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七章生念全无的女病人

第七章生念全无的女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大仙?一个漂亮的无以伦比的小妹子,叫季大仙儿??
  
      我委实是想不出,小仙女儿她爸妈当初是怎么给她起的这名儿。
  
      果然,不出所料。
  
      隔壁月祺乐了:小季妹妹,别怪姐姐啊,其实每次一想起你名字,再看到你人,我都会乐到不行了呢。
  
      小仙女不无郁闷说:哼!就知道这样。我那爸妈真是疯了,给我起这么个破名。还有,他们从小就给我扔在了瑞士。后来,我又跟个孤儿似的,挨个国家流窜。完事儿,没几年,居然又给我生了一个不大点的小妹妹出来。
  
      你说他们有没有正事儿?这一男一女在一起,怎么老是生孩子呀,哼!
  
      林月祺笑说:小季妹妹,你讲话真有趣。
  
      小仙女儿:哎,没办法,人在江湖飘,练出来了。对了,今天这顿茶,那个那个,你帮我买单啊。我我现在,让那帮老家伙们盯上了,一天就五十块钱零用。五十啊!别提了!都要穷死了
  
      我支愣了个耳朵,正要进一步继续窃听。
  
      一旁钟健不好意思地笑说:大师不要怪,我这间茶馆,投资不大,再加上盘店的费用很高。所以,装修就显的简陋了一些。那个,大师要不然,我们换个房间?
  
      我有心要换房间,但转念一想,这要是换了屋儿,人家兴许会说我这个大师矫情。
  
      不是说,道法自然,该咋样,咋样儿吗?
  
      所以这房间?
  
      算了,还是不换了。
  
      于是我就故意敛了嗓子,柔声说:不必换了,就在这里吧。
  
      钟健:也好,我去让人备茶。
  
      说话功夫,人就先闪了。
  
      我一见左右没人,急忙掏了手机出来,找到闻骗子的号,就打了过去。
  
      对方接了,但没说话。
  
      老江湖都这样,因为,他不能确认,这电话是不是真的由我本尊打过去的。万一是别人拿我电话打的呢。
  
      我见通了,忙压低声音,讲闻骗子教我的暗号:芳草凄凄迷路、小溪潺潺生雾,直入,直入,寻到一片极乐归处。
  
      闻骗子压低声音回:牙卖爹,牙卖爹
  
      末了话音一转,骗子说:怎么了?
  
      我说:事情突变,这茶馆老板,将我误会成别的大师了。
  
      骗子一怔:怎么这样?这个好吧,我马上过去,然后,你先顺水推舟,将计就计,顺藤摸瓜,好了,到时咱们眼色行事。
  
      我说:好!
  
      刚挂断电话,五秒后,就看钟健一脸喜色地领了三个女服务员,端大茶盘子进来了。
  
      茶盘子,各种茶具,壶,水,茶叶,还有什么茶点,小毛巾,乱乱的零碎东西,眨眼功夫摆了一大桌子。
  
      钟健让服务员把东西摆齐了,就一挥手让人先闪了。
  
      接着他一边亲自动手泡茶,一边细声说:我去过大师网站,知道大师最喜欢的茶是手工正山小种,所以,这次我特意给大师留了一些。等下大师走时,可捎带拿去。
  
      我不知正山小种是什么,想来,应该是茶的一种吧。于是含糊应过去了。
  
      钟健手法极是轻柔,看上去真的有一分道韵在里边。
  
      煮水间隙,钟健又说:不才在香港,听过几个道长讲风水,相人之术。不才听过几次,只懂皮毛,但我观大师真的是气宇不凡。只是,不知大师为何不将自已照片贴在网上。那样,有得道者,观过大师面相,气度,会更加佩服大师一身所学。
  
      我轻轻一笑,没说什么,只是唰的一下打开了折扇。
  
      钟健一怔,眼睛落在扇面的字上。
  
      过后,他恍然说:大师是不想身染功名,这是,这是要脱出尘世啊!
  
      我无语。
  
      我只是感觉没什么可说的,拿扇子装装逼而已。
  
      这会儿功夫,水开了,钟健给我沏茶。
  
      茶挺香,很好喝。
  
      喝过了一杯,我又喝了一杯,解过渴后,我摇了摇扇子说:你这愁事?
  
      钟健忙放下手中活计说:是这样,我在大师网站见过大师张贴的那些救人事迹,我心生感触,想让大师给我妻子,治一治病。
  
      我一听有病治,立马来了精神,两眼一放光说:你妻子,得的是什么病?
  
      钟健长叹了口气说:是这样的,我和妻子都是做茶的世家。我们在香港开有好几家的茶行。每年,我们都要去内地茶山收购大量的茶叶回港。两年前,秋茶上市,我正好有件事要去大马处理。妻子就独自一人去了福建收茶。
  
      可是没想到,茶农接我们的车在山路出了车祸,妻子撞破车窗,甩了出去,当时因为是山区,又下着暴雨,附近没车。我妻子就一个人在雨中昏迷了整整三个多小时。
  
      后来,我妻子被路过的车救起,去了医院检查,知道是全身多处骨折。但还好,没有伤到内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