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八十六章傍晚月下怪僧点化

第八十六章傍晚月下怪僧点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无法直视火雷子的目光,我感到有那么一丝的汗颜。
  
      我是什么?
  
      我是谁?
  
      我是一个跟老师在山上学习多年的道门小医生。
  
      我的责任是救死扶伤。
  
      可现在的我呢?
  
      我想到了那些钱,想到了借来自已开的陆虎车,想到了别人的赞誉。
  
      我怕了吗?
  
      是的,我真的怕了。
  
      我怕失去,我得到的一切……
  
      不仅怕,而且我在知道童童的病情时,我还有一丝难以名状的小小快感。
  
      这完全就是她自甘堕落取得的应有下场,她活该,她才不配有什么好的生活,她就该死,早死早好。
  
      但我很清楚的知道,刚下山时,我不是这个样子啊,老师……
  
      我是怎么了?难道这真的是红尘的力量,它改变了一个人的心,利用种种潜移默化的手段,把一个单纯的少年也改变成了内心阴暗的腹黑人了?
  
      我恍恍惚惚的不知自已该怎么办?我觉得现在的自已出了问题,是心的问题,可我又无法面对和改变我的心。
  
      “你病了!”火雷子收起棋盘上的子对我说:“你的心,感冒了。”
  
      我略显不好意思地说:“前辈,我可能的是病了,但不知,你能帮我治病吗?”
  
      火雷子哈哈笑了,并且笑的意气万千。
  
      “病了,就治,那也是贪念。你想想,今天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还有什么东西没还。”
  
      “噢!”
  
      我拍了下头说:“该死,借人家寺庙的东西,还没有还回去呢。”
  
      火雷子:“去吧!你走时,跟外面的人说一声,晚上我留她们吃顿斋饭,然后给她们讲讲坛。”
  
      我感动说:“有劳前辈。”
  
      火雷子说:“郝氏妇人,一心向佛,但偏偏得不到一个好机缘。我给她宣,也是看这么多年,她诚心礼佛的底根上。否则,普通人,给他们讲了,也是对牛弹琴,面鹅而歌。”
  
      我一愣,小心问:“面鹅而歌?这一说,哪里来的?”
  
      火雷子一瞪眼:“洒家自家编的,不行吗?”
  
      “呃,前辈,行,行,这个绝对没问题。”
  
      于是,我就起身跟火雷子道别,然后走出来,到外面跟小仙女说了声,晚上让她在这儿陪郝爱琴母女听火雷子宣。
  
      小仙女撅嘴不乐意。
  
      我一瞪眼。
  
      小仙女嚅嚅说:“好吧,饭饭儿,你可要早点回来。我一个人,孤单,寂寞,冷……”
  
      我受不了小仙女的眼神儿了,一扭头,挥了挥手,推门走人。
  
      出了妙心斋,我上车直奔寺。
  
      一路车开的挺顺,几乎没遇到堵车的情况。
  
      到了寺门外,寺院已关门,不知僧人们有没有做晚课。
  
      我下了车,将东西一样样的归置好,放到包里,两手捧着,到了耳门处,摁响了门铃。
  
      不大一会儿,门开了。
  
      站里边的还是那个当初给我拿东西的年轻小僧人。
  
      “哦,你来了。”
  
      我笑了下说:“嗯,这不拖了几天,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就给你们把东西送来了。”
  
      僧人接过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你……”
  
      我见小僧人犹豫,就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僧人:“这样的,住持说了,你要来还东西,就请你过去一述。只是,现在马上要开始晚课了。你能在里面等一下吗?”
  
      我咧嘴一笑说:“这个没问题。”
  
      僧人:“施主这边请,请。”
  
      进到庙里,可见这是个香火很盛的庙,但与那个小山庙不同的是这个庙里的气场很正。
  
      尤其当我站在僧人盘坐的大殿门外,仰头去看庙里供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时。我感到的不是那种阴嗖嗖的阴冷,而是一种庄严和温暖。
  
      这是座宏扬正法的庙宇呀。
  
      我心里有谱了,就坐在了殿门外的一个椅子上,侧耳旁听僧人晚课。
  
      木鱼敲响,又是熟悉的楞严咒香赞……
  
      我仔细倾听。
  
      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心,那最后一句唱诵完毕时。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然后发现身上已透了一层的臭汗。
  
      我深吸口弥漫了檀香妙味的空气,我发觉,昨晚一夜没睡生就的虚火,已退去了。
  
      有的只是一股子淡淡的疲惫和慵懒。
  
      我陷在椅子里,抬头望着深蓝苍穹,一轮弯月悬挂天际,映到我的眼里。
  
      我看着这月亮,不思,不语,不动,却仿佛又有万千的思绪,情怀,感触要生。
  
      我沉浸于这种矛盾的心理态度中,久久,久久……
  
      “小施主,恭喜啊,刚刚悟得妙境,不易,不易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