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八十四章这女人就这么作死自个儿了

第八十四章这女人就这么作死自个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恰在这时,服务员过来上菜了。
  
      我咧嘴一笑:“吃东西吧,先吃东西,一会儿再聊。”
  
      童童哦了一声,自顾低头,咬了吸管,心事重重地在那儿喝水。
  
      一盘盘的菜,陆续端上来。
  
      我看得出,童童一丁点的胃口都没有。
  
      这顿饭,吃的很艰难。
  
      不过,再艰难也要吃,我需要给童童时间考虑,让她想清楚,组织好语言,怎么跟我坦白她的内心。
  
      医家打交道的是人,而阅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我需要知道这类女人的内心。
  
      我随便吃了几口,喝了点水,抬头对童童说:“菜很可口的,你怎么不吃?”
  
      童童幽幽叹了口气:“我现在没有胃口……”
  
      我笑了下,接着又很正地跟童童说:“讲一下你吧,你身体现在,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童童讪然,失神地望着杯子说:“谈不上,不过……”她皱了下眉,抬头看我说:“就是我跟,我老公,做那个,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还有,就是……疼,很疼,很疼。”
  
      这话题,稍微有那么点敏感。
  
      但这个,也不能回避。
  
      但关键我是个没跟女孩儿深入交流过的小伙儿,这男女方面。我想了下,我问:“疼……怎么会疼?”
  
      童童略显一丝不好意思地说:“很干,很干的那种疼。有时候,还会出血……”
  
      我明白了。
  
      阴液损耗过多,这是已干透了。
  
      这时,童童挪了下椅子,凑到我身体近处,她小声说:“大师啊,我……我整过容。”
  
      我点头说:“嗯,这个,现在那像很多女生都喜欢整形的。”
  
      童童摆了下手说:“不是那个,是……是这里。”
  
      她为难地朝自已身下看了一眼。
  
      我恍然:“那里,也整了。”
  
      童童又左右看了下说:“做了一个膜……”
  
      我摇了摇头,这女人,太能骗人了。
  
      谁娶了她,谁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血霉呀。
  
      但我一时还不能这么直接说,我换了种语气,费解地问:“你之前,有过婚姻史?”
  
      童童忽然就放开了,然后她笑了,笑的银荡无比,百媚丛生。、
  
      “哪里什么婚姻史啊,女孩子要出位,不牺牲色相,怎么能行?”
  
      我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家一定很困难吧。”
  
      “还行,我爸妈都公务员,我出道前,也是那个小城市银行里的一名职员。但我觉得那没意思,属于浪费青春,我就到京城来了。”
  
      我说:“你这生活条件,按说也不错,你这样,你觉得好吗?”
  
      童童:“我觉得没什么不好,这钱赚的多容易呀,而且还可以认识名人,你知道吗……”
  
      童童凑上前,小声说:“还让我陪过他三天呢。”
  
      我一惊:“不是吧!他那么有名个人,不会吧。”
  
      童童不屑:“有名怎么了,我跟你说,就这演艺圈,现在里里外外,全是一团黑。再者说了,你要是个干净人儿,你也混不进去呀。甭看那些明星多清纯,多高傲,多白雪公主,多王子。哼!出道时候,哪个没让人轮着睡过。”
  
      这倒是个事实,这个我不争辨。
  
      童童继续:“嗑药,玩麻,这都是轻的。那帮子人,尤其是现在刚起来的小明星,他们乱着呢,常一堆男女搁一块胡来。我这岁数二十五六都是高龄了,你知道现在都多大的吗?”
  
      我期待。
  
      童童:“十六七呀,有的才十八九岁!瞒着家长,然后让人从中牵桥搭线,都不图钱,就图着能跟这帮人混一下。”
  
      童童感慨说:“我现在就是生不出来孩子,我要是能生啊,甭管姑娘还是男孩儿,他要是敢报考演艺行业,我非把他脸给毁了不可。”
  
      我对此无语。
  
      缓了一会儿,我说:“你这过去,就是这么个样子。现在呢,你这病,我大概给观了一下,好像不太好。对了,你出生年月日时都知道吗?“
  
      童童没理会我的态度,直接回答:“知道啊,我告诉你……”
  
      我大概看了下她的生日时辰,然后我无语了。
  
      这八字,今年和明年,可算是背到家了。
  
      今年是日支与流年天克地冲。明年是大运与流年,岁运并临。
  
      岁运并临,比方说这一步大运是甲午大运,咱们这一年刚好是甲午年,那就叫,岁运并临。
  
      岁运并临在八字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主要看的是,岁运并临时,这个天干地支与日支的关系是喜神还是忌神。
  
      很不巧。
  
      童童迎的是一个命中的忌神。
  
      我想了下,我对童童说:“你伸手过来,我看下脉相。”
  
      童童把手伸了出来,我搭在脉上,大概摸了摸,又观了她的舌苔。
  
      我不太确认,我的判断是否准确,但依目前情况看,这个童童,她作来作去,终于快要把自个儿给作死了。
  
      她体内长东西了,中医讲是胞宫内,西医解剖定义就是子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