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十七章赵先生玩的野东西

第三十七章赵先生玩的野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闻骗子说:怎么个意思?难道得用重药?
  
      我说:有备无患,紫雪丹是备用的!
  
      闻骗子:明白了。
  
      赵先生体内的火太大了,这股邪火,目前表现为阴虚症,但施手法医治之后,极有可能,让虚症转为实症。到了那时,如果不备强药在手边,可就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紫雪丹是应对实热火症,高热症状引发的精神系疾病的强药。
  
      但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市面上卖的紫雪丹不行,因为一来药材不够地道。二来制作手法不能完全的遵循古法。
  
      紫雪丹的制作,需要用到一道非常重要的药引。
  
      它的名字就是黄金!
  
      当然了,这种贵重金属并非是吞下去服用。
  
      按道门医家的理论,是要借黄金中的气来化药成丹。
  
      医家中,药字一诀里。
  
      采药,种药,炼药,制药这些全都是一门门非常严格复杂的学问。
  
      一味药,从野生采摘,到炮制为药,这其中,不知浸入了多少人的心血!
  
      正因这个过程,太过于复杂了,是以现在大多是工厂规模化生产,怎么省力,怎么提高效率怎么来。
  
      这样做,虽说可以提高产能。
  
      但不可否认,药中蕴含了的那一丝微妙灵气也就此消亡了。
  
      王遁之的诊所距离798不是很远,充其量也就十多公里的路。我跟闻骗子说过后,他摆弄几下,调出导航,锁定了位置。这边我打电话,跟小仙女儿说明了相应的情况。
  
      这就改道而行。
  
      途中,我时不时地关注赵先生的情况。
  
      这货,眼珠子发直,大口喘息的同时,嘴里不停含糊念叨什么神女,什么仙人,什么赐我福瑞,助我成仙的虚无缥缈话。
  
      我没太注意话里的内容,只一心关注赵先生的体温情况。
  
      还好,他目前的体温没有升高,只是心跳快,意识混乱。
  
      路上车不堵。
  
      我们跑了半个多小时后,闻骗子说到地方了。
  
      我回了句:我就不下去了,你先谢谢王大夫,另外呢,你再问一句,他要是有针,顺便借一套针具来用,这样的话,就省得我们再奔回去找针了。
  
      闻骗子回了个明白,这就开门下车。
  
      一切都挺顺,大概十多分钟后,我远远看了一个中年人跟闻骗子并肩走到马路边,然后闻骗子跟他挥手道别。
  
      我借路灯打量了下。
  
      昏黄灯火中,我看到的是一张无比清瘦的脸庞。
  
      王先生,谢过了!
  
      倘这次顺利,我再登门来谢。
  
      转眼,闻骗子上车。
  
      我问:药拿到了吗?
  
      闻骗子关上车门说:喏,就在那个小方便袋里。
  
      我伸手拿过,抖开袋子一瞅。
  
      里面放了两个木盒,一个是正方形,另一个呈的是长方的扁形。
  
      打开长方的盒子,映入眼中的是一排排的针具。再开那个正方的小盒,眼中出现的便是一枚包裹在蜂蜡中的药丸了。
  
      闻骗子边开车边说:王大夫特意讲了,咱们来的真是巧。今年,他一共就制了十枚紫雪丹。丹刚做出来,,南方就有个贩药的过来高价买走了七丸。一个月前,他去石家庄给人治病用了一丸,手中仅有两丸,就给我们拿了一个过来。
  
      我感慨说:运气啊,运气!行了,咱快点,奔这赵叔的家里走吧。到时候,咱好好看看,赵叔他是怎么折磨自个儿的!
  
      齐嘞!
  
      闻骗子说了声好,一脚油门,直奔798。
  
      就这样,5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位于798附近的一个画室。
  
      画室门面设计的很赞,都是用木头一点点雕刻堆砌出的中国古主义风格。
  
      下车前,我在赵叔身上一通翻找,拿出了钥匙。紧接着,闻骗子主动过去,把画室落下的卷帘门给开了。
  
      开过门后,闻骗子过来,我对他说:你先扶咱叔进叔。我跟姑娘们说几句话。
  
      闻骗子当即跟小学一起扶住了不停胡言乱语的赵先生,我则下车迎上小仙女和月祺走了过去。
  
      美女们,事情稍微有点麻烦啊。
  
      我面对两女孩儿,把赵先生的病情大概说了一下,末了我说:这个病,我有了针,有了药,可以说基本上已有了九层的把握,但现在就怕这个姓赵的,病好了以后,反咬我们一口。所以,你俩想想,要是能退出的话,现在还有时间。
  
      小仙女儿一听这话,她立马不高兴了。
  
      说什么呢,范范,大家有难同当,有福,那个一起享,怕什么!天塌下来,我,我帮你扛!
  
      我一笑,又看月祺。
  
      月祺想了想说:范哥,我是这样想的,你真的有把握吗?如果没有,我觉得最好还是给他送医院去。这样
  
      月祺说:这样,对他,对我们,都有好处。
  
      我不得不说,月祺的确是够冷静。
  
      她这不是害怕,不是胆怯。
  
      正如她所说,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最好是送医院
  
      的确,倘若没有紫雪丹,可能我只有六成的把握,但现在,有了这个药,九成,绝对没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