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六十九章老太太的‘病’,太不一般了

第二百六十九章老太太的‘病’,太不一般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这时劝了叶金荣一句,我说:“我先问问奶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然后,咱们先治病,治完了病,再说其它的。”
  
      叶金荣:“嗯,麻烦范大师了。”
  
      我说:“客气,客气了。”
  
      说话间,我奔老太太去了,到近前,我挪了把椅子,开始打量,闭眼躺在椅子里,一个劲地念咒的这个老人家。
  
      老人家果然很老了,但难得气色保养的很好。此外,面上皮肤对比同等年龄的老人,也显的很紧实,少了很多的皱纹。
  
      老太太保养的不错呀。
  
      怎么可能会得病呢?
  
      这时,我对老人家说:“老奶奶,可以的话,能让我把把脉吗?”
  
      老太太轻轻睁了眼,看我一眼说:“小伙子,谢谢,谢谢你啊。”
  
      近距离听老太太说话,我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就好像,这老太太是我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
  
      让人感觉特别贴心。
  
      我不由就抬头仔细打量老太太。
  
      视线中,老太太慈眉善目,两眼有神,五官气场竟给人一种,超脱物外的感觉。
  
      咦,这老人家,她不是一般人呐。
  
      老人家究竟是什么人,我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她绝非一般那种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种草,养花的老太太。
  
      这老人,有故事,真的有故事。
  
      这时,我手指就搭在老太太的脉上。
  
      这一探,立马就试出来。老太大的心脉,的确有那么一点弱,不仅弱,还稍显有一丝的乱。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又看其它几个脏腑的脉象。
  
      别的都没事儿,就这心脉,稍显有点弱和乱象。
  
      这时,我问老人家:“老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听我叔说,您身体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老太太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又抬头看了眼叶金荣。
  
      叶金荣马上会意:“哦,妈,我先出去一下,范大师,有什么事,您叫我啊。”
  
      我说:“好。”
  
      就这样,叶金荣掩上了门。
  
      老太太见儿子走了,她看了眼四周,伸手拉了我的手说:“我跟老陈,我们是好朋友。一起下过乡来着,他是个好人。他这次说,我要是有病了,让我找你,听你的,信你的。”
  
      我除了感动,还能有什么。
  
      陈老,昨天与我只有一面之缘,但他的几句话,却让我少奋斗努力了几十年。
  
      什么是贵人,这就是贵人。
  
      老太太又继续说:“我不敢跟我儿子讲,我怕他害怕。我没说我真看着了,我就说,那是做的梦。可是…..可是,那是我白天,真真看到的景象啊。”
  
      我低声问:“老奶奶,你看到什么了。”
  
      老太太想了想,接着,就把她看到的东西,跟我讲了一遍……
  
      老太太说,自打她知道小孙女要跟人参加什么户外探险后。她就在家,天天给小孙子念咒保平安。
  
      这一念,就是六七天。
  
      就在昨个儿傍晚,老太太坐在这屋念咒,冷不丁,眼前就晃了一道光,紧接着,她在眼里,就看到了一副真实的画面。
  
      这画面,就是叶明明,正努力在一道陡坡上爬,突然,上面塌方,掉落下一块又一块的大石头。
  
      叶明明躲避不及,让石头砸了个正。
  
      脑袋开花了,浑身是血地呈现在了老奶奶的眼中。
  
      老太太当时就不行了。
  
      转眼,就好像一口气上不来似的,心跳的极慌,呼吸也不顺。她就大声呼喊,结果,儿子正好在外面,就给她背上,然后下楼,开车,直接送到了医院。
  
      还算抢救应时,老太太没什么生命危险。
  
      医生给了些口服药后,就让她回家休养了。
  
      讲到这儿,老太太对我说:“小伙子啊,他们说了没事儿,可是我心里,我闭了眼,全是孙女死后的惨样儿啊,你说,这肯定是佛爷显灵,在警告我呢。我可不能让明明去呀。你说是不是呀。”
  
      我听这话,立马犯疑了。
  
      老太太这病,不是一般病啊。
  
      按理说,中医类似她这种情况,正常情况下是内伤情志,外染邪气,所致的心脾两虚,更进一步就是心气虚寒,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心脑血管系统疾病。
  
      但老太太,身体状况挺健康的。
  
      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呢?并且,她还说看到孙女惨死的样子了。
  
      这个……
  
      想到这儿,我问:“老奶奶,你是真看到了,还是想的呀。”
  
      老太太又拉了下我的手说:“不瞒你呀,真看到的,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就好像我在那个地方,在小明明的身边,看着她砸死,哎呀,不行了,一想到这儿,我心口窝就疼。”
  
      我忙:“奶奶,别急,你这手头有药吗?”
  
      “有有!”老太太说话间,就拿了医生给开的丹参滴丸,倒手心,数出十粒,扔嘴里,放到舌头底下,含着服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