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十章凶煞之居,也有它的用途

第十章凶煞之居,也有它的用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跟卢大爷认识非常富戏剧性。
  
      老爷子是组织上退下来的老干部。他比较喜欢打太极,一天我去公园,恰逢他一个动作没到位,脚底发滑跌倒了。
  
      由于摔的过程中,他手掌先拄的地面。肩关节受力不均,老人家当场就脱臼了。
  
      事发是清晨,又是在公园里头,附近都没什么人。正好遇见,我就扶了老人家,顺便给做了关节复位。
  
      出于感谢,老人家请我吃了一顿丰盛早餐。
  
      期间,不知怎么就聊到房子上,然后老大爷说他儿子,一年前入手了一处小户型的住宅,可没想到那房子根本不是人住的。他儿子只住了不到两个月,就不得不忍痛搬离了。
  
      当时正好我刚来京城,就跟老大爷去看了眼房子。
  
      房子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风水上的问题。
  
      原本想租下来住,刚好我的保安面试过了,马上要集训,然后又有提供的住宿。
  
      想着可以省下一笔钱,我就没租。
  
      眼下这是没辄了,我就又想到了卢大爷的这处房产。
  
      这边跟卢大爷说好了,我扛起随身行李。搭上公交车,到了地点又下车转地铁,然后再搭公交车。这样倒了三次车,又步行约半个多小时,这才来到了我要租住的房子。
  
      这是幢建成很久的四层小型居民楼,产权什么的我不太清楚,知道的就是里面全是小户型。
  
      刚推开楼下小院的一个破旧铁门,老远就看到一个穿了灰质唐装的老爷子正拎了鸟笼在那儿仰头打量楼房。
  
      我走过去,远远叫了一声:卢大爷!
  
      老人家转身:哟,小范,你来了。来,怎么回事儿。这是没地方住了,还是怎么着。
  
      我笑着过去:刚在原来的物业公司辞职了,一时找不到地方,就想着到这里来。
  
      卢大爷关切说:干嘛住这里呀,不如你先找个旅店住下。完活儿,大爷再给你找个差不多点的房子。
  
      我打量眼前这幢灰色的小楼说:不了,就这儿吧。
  
      卢大爷低头想了想:嗯,也行,这样啊。反正这屋子现在也是闲着,你呢一个月就给我五百块钱,算是个意思。水电什么的,我就不管了。
  
      我说:行啊,谢谢,那真是谢谢了。对了,五百是吧,我这就给您。
  
      我伸手在兜里一阵摸,翻出了五张毛爷爷,数过,递给了老爷子。
  
      卢大爷接过,又领我去铁门外边的小超市,借了纸笔,给我写了一个收条。这就算完事儿了。
  
      走出超市,卢大爷说:那什么,屋子里,床,还有厨房电器什么的都有,你只管用就行。只是电视让我儿子拿走了。另外,再有别的什么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
  
      我说:好,好,没问题。
  
      由于我知道房子在哪儿,也就没让卢大爷领我上去了。
  
      老爷子直接给我拿了钥匙,又告诉了我,怎么来缴这个水电煤气费,叮嘱一番后,又说了,今后有空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客气话。最终,老爷子提拎鸟笼子撤了。
  
      我目送老爷子走人,拿了手中钥匙,一步步挪到了楼院儿里。然后我一直走,走到最后一个单元,我停下来了。
  
      我面前就是一堵墙,墙外边是一条胡同,胡同通的是一家物流公司。
  
      我要住的这个房子是在四单元东侧二楼。
  
      四单元东侧没有一楼,一楼就是胡同子。
  
      当初建楼的时候,开发商直接就将一楼建成了一条拱形的大楼道,每天的车,都在楼里边穿过。
  
      这样的房子,在风水上讲,就属于犯了一煞。
  
      而居住在上面的楼户,基本上都会发生消化道,泌尿系统的疾病。
  
      卢大爷的儿子和儿媳就是这样,先是儿子重症前列腺炎,差点没去医院割了前列腺。然后儿媳又流产
  
      风水在医家上同命理一样,都占了很大比例。
  
      一个人生病,病是怎么来的?
  
      一是跟居住环境有很大关系,二是自身命理问题,三才是一些外感的杂七杂八邪气。
  
      做为医家,不懂风水,不问命理,难成一脉宗师!
  
      现在,这个单元三四两层楼,都租给别人做仓库了。只有二楼还空着。因为,风水实在是太坏了,做仓库都有损主人的财运。
  
      我打开楼宇门,迈步上到了二楼,开了东侧的防盗门,一个窗户正好呈现在眼前。
  
      开门是厅,且还在厅的东侧开了个窗子,这种设计,亦是一病。
  
      我没脱鞋,直接进屋,锁门,到窗子那儿对外一瞥。
  
      我的脚下是供车流而过的胡同,我面对的窗子外面,正好可以看到一间新建成的,太平间!
  
      当初卢大爷儿子买这房子时,原本是想给卢大爷住,因为离医院近,老人家身体有个不舒服,可就近去医院解决。
  
      普通人这么想无可厚非,但在风水上讲,同样亦是一煞。
  
      搬来了,还没太平间,可不久后,正好在这个窗子的外面,就新建了一个独立的太平间出来。
  
      每天,都能搁这儿听到医院的哭声,看到死人从那里拉进拉出。
  
      我绕过厅东侧的这个窗子,又拐到了南边的卧室。
  
      卧室靠窗摆了一张双人床,窗子外面,正好可以看到一个锋利的楼房棱角,正对着窗子。
  
      端端正正,角度一丝一毫都不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