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六十章仪式,规矩,东西一样不能落

第六十章仪式,规矩,东西一样不能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左右看看说:“他想干什么?难不成要夺财害命?”
  
      小仙女儿也左右瞅了瞅,抬手拉了我胳膊,一直扯到一棵大李子树底下,她小声说:“刚才,我听到有人讲着电话,往这里走。|||小|說|靖伦羁?我就嗖,藏在这儿,然后”
  
      小仙女告诉我,大明跟电话里的人商量一件事儿,他好像要拿到一个什么印章,然后用完,还要把印章给还回来。
  
      小仙女讲过了过,她一脸好奇问:“饭饭,你说,他拿人家印章干什么呀?”
  
      我忖了忖说:“太明显了。这个大明,太坏了。罗先生是什么人呐,他是古董界的行家。他的印章,是能随便落在哪个东西上边的吗?这等于就是一个信物啊。有了这个印,那东西就算是假的,它也能是真的!”
  
      小仙女吐了下舌头:“不是吧,古董,真假那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吗?”
  
      我摇了摇头说:“古玩行当,水太深了。况且现代科技水平这么发达,造假的技术,简直可以说是巧夺天工。那假货,就算是资深老玩古董的行家,都极有可能看走眼了。更何况是初入这一行的买家呢。”
  
      以上的知识,可不是我老师教的。那是闻骗子教给我的,骗子走南闯北行使骗人手段,这古玩是他们必玩的东西。
  
      卖这东西,有个说法,就是卖家不说他这是古董,也不说是哪朝哪代的。就往那一摆,标了价等买家来买。
  
      买家要觉得值,就拿钱来买。
  
      要是觉得不值,就转身走人,别瞎bb。瞎bb,容易挨打。
  
      这个可谓是钻法津空子了。
  
      因为,卖的人不说是古董。买的人,却把它当成古董来买。
  
      里面有可能,是有真。也有可能,买手里一个假东西。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有鬼知道喽!
  
      但如果,在一件古董字画上面,落下某个知名人物的真印!
  
      妥了!假的有可能立马翻身,当成真货!
  
      真的,都有可能,让人扔火坑里给烧了!
  
      罗红军玩古董,他是有背景的人,至于什么背景,我不说,你懂的。
  
      正因如此,他说的话,他的印,才显的格外有份量!
  
      小仙女听我反这里边的道道儿讲了一遍,她说:“那咱们怎么办?是告诉罗叔叔,还是?”
  
      我想了想说:“无论真假,暗中打听闲话,摆弄是非,最是招罗红军这样的人讨厌。罗红军不是普通人,他搁古玩界玩了大半辈子,立下了大大的名头,他的手段,可不是虚的。咱们,等着看好戏吧。”
  
      小仙女恍然点了点头。
  
      我说:“当务之急,是给罗红军治病,走,咱们出去,得找几样东西回来。”
  
      建立一信,过程必须要走。一些必备的东西,必须要用。
  
      这些个东西,在我们现代人看来,从单纯物质角度讲,好像是多余的存在。但若是在道门,精神领域来说,它们绝对不可缺少。
  
      我手上是没有这些东西了。
  
      但我相信,有个人,他绝对会有!
  
      离开罗家前,我和小仙女去屋子里跟罗先生道了个别,说是出去找一些相应的东西。
  
      出来屋子,正好看到,外面三个人已把烧烤炉子架上了,正拿出早就串好的各式烤串,外加啤酒什么的,准备撸串,啤酒,人生呢。并且,罗冰还打着电话,叫更多的人过来。
  
      我知道罗冰是什么意思。
  
      她想让这院子里,多来一些年轻人,给家中增添一点朝气和活力。
  
      想法很好,非常不错,但看用在什么人身上。
  
      有的人,受这个,能跟年轻人融合到一块去。
  
      有的人,受不了这个,越闹,他离你越远。
  
      罗红军,他就归受不了那一类里。
  
      当下,我跟小仙穿过院子。
  
      罗冰喊:“哎,嘛去呀,过来一起,烤串呀,一会儿还要来不少朋友呢。”
  
      我笑说:“我们出去办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了。”
  
      “行,你快点回来,我们这等着你啊。”
  
      我笑说:“不用等,我们这时间,没个固定,你们先吃,先吃啊。“
  
      出大院儿,上了车,发动车子,我驱车直奔79!
  
      一路无闲话,有的只是跟小仙女儿讨论八卦掌,拳理的事儿。并且,我俩说好了,一定要好好在一起过过手,然后,她试试我高低大小,我来试试她的深浅!
  
      就估且,这么定了吧!
  
      我和小仙女儿商量妥了,然后我专心开车,她专心听歌。
  
      车行多时,到了地方,天已快黑了。
  
      我不敢耽搁,直接就找到了妙心斋。
  
      到了门口,下车,领小仙女儿径直到了里边,我抬头一瞅,屋里头坐了十来个人,正安安静静地搁那儿抄着呢。
  
      没看见火雷子,我就弯腰问了一个身边抄的中年人。
  
      “先生,这里那个师父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