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十章有钱人的奇怪思维

第二十章有钱人的奇怪思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又一个红灯到了,且前面停了n多车,估计还得等俩红灯才能过去。于是我对姬青说:姐,你不能藏私啊,说实话,下山到现在,我还真没参加过什么饭局呢。
  
      姬青微得意,拿过一瓶矿泉水,抿了一小口,用过来人的语气跟我说:中国人,最能联系江湖,面子,人情的东西就是饭局!
  
      老弟,你知道,饭局吃的是什么吗?
  
      我摇头不解。
  
      姬青:饭局,吃的不是饭,喝的也不是汤。饭局,喝的是毒,吃的是人!
  
      我微微一怔:怎么个意思?敢情,咱们中国人一下子又退回蛮荒了,找个人剁吧,剁吧,椒盐,油炸了?
  
      姬青咳
  
      她伸手指我说:你别逗我了,你再逗,给你姐呛着了,你帮我拉扯那么大的摊子啊。
  
      姬青说完,拿纸巾擦了下嘴,感慨地说:你姐我干饭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局子没见到过。跟你说,真有直接在酒桌喝死的!酒这东西,谁都知道喝多了不是好玩意儿,但陌生人聚在一个桌上了,怎么联络感情?就是凭一个喝酒,明知不是好东西,我为了你,我还会喝。这样,别人看了,会说你讲究,有酒品。你在桌儿上,叱咤风云,从头到尾,完全撑得住场子,你就把别人给吃了!
  
      相反,你如果不胜酒力,三杯不到,就趴桌子底下,这是别人给你吃了!
  
      这种局子,叫做一般的商务局,没有一个情字在里面,有的只是勾心斗角。而真正的朋友局,是你不想喝的时候,朋友劝你喝。而当你打算放开量一醉方休的时候,朋友,又会拦着,挡着,不让你喝!
  
      姬青莞尔一笑说:那才是真朋友,而绝非喜欢看你酒后出丑的酒肉之友。
  
      除了这两种,还有两种局子,一种是家庭式聚会,一种是知心兄弟姐妹聚会。这两种是,喜欢喝就喝,不喜欢就不喝。并且,你要醉,会有人舍身陪你一起醉!
  
      讲到这儿,姬青郑重:老弟,记得,如果有一天,有个人愿意陪你一起醉,这,绝对是兄弟,朋友!
  
      姬青这会儿来了兴致,大发感慨说:酒!同江湖,人情,面子一样,都是非常让人玩味的东西。对了,老弟,今晚这个局子,人家谢你是一方面。另外,他们把吃饭地点定在莫斯科,我估计这家子人是个西化很重的人家。
  
      这样的人家,严谨,规矩多,你呀,到时候可别丢了面儿。
  
      说实话,跟有身份的人在西餐馆子打交道,我还是头一回,这方面验,不足啊。
  
      姬青好像看出我需要什么,她说:赴宴礼仪是,商务宴请,能不吃就不吃。这种家庭式的聚会,能少吃,就少吃,要少吃多喝,并且不要喝酒,实在推不过,要以喝一点啤酒和红酒,烈性酒不要沾。
  
      讲过,姬青一笑说:多了你自个儿体会儿,还有,今晚可以聊聊养生,记住,别辜负了你这身行头。
  
      一路上,姬青给我灌输了很多酒桌礼仪,与人交往的分寸等等很多东西。
  
      同时,姬青说了,这些玩意儿只是她个人体会。真落到实际,还得应一个词儿拿捏!
  
      微妙,太微妙了!
  
      车在五时四十五分的时候到了展览馆附近,姬青转了一圈,给我带到莫斯科餐厅门口,接着她对我说:扇子先别拿了,这个扳指,一般人看不出真假,你亮它就行。好了,老弟,祝你今晚拿捏好那个小姑娘!
  
      我坏笑:姐,你流氓了!
  
      姬青顿了下咧嘴露牙说:她父母
  
      我黑脸:你这说话,喘的气儿也忒大了吧。
  
      跟姬青告别,我转身直奔莫斯科餐厅。
  
      进门,大堂正对门口摆了一对艺术雕像做的影壁,当中还放了许多的工艺品,诸如微雕的城堡等物。
  
      绕过影壁,来到大堂我一边在脑子里搜索卓一兰的模样儿,一边在就餐的人中寻找。
  
      很快,我看到朝我招手的卓一兰。
  
      之前对她没什么印象,一直感觉这是个乐观,好动,开朗,热情的女孩儿。
  
      这次见了,远观真的给人以惊艳的感觉。
  
      她穿了一身小v字领的银灰素雅礼服式齐膝裙装,脚上一双淡蓝半高跟鞋小皮鞋,胸前别了一个样式很赞的钻石胸针,手腕上戴了块我不知名的女表,脖子系了一块用极细金项链吊起的翡翠。脸上淡妆素雅,头发利落地扎了个小马尾。
  
      整个感觉,看上去清新又不失高贵,既有邻家女孩儿的亲和力,又不失富贵人家女子的淡淡娇气。
  
      伴在卓一兰身边的是一对中年男女。
  
      男的皮肤很白,戴了眼镜,看上去很是儒雅,属于高贵气质型的中年人。女人穿了一套黑衣礼服式裙装,长的跟卓一兰很像,一看就知是那种富家出来的品味女人。
  
      这一家子,虽说不是闪耀富豪,但绝对是行事低调,家资颇丰的顶级中产阶级。
  
      我走过,卓一兰用惊讶目光看我:是你吗?恩人,这大变样啊。
  
      我微笑。
  
      这时我注意到卓一兰父母好像对我这身打扮并不买帐,两人眉宇间稍显一丝的不快,又迅速收敛,再同时在脸上放出笑容。
  
      中年人亲切伸出手说:小范,一兰都说了,那天多亏你出手救了她。我们家人,是知恩图报的人家。所以,这件事我和她妈妈商量,一定要当面谢谢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