也不可能让你偷龙的。”
  
  “......”
  
  台上的解说正说着。
  
  不过很快,当看到李秀峰的船长一马当先地到了大龙河道就蹲在草丛里,朝着周围的草丛和墙后的阴影处放置火药桶时,只一瞬间众人就都反应了过来。
  
  如果还是不能理解的话,不妨可以想想上单提莫打龙时会怎么做?
  
  那肯定屁颠颠地跑去埋蘑菇啊。
  
  此时此刻,李秀峰的船长基本上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加强版的提莫,但比提莫却是要更加暴力和血腥。
  
  我火桶阵摆开。
  
  哪个敢来?
  
  ......
  
  这场比赛韩国队在蓝色方,泉水正对着大龙池口。
  
  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机会隔墙往大龙池里插眼的机会,要插也只能插到河道。
  
  而大龙池口的河道里,对面却一上一下放了两个真眼,他们每次视野做过去都是一闪即逝,就没有能坚持过一秒的,插再多也是白送。
  
  “我先来吧。”
  
  beryl叹了口气,谁让他是辅助呢,选出来就是为了背锅和顶雷的。
  
  还好打野好兄弟canyon破罐子破摔,他死得够多了,发育也足够拉胯,倒是不介意再掉点kda和辅助两人一起摸了过来。
  
  天黑请闭眼,河道里的视野一片漆黑,让他们连能摸着过河的石头都没有。
  
  一步,两步...呼...心跳有点快。
  
  “怎么样?”
  
  背后,showmaker声音听起来依旧那么的沉着冷静。
  
  嗯,尽管他心里慌得雅痞。
  
  canyon和beryl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canyon试探性地往前面走一步,警惕地和大龙池保持着距离,松了口气道,“这里没...”
  
  轰轰——!
  
  他的话还没说完,耳鼓膜里瞬间被熟悉的爆炸声充斥,熟悉的火药味钻进了鼻孔,血量更是“唰”一下子掉下了一大截。
  
  “艹。”他想。
  
  “我艹。”beryl也想。
  
  他和皇子一起被炸,虽然出点护甲,但船长的桶子专门削护甲。
  
  电光石火间,血量顿时和皇子掉的差不多,甚至等级低还要更惨一点。
  
  “他们的内脏正在滋滋作响!”
  
  下一刻,船长从草丛里走了出来,showmaker见状顿时心中微微一凛。
  
  “这个船长的伤害好高。”
  
  “我知道很高,只有船长吗?”
  
  “好像是。”
  
  “糟了。”
  
  showmaker豁然抬头,旁边的nuguri也几乎同时转过头。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了一下,都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对面在动龙!
  
  除了这个答案外,完全解释不了刚刚被炸了大半血还被减速的皇子和锤石两人怎么会没被对方其他人留下?
  
  要知道,无论是卡牌还是酒桶,哪怕是卡尔玛这些都拥有不错的留人能力。
  
  不过即便意识到了这一点,showmaker和nuguri的脸上却依旧面沉如水。
  
  现在的问题是皇子和锤石野辅状态堪忧,大龙河道依旧漆黑一片。
  
  那谁能去探路?
  
  怎么办?
  
  这个念头在两人脑海里只旋转了一瞬间,showmaker和nuguri的心里中同时有了答案。
  
  上!
  
  必须要上。
  
  一方面是不清楚对面打龙的进度,恐迟则生变;
  
  另外一方面却是船长刚三连桶,这会儿技能多半还在冷却中。
  
  他们要是在这纠结,等下对方技能转好,那再进去就是送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