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六十一章从瞧不起,到小大师

第二百六十一章从瞧不起,到小大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恭敬回:“在川渝长大,但不是那儿人,具体家,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老先生点了下头,接着他想了下说:“小孩子,长大了,想要去探探险,挑战一下自已,这没什么错。但是,当父母的这个心呐。你没为人父母,你体会不出来。他们这是真担心!”
  
      “所以,就把我这个老头子请出来了。我是跟着去不了了,所以呢,他们就委托我找个人,好好的,带一带他们那些孩子。”
  
      “这责任重啊,十几条的人命,都是很好的小孩儿,谁都不能出差错呀。”
  
      “于是,就让我这么算了算,我一看,哎哟,几个孩子,偏巧了,八字逢上了这一难。”
  
      “八字这东西,要说准,也准。但是呢,只能批个大概,很多还要人为。”
  
      “所以,就得选了个人,帮着把他们这一难给过去了。”
  
      “我身边是没这样的人,我认识的人中。要么八字批的好。要么,看病有那么两下子。可是那些人呢,都是一把老骨头,他们这些人,别说上野长城了。八达岭估计都上不去喽。”
  
      “所以,就在外面找吧。可这外面的人呢,不知根知底,也不行。于是,就让我考一考。小伙子,我这老头子,多少懂点八字儿,也知道一些医术。因此,可能会问的挺刁的,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啊。”
  
      我微笑了回:“前辈,您尽管问,我尽全力答。”
  
      陈老爷子微微一忖,然后和蔼问我:“八字,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说:“八字,排出年月日时以大运流年盘后,首先要断的是,冲克,刑犯,这些东西一一断过,再以月柱为主,来断命主八字,身弱,身旺。月柱为枝干,是以用枝干来断身弱,身旺,是我这一门的手法。”
  
      “断出弱,旺,再看五行喜忌,制化,调候之法。期间,用什么,忌什么,合什么,化什么,都要一一辨清。”
  
      老爷子微微点头,接着又说:“八字之中,各种相害之局,害过又能救。我举一例,比如辰卯为害,这一害,如何救?”
  
      我答:“取火来救,因为,要以火为引,引卯木化火生土,以土培辰,固其,水之库的作用。如此,可解。”
  
      陈老:“嗯,不错,不错!这样,这八字,基本差不多。那我再问你,再有七天,又要交一新月了,此月天干地支是何主事?”
  
      我回说:“这一月,天干壬水主事,地支,申金主事。”
  
      陈老说:“壬申月,天地之间,易感染何症,当如何应对?何人是易染病之人?”
  
      我就笑了:“壬申月,水运太角,木气有余,这一月,为发生之月。天地之间大风摧拉。,其气刑及脾藏,日久则伤胃。归其根本,人五藏之中的脾藏,易感受外邪,引人呕吐,泄泻。古医家所言,此月亦为最易发病痧之月。”
  
      “如果人,后天,脾藏较弱,运化水谷之能式微,那么他极易在这个月染病。”
  
      陈老先生听到这儿,他目光微微一惊。随之又沉声发问:“如何救治?”
  
      “针法有数种。天然道地药材,可用藿香,新鲜藿香,遍布山野,采摘极易。若是不用藿香,能够制药,可自治防疫宝丹。”
  
      陈老:“防疫宝丹,配方,治法,讲一下。”
  
      我回说:“配方,要用粉甘草,细辛。香白芷,薄荷冰,冰片,朱砂。如上几味,做水丸,阴干,以朱砂做衣,纳入棉布袋中,系于衣领下,其散发香气,可避邪气。如,不小心感染,可解下布袋,取出药丸,即刻服用。”
  
      陈老先生听此,他当即舒缓一笑:“果然高,高!这一方子,用的妙啊。先是以其香气避秽,就起到了预防的作用。然后,如若真的不幸感染邪气,伤及脾脏,引发病痧诸症,直接吞服便可。妙,果然是个暑期野外妙用的方子。”
  
      我抱拳说:“见笑了,让老先生见笑了。”
  
      陈老和蔼地看了看我,接着又问:“哪家中医学院毕业呀?”
  
      我如实:“不相瞒,打小跟老师在山上学,没上过中医学院。”
  
      陈老又微微点头,接着不语。
  
      这个时候,几个大妈,阿姨,大叔拉着姬家姐妹,从隔壁一个休息室钻出来了。
  
      “小青,你这事情办的不对。你说是个经验很丰富的人,我们才相信,才安排陈老来看一看。可是你,你找个跟我们孩子差不多大的人,你开什么玩笑啊。“
  
      “他们那帮孩子,本身就不稳当,喜欢跑这儿,跑那儿的,这又不知怎么了,非要走什么野长城,还要走很远,那个野长城是随便走的吗?多危险呐,尤其现在,这天儿这么热……”
  
      转眼功夫,一批人就来到我身边了。
  
      我徐徐起身。
  
      这时为首两个大妈小心探头问陈老:“陈老啊,这小伙子是不是不行。今天,真抱歉了,实在是麻烦您了,您看,哎,我们这事儿,做的欠考虑了。”
  
      我听这话,淡然,不语。
  
      陈老则意味深长一笑,接着悠悠说:“几位呀,你们都是我的客户,曾经也都是我的病人。我给你们,看了很多年的病了。现在,让我这老头子说一句吧。就这个小伙子!他要是肯答应,帮你们那些孩子,负责他们的安全。你们呐!就烧高香吧!换句话说,他今天能来这儿,这是你们的福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