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二十八章真正高人老司马给我指的路

第二百二十八章真正高人老司马给我指的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去到楼上,还没等到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隐隐传来人哭泣的声音。屁班火热就的各位和人
  
      来到房间,轻轻敲了下门后,门开了。
  
      我走进去一看。
  
      这场面,不多说了,的确非常感人。
  
      严思爱和杨老先生哭的跟两个泪人似的。
  
      尤其是严思爱,她伏在了周进的膝上,看样子是要下跪,还因为身体不便没跪下去。
  
      杨老先生也是一样,守在周进身边,一个劲地抹眼泪。
  
      周进眼圈里也全是满满的泪,只不过,相对这两人的愧疚而言,他是感叹……
  
      小司马站在一旁见我来了,忙说:“哈哈,都不用哭了,来来来,看看,这才是你们真正的大恩人呐,要是没小范,几位聚在一起也不易呀。”
  
      我朝小司马笑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这屋子里最牛的一个人物。
  
      传说中的老司马。
  
      在看到老司马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形象多么雷霆霸道的老爷子。
  
      我脑补了种种关于他的形像。
  
      诸如身高八尺,头大如斗,眼如铜铃,眉似剑锋……
  
      可这一刻,见到真人,脑补的种种形像瞬间都没了。
  
      他只是一个老人,很瘦,陷在沙发里,然后目光也看不到霸道的杀气,取代的是一股子很是柔和的光芒。
  
      但他是最牛的那个人。
  
      因为,一个人身份,地位如此重要,可居然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称之为显著的东西时。那证明,这人已返璞归真了。
  
      我现在看老司马,我发现他身上不仅没有什么官威之类的东西,反倒还在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类似孩子般的纯真。
  
      这是得道了。
  
      一个人,如果到了老年,如果在思维敏捷,五感正常的前提下,能够找到一颗,孩子似的纯真童心。
  
      这人,就是得道了。
  
      他可能一辈子没读过佛,没看到道书,没接触过什么高人。
  
      但,他身上的道行,比那些读了一辈子佛,道书的人,还要高。
  
      老司马看到我,忽然就微微一笑,接着跟身边一个工作人员低语了两句。
  
      这时,杨老先生和严思爱,转过头来,对我表示感谢。
  
      具体话,我就不复述了,总之就是一堆很真诚的谢言。
  
      随之,小司马过来,示意我跟他去隔壁的一个房间。
  
      我跟在他走后,这就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我发现,老司马也跟我来到这个房间。
  
      这是个小会客室。只有四个单人的沙发,外加一个小茶几。
  
      老司马,找了个位子坐下。
  
      然后,他又招手,示意我在对面坐。
  
      我过去了坐了后。
  
      老司马对他儿子说:“你先出去吧。”
  
      小司马微笑转身……
  
      我面对老司马,我想了想措词,然后,一使劲,直接憋出来一句:“司马爷爷好。”
  
      的确,这岁数,足够当我爷爷的了。
  
      老司马释怀一笑:“小伙子呀,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很厉害嘛!一个人在外面这个江湖里,能够坚持住自已的信念不动摇,最终,又把事情办的这么圆满。这道医的手段,你已入了门槛了。”
  
      我怔了下:“司马爷爷,你知道这个道医?”
  
      老司马拿过杯子,喝了口水说:“道医这个名儿,是民国时候,大家为了区分西洋医生,中医大夫,就这样叫出来的。古时候没这个名,那个就叫,道士。懂医的道士。”
  
      “因为,民国那会儿,西洋文化对中国有不少的冲击。同时,本土也是,庸医,假医,真医混杂的这么一个局面。可谓是,龙蛇起陆啊,表面上看好像是一片繁荣,实际一片混乱。”
  
      “后来,新中国,八十年代初期,也有过一段这样的时光。”
  
      “那个时候,华夏大地,也是一片的龙蛇呀。各个气功大师,特异功能,奇人,异士,层出不穷。”
  
      “没办法,那个时候,不治理不行了。后来,就陆续出台了一些医疗政策。的确,这些东西,扼杀了很多有名的中医师,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国人的这个脑袋呀……”
  
      老司马指了指头说:“这里还是不开窍,不理智,干什么都一窝蜂。不问,不想,不管,一窝蜂冲上去,捡到便宜,就算得了。这是个根性的东西,没个几百年,很难转过来。”
  
      我搞不太清楚,老司马跟我讲这些,具体有什么意思,他要传达我一个什么样的精神,思想。
  
      所以,我就没多问,只是默默地喝水。
  
      杯子里,就是水。纯正,地道的凉白开。
  
      老司马讲到这儿,他打量我一眼说:“你呢,情况我也了解了。难得,好人才。况且,又这么的年轻,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