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四十三章就这么,让人给点了

第二百四十三章就这么,让人给点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一惊:“怎么,你见过他?在哪儿?”
  
      闻骗子:“多年前,我们搞一个进出口的局,是跟境外合作,一起来运作。******当时,要坑的是一个福建的老板。眼瞅对方要上套,没想到,半路出事,他让人黑走了一千多个!”
  
      我倒吸口凉气:“一千多个?”
  
      闻骗子:“没错,黑他的那个人,用的是类似邪教的手段,不仅黑了他本人,还把他一个儿子弄的进了精神病医院。当时,福建那个老板曾偷拍过一张他的照片。”
  
      “我看过照片,记住了对方的眼睛。”
  
      “这次,我再见到这个天机,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一个人再怎么变,两眼的间距,两眉间距,还有眼睛里的目光,这些都很难改变。”
  
      我想了下问:“那会儿,这个天机叫什么?”
  
      闻骗子:“茅山术士马正源!”
  
      我说:“这货也挺有道哇,福建做生意的人,按理说也够精明的了,怎么就让他给坑了呢?”
  
      闻骗子:“那局,按理说,布的也就是一般。很粗草,并且暴力味儿十足。但主要,那个福建商人迷信的厉害。家里祖宗大仙儿供了满满两屋子。哼!到头来,这么多神仙,也没能保了他。”
  
      我说:“后来,你那局,没立吗?”
  
      闻骗子:“咱们那个做的太精妙了,跟真的一模一样。也正因为跟真的一样儿,所以,他透出去一千多个,现金这块稍有吃紧,这局就立不住了。因为怕拖呀,一拖细节上就会出问题。”
  
      我感慨说:“因此,你们就收手了?”
  
      闻骗子:“骗子也要讲道义,讲情义的,不能说,逮着了往死坑,那样,太不地道了。所以,只好收手。”
  
      “对了……”
  
      闻骗子打了个手势说:“今儿我给这货认出来,我是感觉,他好像铁了心要办咱们了。”
  
      我说:“这个怎么讲?”
  
      闻骗子:“说不出来,是一种我们这行,气场上的东西,我进屋,一品他身上的气场,立马就感觉出来了。这人,好像要对付咱们。”
  
      我笑了下:“这就要下手了吗?”
  
      闻骗子点了下头:“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我一踩油门说:“行,到时候看他是想搞暗杀,还是投毒!”
  
      接下来,既没发生投毒事件,也没有人对我们高什么暗杀。
  
      大半天的时间,我们就搁天津城里四处溜达来着,到处的走,各个地方看。
  
      逛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朴英顺给我来了个电话,意思是,让我们明天去她们厂里,研究一下,怎么给那几个患者治病。但她绝口不提,关于塔楼驱鬼的事儿。
  
      毫无疑问,天机真人的已正式插手这件事了。
  
      好吧,就让我们明天见。
  
      晚上,找了家餐厅,我们吃了顿海鲜,结束后,回到酒店,上床死觉。
  
      第二天起床,吃过早饭,我们直接去了朴英顺的工厂。
  
      到地方,正好是上午十点左右。
  
      来到厂区,门口那儿停了车,刚要给朴英顺打电话。突然,打从门口保安室里就走出来了一群人。
  
      来的这一群人,可不是什么地痞无赖那些驴逑马蛋的家伙。远远看制服的样式,我估计应该是传说中,对付庸医而专门组建的,卫生,工商,警察,三家合伙的联合执法大队。
  
      事实很明显,我们让人给点了。
  
      点我们的人,当然不可是朴英顺了。她绝不会点。
  
      是谁?
  
      还用问吗?
  
      天机真人!
  
      真人坐镇天津劝业场,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他能搁这地方,坐的这么牢固,跟当地官面上,肯定是打成一片,结成一伙儿了。
  
      医道江湖上,按闻骗子话讲,官面只能是口头互相说说。类似,老孟在承德,黑周进那一局,只是借官面吓唬一下。
  
      谁都不可能,把对方给点了,说对方是非法行医。这是道,是底线,是规矩,但凡搁这道儿上混的,都得守这个东西才行。
  
      但是,天机真人,他没守。
  
      他把我们给点了,他不按规矩出牌!
  
      我看到这些人一步步走过来,我忽然明白,闻骗子昨天在工艺品店里为啥那么客气了。
  
      讲白了,天机是地头蛇,我们是外来户。我们是客,他是主。我们把礼数尽了,可你这个主,却不识抬举,坏规矩,玩阴的。那么好,我们也不必客气喽!
  
      江湖上,这叫先礼后兵。
  
      至于说,这个联合执法部门。
  
      我觉得,根本就不是威胁!
  
      天机,你太小看我们了。
  
      这时眼看还有一点距离,我对闻骗子说:“咱们是给蓝雪娥打工的,你是钢钎,老陆是撬棍,我是大锤。”
  
      骗子微笑回:“妥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