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九章她伸手一勾说,跟我来吧

第九章她伸手一勾说,跟我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陪了闻骗子嘿嘿笑过,又正色说:咱们时间只有两天!两天一过,找不到这个针。我只能是拱手将这个患者介绍给别人了。
  
      闻骗子抬头看我:干嘛介绍给别人?
  
      我说:咱们赚钱看病是一回事儿,病人的疾病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不能说,这个病,咱治不了,就不让别人治。这个,叫道。
  
      闻骗子点了点头说:嗯,医术上,你懂的多,我这个就是一些江湖皮毛。就这样吧,按你说的,先找针。
  
      我心里计划是,如果找不到这个针,就把秦女士介绍到唐风茶社。
  
      唐风那里,一定会有这个针,但我不能去找!
  
      这涉及到一个面子问题!
  
      别看咱现在活的跟一孙子似的,但这医家的面子一定要有。当初我从唐风出来,可以说是有半赌气的成份在。
  
      现今,我绝不能因为这个,再回头去找他们。
  
      一定要自个儿想办法,想不出来,找不到针。这个患者,只能是介绍给唐风了。但我,不能说沾着唐风的便宜,去干这件事儿。
  
      江湖上这么做不合规矩的。
  
      想妥了法子,我们仨一合计。真要找,还不能挨个去卖医疗器械的地方问。得用现代化工具,互联网,找一些老中医,老针灸师父,然后挨个打电话来问。
  
      这样,可以节省大量时间。
  
      转眼,我们兄弟三人,喝光了馄饨汤儿,起身结帐。
  
      就近,转两圈儿,找了个网吧,开了三个挨在一起的机子,这就上网找开了。
  
      输入关键词搜索,很快就列出了一堆的什么针灸专家,老军医,老中医,神针济世大中医,中医世家什么的。
  
      锁定了所在范围是京城,我们分工,开始拿电话一个个的联系。
  
      打电话的词儿是闻骗子事先写在记事本上的,这个也要有技巧,开头先是;我们知道先生是名望医家,我们很敬佩先生医术,这里,想跟先生打听一下,先生那儿有没有通脉针。
  
      问过了,说没有,得回过一句。打扰先生了,麻烦了之类的话。
  
      要是说有,得记下来地址,再下一步想办法,怎么去跟这人接近,拉关系。
  
      总之,话一定要尽可能地客气,温和,不急不躁,显的有修养礼貌才行。
  
      最后一句话,先把人抬高,再直入主题来问事儿。
  
      电话一番番的打。
  
      打到晚上八点,记不清打了多少,但却没一人听说过什么通脉的针。
  
      闻骗子挂断了手中的手机,看了眼左右人说:兄弟,不行啊,这个点,不能再打电话了。这再打,人家会烦。
  
      我点了点头:行,咱先撤吧!
  
      离开网吧,回到住处,我们仨又聚一块商量,这查找的方向是不是不对。
  
      闻骗子抽口红梅烟,拿了大雪花啤酒,对嘴猛灌两口问我:兄弟,你这针是骗子用的,还是真正医生用的东西。
  
      我剥了个花生,扔嘴里边嚼边说:骗子拿了不知道怎么用,真正医生轻易不敢用!
  
      小学奇怪了:这怎么讲啊。
  
      我说:通脉针不是普通医生用的针灸针,那个针非常古怪,手法也跟一般的针不同。普通患者见了,根本不相信这东西能治病,所以不肯让对方下手治。所以,骗子拿了会说,这是什么玩意儿。而真正的医生,又很难让患者相信这针能治病
  
      所以
  
      我尴尬一笑说:就这样,很多堪称宝贵的东西,就这么一点点的失传了。
  
      闻骗子又喝了口酒,末了砸吧下嘴说:信任呐信任!
  
      这年头,咱们缺的就是信任!不管医生与患者,还是骗子与被骗者,这起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没有,你说,这让我们怎么活呀。
  
      我赞同:是啊,老闻,你们骗子是不是也不好干了。
  
      闻骗子说:没错,早几年,傻子还挺多。现在,老百姓全都进化成老狐狸了,骗子们的智商,明显呈现下滑趋势,生意不好做呀。不过,也有个别脑残
  
      比如美人局!这个可是千百年来,百试不爽的好点子。
  
      我骂了一句:缺德,坑害我们万千苦逼屌丝!
  
      小学附和:就是,就是,就去年,我聊一网友,差点轻信她话。后来,她说要去酒吧坐坐,我没去,这才脱身。
  
      闻骗子一扭头问:不对呀,酒托局很少有失手的,怎么你没去?
  
      小学不好意思低头说:我这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就是出门,除了一张公交卡,我,我不揣钱!
  
      闻骗子倒吸口凉气:白条鸡,没毛拔。
  
      小学认真:对,我就是白条鸡!
  
      田小学刚坦露他白条鸡本色,突然,他兜里那台二手的三星鸡叫了。
  
      小学拿起一看,跟我说了一句:陌生号!
  
      闻骗子眼珠子一转,立马说:按之前讲的接。
  
      小学接之,同时他开了免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