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十三章这杯酒,我替兄弟受罚了

第二十三章这杯酒,我替兄弟受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学一听报仇,他激动了:范哥,这仇,你看我能自个儿报吗?
  
      不等我回话。闻骗子白了眼小学:不是闻哥鄙视啊,小学,你这要是跟范兄弟似的,学了一身道门养命修性的手艺,你还有本事斗一斗。你这一套西洋生理解剖化学病理的,你跟人家,没个斗。
  
      小学耷拉脑袋了,喃喃说:就知道,这仇,我自个儿是报不了了。
  
      闻骗子:行啦,你这仇啊,改明个儿,你再找个女孩儿,搁她身上报吧。对了,范兄弟,那小丫头要约你是怎么着。
  
      我把姬青讲的,又复述一遍。
  
      闻骗子思忖:丫头来头极大,但我不相信,这丫头身边没个管她,教育她的人。再者说了,她先出手给咱们人打了。这个理,她亏在先。
  
      我思忖了一番,后又说:这样,老闻,明儿你是不是先过去钟老板那边,把咱们的底亮了?
  
      闻骗子说:不愧兄弟,跟我想一块儿去了,不过,不能白去,咱得给人家拿个方子什么的。
  
      我说:这没问题,只是,笔墨纸砚
  
      闻骗子一拧身指着墙角堆的几个黑胶袋:正要跟你说呢,这当大师,不能光凭嘴皮子,兄弟,你书法怎么样?这宣纸,一得阁的墨,还有琉璃厂淘来的旧砚台,外加几枝狼毫笔我可是给你置办齐了啊。
  
      我一乐说:你算是置办对了,兄弟我硬笔字真一般,这毛笔字,纯是给打出来的!
  
      写毛笔字不容易,我是打小先从沙盘上用三斤重的铁棍子搁笔划练起来的。
  
      老师说了,字如人脸,做大夫的给人开方下药,字若不好看,等于伸巴掌打了自个儿脸。
  
      所以,要做医生,习字一关,必不可少。
  
      秦女士病情在我心里搁着呢。
  
      姬青给她拿了药酒,所以寒湿之邪去的应该很快。但她病体拖的太久了,身子里边,气虚的厉害。所以,一道四君子汤,足以应付!
  
      想妥了要开的方子,我立马起身说:来,小学,给兄弟研墨,哥要提笔开方了!
  
      四君子汤,只是四味药,人参,白术,茯苓,甘草!
  
      现代江湖上的中医流派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这一脉,用药务求一个简字!
  
      最忌讳的就是,开了满满一张纸,几十味药。
  
      药性太杂,反而相互抵触消融,起不到真正的治疗作用了。并且药性太杂,其气亦杂,人体在吸收这一块,也不会很好。
  
      方子开了,到哪里去抓药呢?
  
      我想了下,对闻骗子说:不是说要去王大夫那儿走一走吗?这正好,王遁之,王大夫,你打听一下这个药店搁哪儿,过去把这药抓了。说明,要天然野生森林里的草药,不要大棚子里栽种的药草。
  
      闻骗子小心收起药方说:这就齐了,一举两得,既抓了药,顺便也把人家的形势探了。
  
      计划妥了明天要安排的事儿,这是两路开工,一起动手。
  
      接着一夜无梦
  
      第二天六点,闻骗子和小学早早起来,先是要去买两身衣服,接着再拜会钟老板。
  
      我早饭去楼下,在一个外地人开的早餐点用了些粥和馅饼。接着又去附近转了一圈,八点多上楼,开始在屋子里行桩打拳!
  
      形意这一方功夫,养劲极快!
  
      尤其是五行拳慢打的时候,要领一股子在肚子里打拳的劲!
  
      不光肚子里打,脑袋,神亦要打。
  
      神打?不是请了神上身,刀枪不入,那是义和拳。那个组织,由于时代不同,咱没参加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正常情况下我们伸手拿一样东西,基本是让胳膊手指使一股劲,把东西拿了。
  
      内家拳不同,内家拳是让你的大脑产生一股劲,把东西拿了。
  
      而实际当中呢,你胳膊上的肌肉又是放松的,真正的力量源自于你躯体上的一些隐藏的小肌肉。
  
      人体有很多,我们看似用不到的小肌肉。
  
      内家拳,就是把这些平时很难锻炼的小肌肉通过站桩,行桩,慢打拳等方式,一点点,慢慢的养活。再与大肌肉的力量统一,从而拥有,普通人难以具备的一些独特力量。
  
      而这一境界,在民国孙禄堂前辈的著作中,称之为,明劲!
  
      拳打到九点四十五分。
  
      这个时候,肚子里就会攒了一股子的劲儿。
  
      而习拳的人,在这股劲儿的催动下,特别想打点什么东西,砸个木板子,对墙壁轰的来上一掌,或是大吼大叫几句。
  
      千万别这么干,这么干了,这路拳白打不说,反而伤身。
  
      要原地站了,保持平稳呼吸,接着慢慢地扭动,松活全身,让肚子里的劲儿,那种想要打什么东西的念想,在身体里徐徐游走,渗透到每一处关节,脏俯。
  
      最终,眼清目明,神思净爽,身轻体健。
  
      这就ok了!
  
      我收劲停势,拿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坐下来喝了杯白开水,静待全身气血平复后,将昨晚洗过的那身大师行头换了,穿好,移步离开了煞宅。
  
      我打车直奔姬青的饭店。
  
      还好,路上不是很堵,到了地方,门口两个服务员对我一笑:欢迎光临。
  
      我同样微笑回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