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六十一章清场,打人,静观贼人现身

第六十一章清场,打人,静观贼人现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和小仙女顿时停下脚步。|||小|說|靖伦羁?
  
      满屋子视线同时也落在我俩的身上。
  
      火雷子哗啦,又一抖大铁珠子,喝了一句说:“心!心在哪儿?在上,还是在外面,还是在你的胸腔子里?在哪儿?”
  
      一屋子十几号人,没人敢吱声,没人敢言语,一个个乖乖地,重新又端正执了笔,坐在位子上,工整抄。
  
      我看了这里面的人,许多应该都是身价不菲的有钱人。
  
      但到了这里,无论你戴什么表,穿什么衣服,口袋里装了多少张信用卡。这些都没有用。
  
      在这里,你就是人而已。
  
      火雷子喝完了众人,又一抖大铁珠子,闪身就进了里屋。
  
      再出来时,他手里多了一个大大的旅行袋,就是那种民工朋友,用来装行李的胶丝袋子。
  
      “拿着,用完,记得还回来就行。”
  
      我接过:“谢谢,谢谢前辈。”
  
      火雷子:“谢不着!“
  
      晕了!这号人,看来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于是,我拎上东西,揣了信物,信件,拉上小仙女儿,拧身出了门,再把东西扔后排座里,上车走人。
  
      时间不早了,不知寺,有没有打烊。
  
      小仙女歪头看我:“饭饭呐。“
  
      “嗯“
  
      “你准备那些东西,你究竟要干什么呀。“
  
      我笑了笑说:“仪式,我要是按老师讲的方法来医治罗先生,就必须举行一个仪式。而仪式,就要用到器物,这些东西,就是我需要的器物。“
  
      小仙女眨了眨眼睛说:“听人说,你以前好像是道士。“
  
      我说:“听谁说的?“
  
      小仙女:“别问,你到底是不是,回答我!不许耍赖。“
  
      我耸了下肩说:“没错!跟老师学习的时候,我的确是道士。不过下山,老师就跟我讲了,我的道士生涯,就此结束,我还俗了“
  
      小仙女好奇:“你说说看,你学的,是全真,正一?还是那个驱鬼召神的茅山?要不然,你是武当?以武入道的小牛鼻子?“
  
      我想了想说:“我念一段东西,你听出来,就知道我是哪一门的了。”
  
      小仙女:“快念,快念”
  
      我清了下嗓子,我说:“入师门,当行九戒,此九戒为师门之律,众弟子务必三思谨行,时时对照,以正身行。九戒一曰:视物犹己,勿萌戕害凶嗔之心;二曰:忠于君,孝于亲,诚于人,辞无绮语,口无恶声;三曰:除邪淫,守清静;四曰:远势利,安贱贫,力耕而食,量入为用;五曰:毋事博弈,毋习盗窃;六曰:毋饮酒茹荤,衣会取足,毋为骄盈;七曰:虚心而弱志,和光而同尘;八曰:毋恃强梁,谦尊而光;九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
  
      小仙女歪了头,仔细听了又听,想了又听,然后她一撅嘴说:“什么虚心弱志,和光同尘,这样的话,我倒也是常听那些老人家讲过。可是,其余的这些出自哪里呀。”
  
      我淡然:“南山中医学院!”
  
      小仙女:“哼!大骗子,不跟你好了,又骗人!”
  
      我望了假装生气的小仙女儿会心一笑,又转过头来,聚精会神地开车。
  
      九戒,九戒!
  
      唉!老师,学生愧对你呀,这在山上就没好好守。下了山,更是将戒律忘至一边去了。
  
      车在黄昏夕照下,飞速前行。
  
      由于走的是郊区,路堵的不是很厉害。但饶是如此,我们到了寺的时候,天已完全黑透了。
  
      下车,依稀听到寺门内传出声声晚课的动静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我心中一动。
  
      这是大佛顶首楞严神咒的香赞呐。
  
      老师有些佛门中的好朋友,他们常上山,跟老师一起聊天说话。也有独自一人诵的,我听的多了,就知道了,佛门中有这样一部奇咒,叫做大佛顶首楞严咒。
  
      这是僧人们在上晚课。
  
      晚课一般都是楞严咒,十小咒,心,这么三部份组成。时间按我听到的这个频率算的话,差不多得半个小时吧。
  
      我得等,再忙,再急,也不能耽搁人家僧人们做晚课。
  
      僧人们诵,我就把手机翻出来,胡乱看着新闻。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半个小时过去,听到里边心诵完了。
  
      我这才推开了车门。
  
      临下车前,我让仙女儿在车里边等着,我则下去,到大门旁边的小门那儿摁响了门铃。
  
      不多时,小门上有个巴掌大,更小的门开了。
  
      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说:“寺院休息了,过一会儿就要熄灯,上香的话,明天再来吧。”
  
      我说:“师父,我不上香,这里有一样东西,一封信,有人让我转交贵寺主持。”
  
      我把东西塞了进去。
  
      里边人接了后说:“哦,那您,您稍等。”
  
      我在门口等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
  
      然后,听到里面传来脚步音,门开了。我看到一个戴了眼镜的年轻僧人在手里拎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对我说:“这位施主,住持说了,东西您拿去用。什么时候不用了,再还回来不迟。”
  
      我伸手接过说:“多谢了。”
  
      年轻僧人:“客气,客气。”
  
      我拎了包正要走。
  
      年轻僧人又说:“住持说,您再来还东西的时候,能否进寺里跟他说会儿话。”
  
      我说:“荣幸,到时一定。”
  
      年轻僧人:“客气,客气。”
  
      辞别年轻知客僧,我如释重负地长舒了口气,然后走到车旁,将东西放到了车里。
  
      小仙女问:“东西拿到了?”
  
      我说:“拿到了,对了,明儿,还得起早,一会儿还要给罗红军梵香沐浴,这一晚上,都是事儿呀。”
  
      小仙女儿不解:“这是治病,还是干嘛,这“
  
      我神秘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上车走起,一路无闲话。
  
      到罗家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了。
  
      还没进院,就听见里边,嗷嗷的,另外还有很大的音乐动静,外加人的疯狂嘶吼音。
  
      小仙女儿咋舌:“这里头杀人了吗?这是?”
  
      我皱了眉说:“好像是摇滚乐队。”
  
      下车,砸了半天门,才有一个喝的醉气熏天的陌生女孩儿过来,把门给我们开了。
  
      进院一瞅。好家伙,音箱,电吉它,狂吼的年轻人,篝火,烧烤,一院子的东西呀。
  
      人们都喝嗨了,一个个歪歪斜斜地站在那里,疯狂地扭着,跳着。
  
      我和小仙女儿没多说话,也没去瞧他们而是慢慢挪到了正房,推了门,进去,接着我让仙女在客厅等,我则敲响了罗先生的门。
  
      “谁呀?”
  
      “是我,东西预备齐了,我回来了,先生您用过晚饭了吗?”
  
      “噢,进来吧。”
  
      我推门。
  
      正好看到罗先生,捧了一本参同契,跟伯阳先生,死嗑呢。
  
      我心中一笑,面上却淡然,我说:“罗先生,外面那么闹,你不烦吗?”
  
      罗红军难得抬头朝我神秘一笑,接着他淡定:“我报警了!“
  
      我晕!
  
      这父女俩的梁子,看来是真结大喽。
  
      得嘞,明天,先把这一信建了,然后再考虑,怎么化解梁子吧。
  
      我先让罗红军自个读书,然后出去,顶着刺耳的音乐声,给罗红军做粥。期间,我看到罗冰,正拿了麦,在那儿疯狂地吼着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摇滚歌。
  
      她这是挑战她的老爸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