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七十二章叶明明离奇的出生经历

第二百七十二章叶明明离奇的出生经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看了眼车,然后给叶先生使个眼色。后者会意,跟我一起走出二十多米外。
  
      这时,叶先生说话了。
  
      “范大师,我女儿丢了。”
  
      我一个激灵:“啊?丢了?”
  
      叶先生焦急说:“是啊,你说,往天这个时间段,她早就回家了,刚才我还在想,她可能回家了,但到家发现我们和奶奶不在,怎么也不来个电话呢。“
  
      “正好,这事儿,在节骨眼上,我就没多想。可没想到,孩子们搞的那个什么风之谷来电话了,说一天没上班,电话又打不通,问我们在家看到她没有。“
  
      “可明明,一大早就走了啊。“
  
      我定了神,又仔细想了下,然后对叶先生说:“叶先生,明明平时是否有过,不回家过夜的先例,另外,她是否有男朋友?其次,她有没有开车?”
  
      叶金荣答:“她之前处过一个男朋友,但没几天,男朋友就去英国读博士了。至于不回家的先例,我们家教虽不是很严厉,但明明受她奶奶影响很深,观念上比较的保守。是以,一直没有什么越雷池的举动。当然了,她都是成年人了,她有什么*,那是她的事。我们原则上不横加干涉,可夜不归宿,她从来没有过。至于车,她有一辆mini.”
  
      我说:“她今早开的是mini吗?”
  
      叶先生:“是,宝石蓝的mini。”
  
      我说:“妥了,你现在给她打电话。看能否打通。”
  
      叶先生这就拿了手机接通号码,开始呼叫。
  
      结果…….
  
      “她关机了。”叶先生一脸不安。
  
      我又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叶先生,一会儿你跟夫人去报案,报失踪人口,然后你…….有关部门,方便吗?”
  
      叶金荣:“方便,这个非常方便。我有同学。”
  
      我说:“这就好。”
  
      “这样,你再把明明手机号给我,还有她的车牌号。”
  
      叶金荣回了个没问题。
  
      二十秒后,我记了手机号和车牌号。
  
      接着我说:“叶先生,如果你对我信任,现在让我带奶奶回家。你跟夫人报案。”
  
      “对了,老人家有钥匙吗?”
  
      叶金荣:“信任,绝对的信任。对了,我可以送她回去。”
  
      我说:“争取时间,多一秒是一秒,这是其一。其二,我想去明明的房间找一下,看是否有相关的线索。”
  
      叶金荣:“聪明,我们保持电话联系。”
  
      我说:“好。”
  
      接下来,我们开始行动。
  
      首先叶金荣跟母亲说,他生意上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办,让我先带她回家。夫人对此,开始表示不解,但叶金荣瞪过一眼后,夫人立马不说话了。
  
      老奶奶很淡定地下车,然后又上了我的车。
  
      就这么,我们挥手,告别,各走各的路。
  
      我给老太太安排在了后排,又让她系了安全带,这回才驾驶室开车。
  
      刚发动车子。
  
      老太太说话了:“小伙子,你别瞒我,明明是不是出事了。”
  
      我呆了下……
  
      老太太说:“你放心,你告诉我,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我想了下,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她……失去联系了。”
  
      老太太略惆怅地轻轻叹了口气。
  
      我听着有异,忙问:“老奶奶,你知道什么吗?”
  
      老太太说:“若按佛家的说法,这是因果,并且跟我一样,是她心里的魔障。这样,我带你回家,然后,你到她的房间,仔细看一看就明白了。”
  
      我哦了一声,启动车子,走人。
  
      车行驶了十五分钟,到一个路口,遇红灯停下时。
  
      老太太又说话了:“小伙子,跟你讲一件明明的事。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包括她母亲,她父亲,都不清楚。“
  
      我呆了下……
  
      是的,我没有想到,这看似简单的富二代独立创业,搞户外探险的活动背后,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东西。
  
      一个叶明明,她身上,居然有如此多的故事。
  
      或许,此行叶明明才是真正的主角。又或许,另有他人…….
  
      老奶奶这时说:“明明出生前,她母亲一直忙工作,也没机会做孕检。只找了陈老,给把了脉。陈老当时告诉我,儿媳妇必须得剖腹产。并且,生产时,务必要我在场,同时不能让金荣出现。”
  
      “我记下来,后来陈老提醒我,那天必须要去医院生了,偏巧金荣出差在外地,赶不回来。我就和老伴去医院条儿媳。”
  
      我这时问了一句:“明明爷爷呢,怎么不见他?”
  
      “哦,我老伴已经走了五六年了。”
  
      老奶奶回过一句,继续说:“当时,到医院,我按陈老吩咐,直接做的剖腹产。结果,我们发现,明明还有一个同胞胎的兄弟。但是那个男婴……他早就死了。”
  
      我冷不丁,就打了一个哆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