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十章泄杀气,以养肺金

第三十章泄杀气,以养肺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结束了通话,我换上行头,下楼打车先去了附近三站地外昨晚跟小仙女儿一行分开的地方。
  
      到了那个公交站,我打通了小仙女儿电话。
  
      备车,接我!
  
      小仙女儿:你在哪儿?
  
      我:昨晚我们分开的地方。
  
      啊那是哪儿呀,祺姐,你知道咱们昨晚跟范范是在哪儿分开的吗?
  
      电话那头两妹子一阵嘀咕。
  
      十秒后小仙说:哦,好好,等我,我们马上就到。
  
      我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等来了大陆虎,一上车,就听到两妹子搁那儿开吵。
  
      明明那个小胡同穿过来就能到这里,你干嘛不从那儿穿呀。小仙儿埋怨月祺。
  
      月祺:小仙妹妹,你没有看到嘛,那里好多车耶,我从那里走,很容易刮到车的。
  
      小仙:那,那也不是理由。不行,不行我来开吧。
  
      月祺:那样更加不行,孙师父特意交待了,不许你开车。
  
      我,凭什么不让我开,我
  
      我打住说:二位有完没完呐,快走,江南。还有,小仙,月祺肯开车载你已很不错了,人与人相处,要互相理解,明白吗
  
      小仙撅了个小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好吧。
  
      月祺则释然:好啦,好啦,都是小事情,对了,范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来着。
  
      我说:江南。
  
      月祺恍然:哦,就是那个谁谁老公家开的饭店,是吗?
  
      我说:对!
  
      月祺小兴奋,握拳头,轻轻挥了下,耶!
  
      我无语。
  
      年轻的妹子,你们就是这么爱追星吗?
  
      路上,我交待两女孩儿,到了地方一定要规矩,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打听的不能打听。
  
      小仙女儿嫌我唠叨,一个劲地说:好了,好了,这算什么,不就是吃个饭嘛,没什么大不了的,饭这东西,谁不会吃呀。
  
      我听了这话,心里这才恍然。
  
      我之前担心两女孩儿可能不懂这些高级馆子的礼节,闹出什么笑话。
  
      现在看来,这完全是身为屌丝的我,想多了!
  
      车行疾速。
  
      到了地方,周先生给我来一电话,说了包房号码。
  
      下车,步入高级馆子,我目不斜视,直接跟服务员说了包房号。妹子领了我们去了一间包房,推门进屋,正好见到周先生正独自一人坐在里面等我们。
  
      刚看到周先生,对方就站起来对我说:大师,昨天多有冒犯,失礼,失礼了。
  
      我一笑置之。
  
      大家都坐好,周先生问我喜欢吃什么,我说随意。
  
      周先生又问小仙女喜欢什么,小仙毫不客气,拿菜单过来,点了五六样的菜式。
  
      点过了菜,又问喝什么酒。
  
      我说了清水就行。
  
      叫完东西后,周先生客气地说:范大师,昨天回去我就按你说的,去了仁堂,买了盒舒肝丸。你别说,这一晚上,我睡的真挺实称。对了,这个药,吃多久啊?
  
      我想了下说:舒肝丸中有一味朱砂,这药,不宜久服。此外,药中还有一味香砂,香砂养胃,但其性过温,久服,肯定会生火。到时,生出胃火就不好了。
  
      你先服了这一盒吧。服过一盒,就不用了。
  
      周先生又说:那大师,你是否给我看看,开几副汤药,调理一下?不瞒你说,这病,我有很久了,一犯,就是脾气冲,常的骂人,有时候还动手打人。之前,也开了不少的汤药,吃过了,好一阵儿,又犯了。后来,我琢磨是不是家里的风水问题。又花了十几万请了一个著名的师父给调节风水,买东西,前前后后,一共三四十万吧,扔进去了,病仍旧没好。
  
      我边听边思忖
  
      这时,小仙女当啷冒了一句:你这病,得坚持吃药啊,不坚持吃,怎么能行。
  
      我白了小仙女一眼。
  
      我对周先生说:这是我身边的实习生,小仙。
  
      周先生:哦小仙姑娘,你好,你好,这个,看上去,跟我女儿差不多大,这么小,就学了医,难得难得呀。
  
      小仙女一脸骄傲,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
  
      服务员端东西来了。
  
      陆续,水,饮料,菜品什么的都上来。
  
      周先生说:都别客气,大家尽量吃,放开吃啊。
  
      有了东西吃,小仙女儿终于找到活儿干了。
  
      我则喝了杯水,象征性地吃了两口菜,然后一抹嘴直接对周先生说:周先生恕我直言,你这病,是心病!
  
      周先生的心病,在八字中体现的不是很明显。
  
      我呢,是结合他目前症状,再反参八字,断出的这么个结果。
  
      八字不是神术,不能做到百分百的准确,它只能是一种诊病的客观参考手段。
  
      周先生听这话,他一怔。
  
      我继续说:你应该是个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人,但你很会商,并且营的还是,以金冷肃杀,为主的行业。
  
      周先生愕然说:大师真是厉害,没错,我是做冷鲜肉产品加工的,这么说吧,京城,五分之一的羊肉,都是由我来供应。
  
      接下来,周先生打开了话匣子。
  
      他早年,就是个屠夫,以杀羊为生。后来,他生意做大了,慢慢就开始不自已动手杀羊了,而是改做肉产品的二次加工,并自创了一个羊肉品牌,直接供应京城的各大饭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