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六章小仙女的真正姓名

第六章小仙女的真正姓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灿灿的大日,毫无保留在照在女人那张涂了三斤大白,二斤粉面子,完事儿又搁嘴唇上抹了两袋鲜血的大脸蛋子上。
  
      此妇人,长相中等稍微偏上0.5公分的样子,大概看上去,算不得一个丑女,并且如果仔细打量,还能从她脸上觅到一丝微妙的红尘风骚习气。
  
      我对1,heyzo,carib,tokyohot,ni这些出名的硬盘电影公司是完全不熟悉的。但我在县城网吧的日子里,曾偶然结识过一位自称网络电影监管员的年轻小伙子。
  
      他每天凌晨开工,占用网吧大量带宽,下载一部又一部的电影,然后,拷贝到他的大容量硬盘,转手再以每部电影5元钱的价格,贩卖给网络条件不发达的偏远山区农民。
  
      由于是同事,我有幸目睹了很多东洋女人。
  
      后来,此兄被人揭发,接着连夜揣了几块加一起容量达数tb的硬盘逃匿了!
  
      此兄名叫,小马!
  
      同事们,包括网吧老板在内,喜欢亲切地称呼他一声,小马子!
  
      眼前这个女人,五官气场,跟我在快播里看到的东洋女人完全一样。
  
      是以,我说她的脸,是一张东洋脸。
  
      这货是我要钓的对象吗?绝逼不是!
  
      这女人财宫里,财气虽能透出来,但却留不住,是个赚多少,花多少,赔多少的女人。
  
      但装逼要装成圆形,做事要做的彻底,细节决定一切。
  
      我秉了这个精神,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东洋脸。
  
      于是,我微微笑着,点了下头。
  
      你这算一卦多少钱呐!
  
      女人顺势就搁我桌对面椅子上斜坐了,同时不忘把一双套在凉鞋里涂了猩红趾甲油的脚丫子伸到我的脚旁。
  
      我一指扇面。
  
      东洋脸:结缘指迷啥意思?
  
      她抬头迷惘地看我。
  
      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微笑,同时我发现此女人中位置,白粉底子下面,隐隐有一道淡淡的红线,这道红线起自两个鼻孔中央的那个鼻间隔肉处,下行至上唇,辰线位置结束。
  
      红线很隐,其实说是红线但并不一定能直接用肉眼看出来。同样,我也没开什么天眼。
  
      这道红线,就是大概有道红线的意思,那么个意思。
  
      红线我起名叫银荡线,但凡跟男人在一起合体,合多了,并且还是不同的男人。
  
      女人都会有这道红线。
  
      除了红线,另个标准就是眼角处一抹流转的媚光。
  
      遇到这样女人,最好是躲远远的。因为不干净,极容易被传染上一些疾病。
  
      东洋脸,这两个特征都有。所以,我断她是靠皮肉为生的人。
  
      这个,妓,在古代里也是九流中的一种,排行上,好像比戏子要强!
  
      我大概扫了几眼后说:我在这里,只为跟众生结个缘,算命,不求财。不要钱!
  
      啊!你不要钱呐。
  
      东洋脸立马来了兴趣。
  
      快,你给我算算,你看我今天这个合同能签上吗?
  
      说了话,这东洋脸竟然直接从lv包里取出了一份保险合同。
  
      女人虽然银荡了一些,但不得不说,本质不坏,属于性子很直的那类人。
  
      我伸手给合同挪到一边,我说:不要这个,要八字。
  
      女人好像常算命,知道八字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她说了生日时辰。
  
      我给掂量了一下,然后看到这女人之前的确是走了不少的弯路,她是在南方谋生活的人,很可能还是某个著名城市gdp创造者中的一员。
  
      气运流转,那城市干不下去了,所以她北上,以间接的方式继续皮肉生意。
  
      今天这趟买卖,她能成!但晚上,她得那什么
  
      我分析到这儿,轻叹了口气,然后说:朋友,你之前是在南方谋生活,干的是九流中类似青楼这一行。后来那个城市出事,你做不下去了,所以北上曲线青楼。今天,这生意虽然能做成,但是好像要献,献个身
  
      我话讲的很直,点了青楼,一般女人好像不太待见这个词,但这个女人
  
      女人忽然捂嘴指了我哈哈大笑:曲线青楼,大师,你,你太有意思了。哎,别的不说,你可真神呐,你说的太准了。没事儿,不就陪那家伙睡宿觉嘛,那老玩意儿,到时候能不能直起来还两说儿呢。行!真是大师呀,大师!
  
      女人两手合十,有模有样儿地比划了一下又说:我这忙,就是路过这儿,也没时间跟你多聊,那什么,那个来!
  
      说话功夫,女人转身在包里一阵忙活。
  
      然后两手紧紧捏了名片递到我手上说:我在保险公司干,有空儿,想买保险啥地,你找我啊。对了,你有联系方式吗?
  
      我本想搞个清高,飘渺,说什么有缘再见。但转念耳畔又响起闻骗子的话。
  
      细节,决定一切!
  
      我报出了自家的手机号。
  
      女人歪了头,喃喃念叨,放下名片然后取了一个贴了无数水钻的手机,把我的号码存了进去。
  
      行,大师,你先忙,回头有功夫,咱们再唠啊。
  
      女人起身,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