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四十章紧要关头,她居然要变卦

第二百四十章紧要关头,她居然要变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首先要说明一点的是,怨气不是鬼。??
  
      鬼是什么?
  
      我打个比方,如果有鬼,鬼在存在的前提下,它是一团有独立自主意识的能量体。亦就是说,它知道自个儿是怎么回事儿,并且,存在相当一部份为人时的记忆。
  
      怨气不同。
  
      怨气只是单纯无意识的负面能量体。
  
      但怨气的产生,则来自于有情生灵。
  
      但凡,具备情绪的生灵都能够产生出怨气。
  
      这其中,以人的怨气最为大和恐怖。
  
      比如说这个刑房,咱不知道,它前身是小日本鬼子,还是这个党,那个组织。反正,这地方在解放前,一定是个重要的秘密地点。他们把抓来的人,送到这里,加以刑拷问。
  
      这里面,有一些是他们真正想抓的人,也有很多,不是他们要找的人,纯是含蒙受冤而死在这里的无辜生灵。
  
      要说简单砰一枪打死,或者,噗嗤一刀砍了。也没那么大的怨气,怕就怕,各种刑,使劲地折磨。
  
      在这种折磨的过程中,这些受害者就产生了强大的怨气。
  
      怨气生出来,还要有依附才行。
  
      其依附的器物,应该就是这里边的刑具了。
  
      有了依附。
  
      得不到共鸣,一样不能为害。
  
      所谓共鸣,指的就是活人。
  
      如果,这地下室上边,工厂里的妹子,是活泼开朗快乐的,怨气找不上她们。如果,上面的人,是学生,每天忙于学业功课,同样也找不上。
  
      怕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怨恨无处发泄的活人。
  
      这样的人,就容易引发怨气的共鸣,然后吸收这里的负能量,从而干出什么傻事儿。
  
      有的人,可能会自杀,自残。
  
      有的人,就会做出一些危害他人的极端举动。
  
      所以说,很多时候,并非是外来的邪物找上某个人了。那种情况,非常,非常罕见。基本跟,中彩票什么的差不多。
  
      更多的是,人自身情绪调节的不好,从而与外邪产生了共鸣。
  
      再然后……
  
      就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毛病和麻烦。
  
      “真惨呐!“老陆看着附近的场景,晃了晃手电,感慨万千地说了一句。
  
      闻骗子也说:“是啊,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哎,竟然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咦,这儿好像有个箱子。”
  
      老陆走了两步,砰,撞到什么东西了。
  
      我拿手电一晃。
  
      看到老陆身后果然安了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大铁柜。
  
      当下,我们凑过来,对着铁柜照了照后,我给闻骗子使了一眼色。
  
      骗子会意,跟我一起,抓了铁柜盖子的把手,一二三,使劲一抬。
  
      吱嘎一声过后,随着一股子福尔马林味传出,我和老闻不约而同,转过了去。
  
      稍带几秒,等把这味儿适应了,我们拿手电,对铁柜里头一照。
  
      哎哟,那个揪心呐!
  
      这铁柜里头,放的是一个肚子里有孩子的孕妇。
  
      原本柜子里,应该泡了福尔马林,但因时间久远,药液都蒸发了。
  
      柜子里只剩下了这么一副,半腐烂的身体。
  
      拿手电晃过,肌肉组织,骨头什么的都露出来了,更恐怖的,还有她的肚子……
  
      看了让人心寒。
  
      我和老闻拿手电扫过,然后同时默默放下了柜盖子。
  
      孕妇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死了后,这里人好像要把她做成标本,然后放到了柜子里。但由于战乱仓促,就没把这柜子抬走,从而遗留在这儿了。
  
      怨气呀怨气。
  
      怪不得这么大呢。
  
      怀孕的女人,如果受到迫害,身上的怨气比一般人要大的多的多。
  
      这也是为什么,厂子里女工,很容易因一点的小情绪,就生出极大怨气的根本性原因。
  
      闻骗子这时又拿手电对着四周照了照,然后他说:“战争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人类呀,最好永远不要有战争。”
  
      我说:“是啊,战争之毒,远胜于疾病。就其危害而言,无论是正义一方,还是邪恶一方,全都是输家。”
  
      闻骗子点了点头,末了又说:“你这话,挺有哲理。”
  
      我笑了下:“行了,咱们还是考虑,乍么把这股怨气化掉了吧。”
  
      闻骗子和老陆一起把目光落我身上了。
  
      好吧!
  
      与其说是一起考虑,倒不如说,是我自个儿想办法才是。
  
      但眼下,这处空间绝非思考的好地方,当务之急,是离去方为上策。
  
      我忖了几忖,又拿手电扫了眼屋内情形。
  
      然后跟闻骗子和老陆说:“此处非久留之地呀,当务之急,咱们还是离开这地方,找个干净所在,好好商量为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