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十九章江湖,面子和人情

第十九章江湖,面子和人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车出了京城的城区。
  
      姬青很麻利地打开车上音响,放了首曲子。
  
      我听了下,黄凯芹的歌儿。
  
      姬青目光透过墨镜斜视我一眼说:曲子不和你们这些小年青的品味吧。
  
      我摇了摇头:姐,你误会我了,其实我很传统,黄凯芹,香港最有诗人情怀的老歌手。现在那些选秀明星,只能是靠翻唱他们的口水歌成名喽!
  
      姬青笑了下说:其实黄凯芹当初就是不愿意唱港台口水歌,从而愤然退出歌坛的。不唱歌的他,现在早已不是明星喽。
  
      说完,姬青无奈一笑拍拍方向盘说:理想和现实,永远都是左右两条路的关系。要么理想,要么现实!人呐,就是这样!你选择现实就背弃了理想,你选择理想,就意味要面对严酷的现实!
  
      我眯眼正视前方,喃喃说:我要选择一条路,一条既不背弃理想,又能充份考虑现实的路。
  
      姬青听这话,没鼓励我,而是轻蔑一笑:老弟,姐当初背了一坛子药酒到京城来卖的时候,跟你一样,怀揣无数理想,可到最后,不还得跟现实低头?这世界,社会!就是一鼎大铜炉啊,炼着炼着,把咱们身上的脾气全炼没了,也就咽气儿喽!
  
      我打开了车窗,呼吸一口清新口气说:干嘛那么悲观!人呐,就算是做屎!也要做一堆尖头向上的粑粑!
  
      姬青哈哈大笑:老弟,你这比喻真恶心,不过,满积极的呀!
  
      我一笑:我就是这样的一堆粑粑!
  
      姬青皱眉。
  
      我淡然:只有成堆的好粑粑才能养育出娇嫩欲滴的鲜花儿!不是吗,姐姐?
  
      姬青深吸口气,稍许:老弟,我服你了!
  
      车在郊外行驶一个多小时,最近驶进了一个小村子。
  
      接着,姬青领我在一户人家前停了脚。
  
      大娘,大娘,我是小青,我来看大爷了。
  
      院子不大,透过涂了一层黑漆的铁门,可见院里不少鸡鸭正四处闲逛着。
  
      不大一会儿,院里屋子的门吱嘎一声开了。
  
      一个老头拄了根拐棍,正在跟胖胖的老太太往外走。
  
      哟,小青啊,这好些日子没见,这是忙啥去了?
  
      姬青看到一对老人家,她吃了一大惊,接着她说:大娘,我大爷他不是腿受了伤,不能活动了吗?这怎么?
  
      老太太一边过来把院门打开,一边乐呵呵地说:青啊,你跟我装啥糊涂,这不是你叫王大夫过来,给这老头子扎的针嘛,这不,两个礼拜前,刚扎完的,给人王大夫累的,搁这耗了一天一宿,临到头,就喝了碗稀饭,又留了几副汤药,完事儿就走了。
  
      我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儿。
  
      院子里的老人家,就是姬青跟我说的那个患者!至于,她跟老人家怎么认识的,我也不清楚。
  
      但可以确定的是,王遁之通过侧面,打听到姬青这个病人的住处了,然后他亲自过来,动手给老人家治了病。
  
      至于通脉针,我相信,王遁之手中一定还有。
  
      老太太这时笑说:青啊,来,这好些日子都没来了,快,快进屋儿,来,大娘今天给你炖小鸡吃。
  
      姬青忽然不说话了,而是扭头,把眼角的什么东西擦掉,接着她手忙脚乱地翻出包儿,从里面抽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老太太说:大娘,我忙,一时半会过不来,这个你先拿着啊,老弟,走了,大爷,我有时间再来看你啊,我走了啊!
  
      青啊,这咋不进屋儿?别走啊。
  
      不了,大娘,我忙,我,我先走了啊。
  
      姬青拧身低头,一言不发,嗖嗖地走。
  
      我对大娘笑说:我是姬总身边的工作人员,姬总百忙,这是抽时间看望您二老了,改天,改天姬总不忙了,我们再看望你们啊。
  
      说过了这些客气话。
  
      我转身就去追姬青。
  
      追到车边上,机机姐已发动车子了,我拉开副驾,一屁股坐上去。
  
      车子走动。
  
      我问她: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坐会儿啊?
  
      姬青情绪平复很多,然后她喃喃说:王大夫,我欠了你一个天大人情!姬青这搁心里,给你赔不是了!
  
      我咧嘴一笑:医者仁心,但凡当了医生,遇见病人绝计不会不管的。对了,这两老人家,跟你什么关系?
  
      姬青自顾笑了笑,接着她说:我说他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吗?
  
      我摇头
  
      姬青拐了个弯儿,出了村口,她长舒口气说:两年前,一个到京城卖柿子的老头儿,让人给坑了。有三个年轻人找他换钱,然后,把他全天的收入,加上兜里的路费一共三百块钱,给换成了三张假币。
  
      老人没吭声,没叫嚷,他自认了倒霉。然后,打算步行回村子里。他走到饭店门口,又渴又饿,求我们给他一碗面汤喝。我请老人进屋吃了顿便饭,打听出来过,我给老人拿了三百块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