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十五章高人指路

第四十五章高人指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头儿对了我笑了下说:好,那咱们就开始走棋了!
  
      当下,老头子给我商定了一个八字,接下来,就开始按运走棋了。
  
      过程我就不细说了,单说开头几步,老头子做为病家,按天干地支节气,分别安了几个病。我一一拿方来解。
  
      走来走去,这又聚到了肝上。
  
      这次,我放的是龙胆泻肝汤。
  
      老头子却笑了笑说:你输了,这人,不久就要病入膏肓而不治!
  
      我不解。
  
      老头子却伸手将摊在人形图案上的药方铜牌一一掀起,然后示意我去看背面的字。
  
      我看了一眼
  
      伤肾、损肝、夺心阳、窃髓、败元气
  
      我一怔,我说:这是?
  
      老头子微笑说:为药者,是药三分毒。逢病入药,虽将草药功效,病症之理辨的极清,但药中有毒,医好了这一个病,却又种下了下一个病的引子。节气轮回,待积病发作之时,便是病入膏肓之刻!
  
      我恍然说:老先生你的意思是,是药三分毒,对不对?
  
      老头子含笑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我更加不解。
  
      老头子说:古方流传至今,多是草药。但道门,佛门之中,对药,却有别样的解释。
  
      我说:愿意洗耳恭听。
  
      老头子:药分很多种,草药只是江湖术医的手段,辩了症,施了治,即便好了,病人身骨也会受药所伤。是以,不到危机,不到万不得以之时,切记不可运用草药。
  
      世间除了草药,其余皆可入药,但有的能吃,有的不能吃。
  
      老头子继续说:药不如食,食不如行,行不如神!你可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我说:请讲。
  
      老头子:医病,草药为最次一层。比草药好的是,通过改变饮食来调节。比饮食还要好的是,通过锻炼,改变生活习惯来调节。比以上都好的是,修养心性来调节!
  
      为医者,能运神如药之人,方为真正神医,否则,不过区区术医罢了!
  
      老头子讲到这儿,他对我说:你再看看,那罐中的铜子。
  
      我低头,伸手到罐子里一摸,捡了几个在手中细细一端详。
  
      果然,有几个铜子的背面无字,正面则写着,吸,呼之法,以泄脾热。
  
      观书认字法,以正元神。
  
      此外,还有像五豆汤利脏腑
  
      等等诸多方法,不一而足。
  
      另外,还有一些针术推拿上的方法,但多是像什么拿五脏,通阴跷等即便对道门来讲,也是高深的推拿导引手法儿。
  
      但毫无疑问,这些法子,统统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都是因人而施的,食疗,锻炼,乃至改变行为习惯的方法。
  
      老头子这时又微笑着说了:以上所用之手段,只适宜病根种下,但未发作时,通过种种手段,将病排出体外。但若要病发
  
      我问:怎样?
  
      老头子笑说:你觉得脑血栓急性发作,是现代西洋之医术有效,还有中医之术有效?
  
      我肯定地点头说:道门医术,对应的确有抢救之法,但
  
      我顿了下说:我现在的功力还不行。
  
      老头子说:小伙子,我看你习医,在年轻一辈中,这手医术已很厉害了。你都不行,那你觉得,对百姓而言,第一时间是找中医大夫,还是西洋大夫?
  
      我郑重:是西医。
  
      老头子又说:但若你提前看到了病,然后行手法,将未发之病给除了,那病患本人,乃至其家人,是否就会免去一劫呢?
  
      我心里似有所动。接着对老头子说:来,咱们再来一局。
  
      好,又撤了子,再下。
  
      这次,老头子有心让我,故意叫我先走。
  
      我以保养,健身之法,跟他撕磨了十几分钟,最终战了个平手。
  
      老头子见到局和了。他说:棋是死,现实是活,若想让人,脱得疾苦,还需要一个重要的信字!
  
      我点头称是。
  
      棋是死的,我怎么摆弄都行。
  
      可人的心思却是活的,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能让他相信自已有病,然后再拿钱出来,按我的意愿,来治病呢?
  
      这不仅是门手段了,这简直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功夫!
  
      我思忖间。
  
      老头子却指了一局中立的八字对我说:玄机,还在这八字上。要参透了他的八字心性,做局,让其入局医病。而这个过程中,他本人却又不知,你是在给他医病。
  
      道中,大象无形,大音无声,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他本人感受到了最大的利益,但是他自已却并不知道。
  
      我有所感悟,但又不解地问:前辈啊,恕我这人俗啊。我给他治了病,悄没声儿地弄好了,可是我的钱,谁来给呀?
  
      老头子又乐了:小伙子呀,你心还是不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