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五十五章是个机会,也是个危险

第五十五章是个机会,也是个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目光一凛
  
      拳师跟我们武医不同,人家拳师练的是杀人的真家伙!
  
      中华传统武术,分三种。一种是练的,一种是演的,还有一种是打的。
  
      练的是给自个儿长精气神,筋骨用的。演的属于是给别人看的。打的,就是打人时候用的。
  
      我老师讲,旧时代,这东西分的还挺清。可到了现在,很多人傻傻分不清练法,演法,打法。
  
      拿练法跟人过招,用演法来上擂台比赛,这是很多人犯的通病。
  
      结果,自然是让人给ko了。
  
      说实话,真正传统武术打起来,根本没什么可看性。
  
      我在网上看过ufc的格斗和wbc的拳击,传统武术真打起来,跟那个差不多。
  
      速度,爆发力,角度,步伐,反应,心理素质!
  
      就是这六点。
  
      老师讲了,内家拳师高手过招,最慢的不会超过五秒。
  
      就是一晃身功夫,躺下的那个,就输了。
  
      输了,可能一辈子,就再也碰不了功夫了。
  
      因为,打的全是杀人的劲和手法。
  
      罗先生这时示意我给门关好。
  
      我起身过去,把门关严实了。
  
      返身坐下时,罗先生说:家里人,不知道这件事。我没跟他们说。因为,这是拳师的规矩
  
      我愣了下问:拳师的江湖,现在还有吗?
  
      罗先生:有,还有规矩在。
  
      我点了下头。
  
      罗先生继续:我练的是形意门的功夫,从六合大枪起身,走混元桩和鸡步的打底功夫,然后又站了三体式,站了差不多五年,师父又传的五行拳和十二形拳。我这一门,重在后面的一个神架子,打的是神,所以神会养的特别好。
  
      我赞:难怪先生即便染病,一双眼睛也是神光内敛。
  
      罗先生抬手摆了摆:别夸了,一副病体,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罗先生继续说:我受伤是三年前,当时,对方用鞭手抽了我的腰,返回半路上,这下半身就不听使唤,动不了了。还没到家,我就给王大夫打了电话。他开车接了我,在一个小旅店,用通脉针,先把这伤给稳住了。
  
      回家王大夫一直给我医伤,期间用了不少的药,治了差不多有两年吧!那一记鞭手的伤,算是好了。但这神,却又伤了。
  
      罗先生指了指脑袋
  
      接着他又说:王大夫之前去长白山采药,半路出了点事儿,然后他搁长白山养了半年左右。这次回来,本打算继续给我养这个神。可没想到,又要去高黎贡,这一走,生死吉凶都不知道,所以,他就算是把你介绍过来了
  
      罗先生轻轻叹了口气说:你要医我,我得先让你知道,我这一门功夫是怎么回事儿,我神,伤在哪里了,这样,你才能下手来医。
  
      我一听心里有数了,敢情这病人,得什么病,他比医生都清楚。
  
      这事儿其实也不稀奇。
  
      罗先生是个拳师,拳师可以说是多半个大夫了。不说多高明吧,起码比一般的中医大夫要强。
  
      我说:也好,那罗先生你看,我们
  
      罗先生很费力地摆了摆手打断我说话:那个怎么称呼?
  
      我说:姓范,叫我小范就行。
  
      嗯,小范啊,你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就先搁我这住下。西厢房那空了两个卧室呢,对了,你那边,还有别的人吗?
  
      我说:有一个,我助手,是个女孩儿。
  
      罗先生:正好,她要愿意住,你们就一人一间。先住下,我慢慢跟你说我身上的事儿。
  
      说过了话,罗先生就倚在抱枕上,魂游寰宇去了。
  
      我这会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起身,跟他说了一声,先走了啊,然后开门闪身遁人。
  
      回到院子里,就见小仙女正跟老奶奶两人忙活呢。
  
      一老一小,两个人看上去相处的很融洽,有说有笑的,极是欢乐。
  
      我没打扰,瞟见棚子底下有个茶盘子,旁边还放了个茶叶罐,也就没客气,过去直接坐了,然后找了煮水用的电磁炉什么的,接了水,就煮水泡茶。
  
      我心里边揣着事儿,也没太细看,这茶叶是什么,就这么搁盖碗泡了,然后一品,咦,怎么这么好喝呢?
  
      拿出来一看。
  
      陶制的茶叶罐子上贴了一个小签,上面标着五香蕴。
  
      五香蕴,是什么茶呢?
  
      我真心不知道,中国几大茶系里好像都没叫这个名儿的。
  
      那这茶
  
      我估计,就是私茶了。
  
      我在广州的时候,听人说过这个私茶。就是,打听到哪个山上,哪片地,发现什么野茶了,就让懂茶的去试,试好了,再制,制好了,自个儿喝。要是试不好,懂茶那人就得进医院了。因为,有的野茶,有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