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十二章妹子的决定和师门秘术

第四十二章妹子的决定和师门秘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望着小仙女的模样儿,我又看了看一脸正的林月祺,我心里闪过一丝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预感。
  
      那事儿,是不太可能了。人家是正女孩儿,知书达理,况且咱长的又没惊天地泣鬼神,这才认识几天功夫啊,人家不可能的
  
      不是那事儿,是哪事儿呢?
  
      我看了眼光线温暖的房间,我感觉脑门子要冒小汗儿了。
  
      林月祺看出我脑门上的汗珠,她微微一笑,对我说:范哥,你别紧张,来坐到床上,放松一下。
  
      呃
  
      好好我含糊答应着,一屁股就坐在了松软的床垫子上。
  
      两女孩儿把房间里的两把椅子挪了挪,在我对面,一左一右地坐好了。
  
      我微紧张,咧嘴放傻笑,以掩饰内心深处的一抹小不安。
  
      范哥
  
      林月祺说话了。
  
      嗯。啥事?
  
      我呢,其实跟你隐瞒了一件事。
  
      林月祺小声说。
  
      我说:什么事啊?
  
      林月祺:其实呢,我是学药剂的,我,我这次到大陆,一方面想让太极珍给我调理下身体。另一方面,是想接触国内草药界的精英和前辈。
  
      我一顿,转瞬眼前就浮现了我白话医术,医药时,林月祺眼中偶尔闪过的一丝惊喜和疑惑。
  
      只有懂的人,才能在眼睛里闪过那一丝东西。
  
      不懂的人,只能坦露鸭子听雷的表情!
  
      对此,我还犯过一点疑。但由于最近事儿太多,我就没往心里去,现在,我是明白了。敢情这林月祺,一直深藏着不露啊。
  
      林月祺这时说:范哥,对你隐瞒,希望你别误会。因为,我,我一开始也不清楚你究竟掌握了多少东西。所以,所以我一直跟你隐瞒了药剂师的身份。
  
      这次到大陆来,主要是想拜个师,把中国传统医术的一些东西学到手。当然了,我们不指望能有多么高明的医术,我们只是不想,让这一门东西,失传了。
  
      我微动容
  
      现在是什么时代,什么社会?
  
      人人都在火急火燎,没心没肺地活着。
  
      男人拼谁的势力大,谁更有钱,谁上了更多的女人。女人在拼,谁身上的衣服最贵,谁的包最贵,谁的车最贵
  
      总之,没有最好,只有最贵。
  
      然后,拼了命地把这些最贵的东西往身上捯饬。从头到脚,一个不落!
  
      变着法地,告诉别人,我有钱,我牛逼,我!
  
      咱都不说仰望星空,思索宇宙之美,人身之秘,之玄,这些高大上的问题了。
  
      哪怕是你静下心来读一两本,正正的书!
  
      我估计,很多人都做不到。
  
      但林月祺,当然还包括小仙女!
  
      她们能对中华传统感兴趣,能对真正的道门医家感兴趣,这太了不起了!
  
      林月祺又说:范哥,刚才小仙说的秘密。其实就是我俩之前商量的一个决定。那天在青姐那儿吃完饭后,我们商量了,如果你可以的话,我们打算那个,正式拜你为师!
  
      我一听这话,我就微懵了。
  
      这个,拜我为师,这往后的关系,还怎么处啊。
  
      这老师,学生。这样不行
  
      我急忙摆手说:月祺,仙儿啊,拜为我师,一来我太小,受不起这个。二来呢,我这跟你们都差不多大,这个不合适。不如这样吧。我呢,做你们的领路人。怎么样?
  
      林月祺歪头想了想,又跟小仙女对望一下,两女孩儿达成默契后,她笑说:好吧,领路人呢,也不错。
  
      我松了口气,我说:行了,这个点也不早了,你们早点洗洗睡吧。
  
      小仙女这时插过一句:对了,范范呐,有个事还要求你。
  
      我一愣:又是啥事儿啊?
  
      小仙女:我和祺姐,我俩不想在那个老太婆那住了,你,你能不能给我俩找个房子呀。
  
      我无奈,微晕,手扶额头说:行,行,这样,你俩先睡下,明天,咱明天再细议。
  
      嗯,好吧。拜托你啦,饭饭儿
  
      我看着小仙女那一脸娇憨的小模样儿,我我急扭头,闪身,拉开门,遁之。
  
      拐进电梯,下楼时候,我心里真有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那什么,什么的感受。
  
      没那几年在社会闯荡的吃苦历,我不会有今天。
  
      不会,绝对不会。
  
      但现在,随着这两女孩儿摊牌,正式加入到我的麾下效力。
  
      我激动之余,不免有一丝的小压力
  
      走出酒店,上了车,我深吸口气,暗自告诉自个儿,管他呢!大道,自然也!
  
      发动车子,我直奔赵先生的画室去了。
  
      到地方,停好了车。我拿手机叫闻骗子给我开门。
  
      立在门口,我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眼对面妙心斋的牌子,心里老是有种第六感告诉我,那里面有一双可洞悉一切的眼睛,正细细打量着我。
  
      人类第六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有时候,它准的吓人,有时候,它又错的离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