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六十四章小学,出事儿了

第六十四章小学,出事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这个仪式中,罗先生与我之间建立的是老师与学生,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就如同这每天必须升起的太阳一般,永不陨落。
  
      这亦是古道门中,天地证信的一个环节。
  
      有了这个环节在,两人之间的契约关系就确立了。
  
      同样,我通过这个手段向罗先生证明,我传授他的法门,如同这每天升起的太阳一样,真实不虚。
  
      当然了,参与仪式的人,必须对华夏古文明有充份的了解才行。
  
      这个场子,若是让一个整天游荡街头,穿了一身‘杀玛特’衣服的小青年见了。他会觉得,我们是比他还要傻的大傻逼!
  
      罗红军坐在蒲团上,闭目,回味我授他的方法。
  
      许久之后,他睁眼对我说:“小范,八年前,我去峨嵋山,遇到一个在山中喂猴子的僧人。那僧人说我杀气太旺,会有大祸。我笑了,然后问他,可有解的方法。僧人说,死而后生,重立一信,除道门功夫,再无其它。“
  
      “今天,这是印证了。”
  
      我看着罗红军冷峻的面庞,领略他眼神中释放的那一丝凝重,我知道,他悟了。
  
      是的,虽然我目前还没有掌握师门至高至深的服息之法。
  
      但我说出来后,罗红军竟然学会了。
  
      我微笑说:“既然如此,我们先回去吧,这山上风大,受凉可就不好了。”
  
      罗红军点头。
  
      当下,这就收拾东西,然后一同返回了车里。
  
      驱车往回走的时候,我问了一嘴罗红军的过去。
  
      他倒也没隐瞒,然后他跟我讲了,他是军人出身,参加的是对越自卫反击战。当年,他曾参加了那次非常著名的大反攻。然后,一直杀到了越南境内……
  
      怪不得有这一身的杀气和霸气!
  
      同样,我猜以罗红军身份来说,他完全有能力避开那场战争,不去前线。但他去了,且身先士卒,冲在了最前面。所以,他现在有资格这么霸道!他有这个势!
  
      而这,就是牛逼!
  
      无可争议的,牛逼!
  
      稍微讲了过去,罗红军一路就再没对我说什么。
  
      但我知道,虽说是我给他治病,但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
  
      天下人,皆为我师。
  
      这是老师再三告诫我的话,我时刻都在心里记着。
  
      回到罗家,太阳已高高升起,又是一个大晴天呐。
  
      到了门口,停车下来,罗红军给我钥匙,我刚把门打开,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哭。
  
      抬头一看,只见小仙女,罗冰,小路,外加昨晚睡在西厢房的那个醉妞儿,几个女孩儿正坐在一起说着话呢。
  
      哭的是小路,她哭的很惨……
  
      是啊,遇人不淑。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爱上大明这么个渣男,只能说,小路她比较悲剧了。
  
      我和罗先生进院时,几个女孩子里,除了小仙女外,其余都比较惊愕。
  
      的确,这么身打扮,外人看在眼里,只能说我们是拍戏的,又或是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出来的。
  
      我也没管,只在脸上挂了笑,随罗先生进屋后,我叮嘱他一番,然后回到一间卧室,换上了自家的衣服。
  
      再出去时,我发现小路和昨晚那个醉妞儿已走了。
  
      小仙女正跟罗冰俩人在一起收拾院子。
  
      我找了个地方,将那个茶盘子拿出来,翻出老罗的私茶,沏了一道茶。
  
      茶好时候,两女孩儿收拾差不多了,各自洗了洗手,不约而同到我这儿坐了。
  
      我请茶。
  
      罗冰喝了一小口,她轻轻叹气说:“范老师,小仙都跟我说了,昨晚……谢谢你。”
  
      我笑了:“谁没糊涂过?谁没冲动过呢?还好,没出什么乱子,没出什么错。当算是上了一堂课吧。”
  
      罗冰尴尬地笑了笑,接着她主动拿公道杯,给我倒了杯茶,又小声问我:“你跟我爸干什么去了?我爸他现在……”
  
      我打断罗冰,我说:“你只有一个爸爸对吗?”
  
      罗冰愣了下,然后她点了点头。、
  
      我语重深长说:“只有一个爸,世上唯一的,仅有的,一个爸爸!这一个爸,无论你拿多少钱,花多少心血,费多少时间,都无法再让他变成两个。因为,是他让你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一点,任何人无法取替。”
  
      “他老了,不比年轻,多活一年,就是一年。没了,真就是没了……这样一个珍贵的人,这样一个珍贵的亲人,难道还不值得你珍惜吗?”
  
      我话音落的时候,两女孩儿,都已是泪眼涟涟,泣不成音。
  
      我话音一转,又笑了下说:“行了,别哭了,罗先生现在身体没什么大事了。只是,需要你这个做女儿的多关心,多体谅,多理解。他脾气是大,但你反思过自身吗……”
  
      我跟罗冰谈了半个小时。
  
      然后,她又检讨了自已半个小时。
  
      最终,罗冰跟我们表态,她一定要好好对待她爸爸,就算是事业不要了,不跳舞了,也一定要让爸爸开心。
  
      态度谁都会表,但坚持做下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罗红军性情孤傲,心理防线很强,但在从香山往回走的路上,谈及他当兵时候的事时,他曾说过,他很想念一只他亲自养过的大狼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